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第330章 兄弟情

    第330章 兄弟情

    许俏坚持留下来看着顾承川,哪怕是对她发火,对她动手。她也要亲眼看着才安心。

    麦依依知道许俏倔强起来十头牛头拉不回来,再说许俏生命里全部都是顾承川。可以说顾承川就是她的命。这会儿就算让她回去,她也不能安心待着。

    还是在这里看着放心点儿。

    “那你别离他那么近,你离他太近会让他更烦躁,又对你动手。”

    许俏揉了揉腰,眼睛盯着顾承川,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

    麦依依无奈,小傻子啊!

    也不敢离开病房,按了呼叫铃,让护士送治跌打淤青的药膏,她给许俏抹上又按摩了一会儿。

    这期间顾承川倒是没有发火,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眉眼低垂想带着孤寂落寞,让许俏看了心疼。

    傍晚周燕生和柳净池匆匆赶了回来,还带了一些吃的回来。

    顾承川似乎不满意房间一下很多人,情绪烦躁起来。

    周燕生留下让麦依依带着许俏找个地方先吃点儿东西,柳净池陪着出去。

    等许俏走了,周燕生在床尾坐下,抹了把脸,眼底却泛着泪花:“老顾啊,你这一病倒是解脱了啊,可是兄弟心里难受啊,我们三个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什么事没有经历过?我还以为你的心脏早就练成了铜墙铁壁,无坚不摧了呢。怎么突然就不成了呢?

    “你还记得当年我被琉璃厂那帮混混欺负,你当时都是保送进清大的人了,非要拎着棍子去帮我出气,结果保送名额弄没了。还有,我那个后妈看不惯我,找人绑架我。是你在砖厂找到我的,为了救我,身上被拍了多少搬砖啊。鼻子嘴巴都是血。那会儿你还笑着说,为了兄弟,以命换命值了。”

    “可谁他妈要你以命换命啊,我只想你好好活着。老柳去学医为什么?就是怕咱俩打架没命了啊。你说咱们那会儿那么愣,那么狠。不也好好的吗?你现在怎么就不成了?”

    周燕生说着手搭在眼睛沉默了会儿,使劲压住涌上来的泪意。

    所以顾承川去石市,他也愿意跟着去石市,哪怕游手好闲的待着,他也想看着他平安无事。

    顾承川拧眉看着周燕生,眼里冰冷犀利。

    脑海中却全是漫天火光,还有一只挣扎的手。

    使劲晃了下脑袋,烦躁的情绪又冒了出来,有些不受控制的想摔东西。手更快一步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暖瓶使劲摔了出去。

    周燕生挽了挽衬衫袖子:“不是想打架吗?想发泄吗?我来陪你啊。”

    说着挥拳朝顾承川脸上招呼过去。

    顾承川一身烦躁正没有地方发泄,不由分说的跟周燕生打成了一团。

    周燕生平时健身不勤快,又怕伤到顾承川,所以只有挨打的份。

    而顾承川满脑子都是打怪兽一样的画面,下手又准又狠,打的周燕生嗷嗷直叫:“顾承川,等你好了你肯定会后悔的。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好好道歉,我他妈肯定不会原谅你。”

    “卧槽,别忘脸上打啊!”

    周燕生别躲着边喊着,直到护士听见动静,喊来医生和男护工,才把两人拉开。

    顾承川发泄一番,又陷入了自己思考中。

    麦依依带着许俏和柳净池在楼下找个石凳坐下,塞了个盒饭给许俏才问柳净池:“你们去有什么发现吗?老顾到底经历了什么?”

    柳净池摇头:“没有,真的只有他好了后我们才能知道答案。当时他们确实平安撤离了,只是在快出来时,横梁坍塌,三名战士被砸在里面。老顾因为背着受困人员,所以没有走在最后。”

    许俏如同嚼蜡一样嚼着米饭粒,听了柳净池的话,脑海里竟然能很清晰的浮现出当时的画面。顾承川会不会因为这个自责啊?

    柳净池还是想不到蹊跷的地方,只是凭着多年对顾承川的了解,肯定不会是因为这个崩溃的。

    许俏沉默的吞咽着米饭,就像麦依依说的,她不能倒下了。她要等着顾承川好起来。

    匆匆吃完饭,许俏就迫不及待的回病房。

    到病房发现顾承川嘴角青着一大块,坐在病床上是愣神。

    周燕生躺在另一张病床上,哼哼唧唧的嚎着,脸上淤青要比顾承川严重很多。

    许俏却只看见了顾承川脸上的伤,惊讶的要过去被麦依依一把拉住:“就这么看着,一点儿小伤肯定没事的,”

    然后看着躺在床上哼唧的周燕生:“你可真出息啊,还能把自己伤成这样?”

    “我那是不跟他一般见识,要不然肯定能打过他啊。”周燕生一说话嘴角就疼。

    许俏这才注意到周燕生的脸,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伤成这样了,要不要看看医生啊?”

    周燕生哼了一声:“就这样吧,医生再给涂一脸五颜六色的药水,我还要不要出门了。

    许俏看着顾承川的模样,又跟周燕生和柳净池商量要带他回家、

    “回家我们就是辛苦点儿,但是肯定会比在医院好啊。到时候再找个专业的心理医生,应该没有问题的。毕竟医院里氛围太紧张了。

    柳净池也没有意见,而且有他在也不可能让顾承川发生意外。

    “明天早上吧,现在太晚了也办不了出院手续,明天一早回去。”

    许俏坚持留下来陪顾承川过夜,最后许俏和麦依依留下,周燕生跟柳净池回去。

    周燕生还让柳净池去弄两个口罩过来,把脸包的严严实实的才出门。

    夜晚顾承川倒是安静很多,医生说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时候,最严重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的烦躁,会伤害身边每一个人。

    麦依依怕自己睡觉太死,防不住顾承川。用吊针软管把顾承川的两只手绑在床头,又把两只脚绑在床尾。

    许俏看着心疼啊:“这样会不会疼啊,他睡觉都不能翻身。”

    麦依依看着熟睡的顾承川啧了一声:“就他现在睡的这么熟,你打他一顿也醒不过来。放心吧,我没使劲,就是防止他突然起来发疯。”

    许俏默认了麦依依的行为,搬了个凳子坐在顾承川的病床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