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605章 爱心饭团

    第605章 爱心饭团

    童试要考三场,分别县试、府试、院试。而且考试的时间也不连在一起,县试在二月,府试在四月,院试则在府试后。

    安安放学回来,听到清舒在厨房忙活很是诧异:“姐在厨房做什么?”

    她姐做的饭菜很好吃,可她每天都忙的跟个陀螺一样压根没时间下厨。

    彩霞笑着说道:“在做饭团。今日姑娘回来的比平日要早,且一回来就进了厨房。姑娘,你要不要去看看。”

    安安当然要去看了。

    进了厨房,安安看着条案上摆放着的饭团不由道:“姐,今日怎么有闲情逸致做饭团啊?”

    清舒点点头说道:“想吃就做了。你先去做功课,做完了咱就可以吃了。”

    饭团好了以后,清舒叫了蒋方飞进来:“你将这食盒交给符景烯。”

    县试接连考四场一场一天,分别是试帖诗、经纶、律赋以及策论。

    每场考试都是清早进去傍晚出来,所以午饭得在考场里面吃。

    其实童试还好,至中午一顿在考场吃。最可怕的是乡试跟会试,要考三场每场都要考三天,这三天吃喝拉撒都在那巴掌大的考棚里,别提多遭罪了。

    蒋方飞笑着道:“行,我现在就送去。”

    这饭团做得特别美味,安安吃了三个团还嫌不够。等还再要吃时得知没有了,安安不相信地说道:“不可能吧?姐,你刚不是蒸了一笼饭团吗?我瞧着怎么也有三四十个,怎么就没了。”

    清舒说道:“其他的都送人了。”

    “送人了?”安安瞠目结舌,问道:“姐,咱要送礼也不至于送饭团吧?”

    就算对方穷得没饭吃,那她们也该送粮食送钱啊!

    这反应真够迟钝的。顾老夫人很嫌弃地说道:“吃个饭怎么还那么多话?你要想吃饭团,自个做去。”

    符景烯正在屋内看书,听到蒋方飞来了很高兴,这表明清舒还是很惦记他。

    看到蒋方飞手里提了食盒,符景烯有些失望地说道。

    会这般想是因为蒋方飞好几次买了下酒菜来找他,拉着他一起喝酒。

    符景烯将食盒放在他的书桌上,说道:“这是姑娘特意给你做的饭团。符老弟,我家姑娘今日提前半个时辰回家为的就是做这些饭团。你可一定要好好考,这才不辜负我家姑娘的一番辛苦啊!”

    符景烯忙将食盒打开,就见里面整齐地排放着一排的饭团。这些饭团,每一个都有小孩拳头那么大。

    “墨砚,快给我拿双筷子来。”

    夹了一个饭团放在嘴里,吃完后符景烯赞叹道:“好吃、好吃。”

    蒋方飞笑着说道:“当然好吃了。这饭团里不仅放了紫菜,还放了鸡蛋跟剁碎的肉末。”

    “符少爷,我家姑娘不仅会念书厨艺那也是一等一的。你看她做的那些酱肉,跟酱香居的比也不逊色了。符老弟啊,你将来娶了我家姑娘那是掉福窝里了。”

    所有的酱菜都是清舒自个做的,并不假手于人。这样,也就绝了配方泄露的危险。

    符景烯扫了她一眼,说道:“我要娶了她,可不想让她进厨房。她在文华堂当差已经很累了,我可舍不得她回家还要再受累。”

    蒋方飞哈哈大笑:“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也不枉费了他暗中撮合了。

    回到顾宅,蒋方飞就将符景烯说的那番话转述给了清舒:“姑娘,符少爷是个言出行行必果的人,他将来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清舒笑着道:“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答应他了。”

    头天安安没多想,可第二日看到清舒又在做饭团时她不由起了疑心:“姐,你做的这些送给谁啊?”

    原本是想做土豆肉饼,可符景烯特别喜欢这饭团。所以,今日她还是继续做饭团了。

    “将来你就会知道的。”

    安安脑海闪过一道光,然后瞪大着眼睛说道:“姐,你这饭团不会是送给我未来的姐夫吧?”

    清舒笑笑,没说话。

    没否认就代表认同了,安安抓着清舒的胳膊说道:“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连点口风都不漏呢!姐,这人到底是谁啊?之前不是说好了我要掌掌眼,怎么悄不闷声地就定下来呢?”

    “放心,他比姐还要优秀。”

    安安有些不相信地说道:“真的?姐,你可别蒙我。”

    “没蒙你。他童试后就会上门提亲,到时候你见了就知道。”

    安安说道:“姐,我现在就想知道是谁?姐,你告诉我吧!”

    清舒摇头道:“现在不能告诉你。而且这事你也别说出去,不然会给他带来危险。”

    安安不明白了:“为什么?”

    清舒摇头说道:“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姐现在不能告诉你。”

    “是我们的仇家吗?”

    见清舒点头,安安又问道:“那这人是不是很有权势?”

    清舒嗯了一声道:“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所以这事咱暂时不宜让外人知道。”

    安安趁着脸道:“姐,是哪位皇子?”

    若只是一般的达官显贵,她姐有邬家撑腰压根不用怕对方。就像之前的吴家,拒了就拒了并不怕他们报复。所以能让她姐这般忌讳的,除了皇子再不作他想。

    清舒没瞒着安安,说道:“是二皇子。安安,这事你知道就行别表露出来,不然我们都不得好。”

    安安抱着清舒,哭了起来:“姐,对不起,我竟都没发现。”

    可想而知她姐当时该多惶恐不安啊,可她却半点都不知道,她这个妹妹当得太不称职了。

    清舒笑着说道:“尽说傻话,是我觉得没有说的必要这才瞒着你的。只要我不愿意,他也强求不得。”

    “姐,那他知道这事吗?”

    清舒点头道:“知道,不过他说不怕。我也不怕,只是还是要以防万一。”

    虽还没见过,但安安听了这话对符景烯好感倍增。

    考完以后,符景烯与蒋方飞说道:“你跟林姑娘说,这次我考得不错,不出意外应该能入前三。”

    他不确定这次考试是否还有比他更厉害的考上。另外考官也有偏好,所以第一他不敢保证,但前三应该没问题。

    考完的第二天清晨,符景烯就带着书童回了白檀书院。

    已经落下了五天的课程,得赶紧回去将其补回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