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第544章 顶缸(3)

    第544章 顶缸(3)

    杜诗雅可怜巴巴地与清舒说道:“我能不能在你这住几天?”

    清舒反问道:“打算住几天?”

    “不会超过半个月的。”

    清舒皱了下眉头说道:“你让如意回国公府问下你祖母,若是她同意你留在这住,那就留下。若是不同意我让人送你回去。”

    或者,你可以去庄子上找你娘。”

    杜诗雅有些委屈地说道:“干嘛要我祖母同意?”

    清舒反问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为你得罪国公府的人?”

    杜诗雅气结可又无法反驳,这几年都是她上赶着,清舒对她一直都淡淡的。

    “如意,你去跟祖母说我想在清舒这住半个月。”

    杜老夫人听到如意的回禀,问道:“你家姑娘跟林姑娘哭诉时,林姑娘怎么说?”

    如意躬身说道:“林姑娘说,老夫人您是姑娘的嫡亲祖母定不会害她的。您既说黎少爷人品样貌都好那肯定没错。只是姑娘不放心,还是想请人去打探下对方的根底。”

    既想着去打探黎正的底细,表明杜诗雅已经松动了。

    杜老夫人点点头说道:“你家姑娘想在林姑娘那住,那就住几天再回来。”

    等如意走后,她贴身婆子佟妈妈说道:“老夫人,让七姑娘住到林姑娘家去不大妥。要让外人知道,又要说闲话了。”

    杜老夫人摇头说道:“她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逼着她回家又要闹得天翻地覆。”

    年岁大了就想一家子和和乐乐,偏偏人多矛盾多。三五天闹出事来,闹得她头疼。次数一多,她也懒得管了。

    佟妈妈很清楚。国公府里这些姑娘里最能闹的就属杜诗雅了。

    想了下,佟妈妈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夫人,要说这林姑娘也是个厉害的,咱七姑娘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她的。”

    瞅着老夫人皱起了眉头,佟妈妈继续说道:“老夫人你可是七姑娘嫡亲的祖母,论亲还能比得过你,可她硬是哄得七姑娘什么都听她的。老夫人,还是拦着别让七姑娘与她走得太近了。不然,七姑娘将来肯定要吃大亏的。”

    这话,可就有挑拨的嫌疑。

    杜老夫人虽年岁大了,但却并不糊涂:“她若是个心术不正的,邬家跟封家的人能让她们与其深交。再者这几年我冷眼瞧着她对诗雅一直淡淡的,反倒是诗雅上赶着。”

    说到这里,杜老夫人不由叹道:“论聪慧手段,整个国公府的这些个姑娘竟是没一个比得上她。”

    佟妈妈却是瞧不上清舒,脱口而出:“将自己亲爹继母都治得死死的,这么厉害谁家敢娶呢?”

    杜老夫人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说道:“你下去让雀儿来给我唱个小曲吧!”

    佟妈妈心头一颤,知道刚才的话让老夫人不喜了:“老奴这就去。”

    等人走后杜老夫人睁开眼睛,眼中闪现过一抹愠色,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初了。

    就如清舒所说,只要有钱没什么消息打探不到的。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黎正,哪怕是皇帝前一晚睡了哪个嫔妃都能知道。

    过了几日,清舒就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杜诗雅:“黎正,骁骑营从六品的千总,今年十九。祖籍辽宁锦州,他爹官至四品千户后因伤告老,亲娘十年前病逝。他亲娘死后的第三个月,他爹就将二房扶正。”

    “根据打探到的消息,他与生父跟继母关系很差。”

    这种情况,若是关系好那才叫奇怪。

    杜诗雅见清舒停顿下来,说道:“那他喜不喜欢去烟花之地?”

    清舒瞅了她一眼,说道:“根据打探到的消息,此人来京城三年只去过两次春香楼。两次不是单独去,而是与同僚一起去。”

    “就两次?别不是骗人的吧!”

    清舒说道:“这个你放心,对方说两次那绝对就是两次。要消息不准确,可以让他们将钱全都退回来。”

    杜诗雅说道:“这么说他在春香楼有相好这事也是假的了?”

    清舒不由笑道:“要他在春香楼真有相好,你觉得三年内只可能去两次。”

    “那人品呢?”

    清舒说道:“人品这个东西别人说的也做不得准。不过对方说此人沉稳干练,在军中人缘很好。”

    清舒见杜诗雅陷入沉思之中,不由笑道:“你怎么不问他的长相?”

    杜诗雅很干脆地说道:“长得好又不能当饭吃,只要样貌端正就行。”

    能被她大伯挑中的,样貌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所以这点她根本不担心。

    清舒说道:“还不算太蠢。”

    坠儿看着她有些意动,不由问道:“他可是去过春香楼,你不介意吗?”

    杜诗雅有些诧异地说道:“只是去两次还是跟同僚去的,这那表明只是应酬。既是应酬,又有什么好介意的。不过清舒,他家有钱吗?”

    清舒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黎家在锦州有些产业,日子过得去。不过黎正下面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家产怕分不到多少。”

    虽有宗族家规,但若是当家人执意偏袒底下的子女其实也分不到多少钱。

    “又是个穷光蛋啊?”

    怎么给她相的都是穷光蛋,咳,找个有钱的怎么就那么难。

    清舒莞尔:“黎家虽然家境普通,但黎正的外家是当地的富户。他娘的嫁妆都在他手里,具体多少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一笔小数目。”

    杜诗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过四天时间竟连这个都查到了,这也太厉害了。”

    说到这里,杜诗雅心头一颤:“这、打探这些消息花了多少钱?”

    “一千二百两。”

    杜诗雅不由失声道:“一千二百两,怎么不去抢啊?”

    “一千两是付给对方,两百两是给我的。”清舒说道:“对方信誉好,打探到的消息基本没出过错。所以哪怕花费有些大,可也是值得的。”

    杜诗雅瞅着清舒,委屈巴巴地说道:“你怎么还赚我的钱啊?”

    倒不是拿不出来只是心里难受,她将清舒当亲妹妹一般看待。结果,清舒却还将她当外人。

    清舒扫了她一眼,说道:“我的人这几天给你跑前跑后难道不要打赏两酒钱?莫非你还想让我给你出这个钱。”

    杜诗雅心情一下转阴为晴:“不用不用,这钱该我出,该我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