874.第874章 巩琦玉(3)

    第874章 巩琦玉(3)

    巩锦宇得了消息就急忙忙地回了家。

    巩夫人一见到他就哭了:“老爷,琦玉这次犯了大错,你一定要救救她。”

    巩尚书坐下后,看着巩琦玉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与我一五一十说来。”

    巩琦玉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害怕,不由往巩夫人身上靠。

    巩夫人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琦玉,你快将事情详详细细地告诉你爹。”

    巩尚书看着他,说道:“你现在不说,那就去府顺天府的大堂上说吧!”

    “来人,送大姑娘去顺天府。”

    巩琦玉再不敢存侥幸心理,当下就将事情从头到尾都告诉了巩尚书。

    与此同时,孟奶娘在酷刑之下也将事情都招了。

    孟奶娘说道:“我家姑娘去年端午前一日去街上买东西,在大街上无意之中看到符翰林。看到符翰林时,姑娘就与我说她终于遇见要嫁的人了。”

    符景烯听到这话顿时黑了脸。他原本以为是巩尚书觉得他才学好前程可期,这才想要将女儿嫁给他,为此不惜拆散他跟清舒,结果没想到,竟是被这个疯女人看上惹来的祸事。

    莫英也觉得好笑。这姑娘怕是脑子有问题吧!不然也不可能大街上看到出众的男子,没查清楚人家身份就说要嫁了。

    骆捕头问道:“后来呢?”

    “等我弟弟打探到符翰林的身份后,姑娘就去跟大人与夫人说了。夫人跟大人知道符翰林定亲后,都没答应。可姑娘不愿意在家哭闹了大半个月,那时候正巧林姑娘去了礼部当差,所以我家大人就去找了兰大老爷说这事。”

    孟奶娘难受地说道:“可是符翰林没答应,我姑娘知道后大病了一场。符翰林,我家姑娘是真的喜欢你。为了你,她连命都差点没了。符翰林,看在我家姑娘对你一片痴情的份上饶过她吧!”

    符景烯面上没什么表情。

    莫英好笑道:“那她要是看上太孙,是不是也要太子看在她一片痴情的份上娶她为太孙妃呢?”

    孟奶娘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骆捕头继续问道:“然后她觉得是林姑娘挡了她的路,就痛下杀手?”

    孟奶娘说道:“我一直劝她让她放下这个执念,可是姑娘钻进死胡同不听。上个符翰林高中榜眼跨马游街,她看到翰林时与我说若是不能嫁给将翰林她宁愿死。”

    “这次的事是谁策划的?是你还是巩夫人?”

    孟奶娘忙摇头说道:“不是,夫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那就是你了?”

    孟奶娘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想得出这样的计策出来。”

    “那是谁?”

    孟奶娘表示不知道:“一个半月前,有个人送了封信给我家姑娘。姑娘得了那封信如获至宝,过了几天她就从夫人那要了老爷珍藏的一副字帖。”

    之后巩琦玉就给了孟三平一笔钱,找刀疤绑架了童大钊的孙子。然后,她就将这本字帖送了出去。

    “不是直接给的童大钊?”

    孟奶娘摇头道:“不是,至于送给谁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有姑娘才知道。”

    “这么说毒跟蒙*药都不是你们给的。”

    孟奶娘真不知道毒跟蒙*药是怎么回事:“我家姑娘是要童大钊杀了林姑娘的。她觉得只要林姑娘死了,符翰林就会娶她。”

    与此同时,巩尚书一巴掌将巩琦玉扇倒在地:“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林清舒是什么人?那是镇国公的义女,你竟然敢去杀她?”

    巩琦玉被激怒了,她嘶吼道:“我不管,我就要嫁给景烯,我这辈子就认定了他。你们不帮我,我就自己想办法。”

    巩尚书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林清舒就是死了,符景烯也不可能娶你。”

    “不可能。景烯都是被那林清舒那狐狸精给迷惑了。只要那狐狸精死了他就能明白,只有我才能帮他,那狐狸精只会拖他的后腿。”

    巩尚书听了差点背过气去:“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

    巩夫人安抚道:“老爷你别生气了,琦玉她这是打击太大有些失了理智。老爷,当务之急是怎么将琦玉摘干净?”

    巩尚书面露灰败之色,说道:“她买通人绑架童大钊的孙子,又抓了梦三,对方有了证人是摘不干净的。”

    巩夫人抓着他的手说道:“老爷,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救琦玉。老爷,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巩尚书苦笑道:“救不了了。”

    孟奶娘不可能熬得过那些酷刑,她一定会将女儿招供出来的。有孟奶娘的供词,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巩琦玉听了这话大声叫道:“我不用你们救,不能嫁给景烯我宁愿去死。”

    巩尚书看着她这癫狂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想让她活就只有一条路。”

    清舒听到巩琦玉疯了,笑了起来:“为给巩琦玉脱罪竟然让她装疯?”

    这主意,还真不错呢!

    封小瑜在旁岔岔不平地说道:“什么疯了,肯定是为了逃避律法制裁装疯的。不行,我得去找我祖母。”

    清舒抓着她的胳膊说道:“先别去找长公主,先看看周大人怎么判这事?”

    封小瑜说道:“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不然将来但凡杀了人他们就以神志不清为由逃避责罚,那这世道岂不是就要乱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所以我们要将这件事散播出去,我倒要看看巩尚书能不能一手遮天。”

    封小瑜提醒清舒:“可这样一来,事情就瞒不住了。”

    清舒知道她在顾虑什么,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外婆知道也无妨。”

    安安得了清舒的口信,就将她受伤的事告诉了顾老夫人。

    赶到镇国公府,看到面色苍白的清舒顾老夫人不由骂道:“你这个让人不省心的东西,出这么大的事竟然还瞒着我呢?”

    清舒笑着说道:“外婆,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顾老夫人听了这话悲从心来:“你说得轻巧,若是你有事让外婆怎么活啊?”

    安安在一旁说道:“外婆,这事也怪不了姐姐啊!要怪就怪巩家那个疯婆子,看到姐夫好就想嫁,姐夫不想娶就用这种恶毒的法子。”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阴毒女人,还什么高门贵女。呸,人家丫鬟都比她自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