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第1928章 真灵遗府

2021-05-10 作者: 寂寞我独走
  第1928章 真灵遗府
  大天劫可不是闹着玩的,石樾不紧张是假的。

  “多亏了师尊赐下丹药,我无碍,不过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慕容晓晓有气无力的说道。

  她们冲击大乘期失败,元气大伤,在掌天空间内修养好后,便开始准备应对大天劫。

  本来她们的大天劫可以晚一点的,只是因为急着晋级大乘,所以在掌天空间通过时间加速修炼了数千年了,大乘晋级失败,所以不得不应对大天劫的到来。

  看来又得修养一段时间了,这也就是石樾有珍稀灵药给她们疗伤,换了其他合体修士,早就死了。

  这也是修仙界大乘修士稀少的原因,有些修士冲击大乘期失败,元气大伤,刚康复没多久又引来大天劫,自然是死路一条。

  “是啊!我们又要调养一段时间了。”曲非烟苦笑着说道。

  石樾淡然一笑,道:“没事,咱们先过去圣虚宫。”

  他带着两女返回圣虚宫,吕天正派人重新修建住处。

  回到圣虚宫,石樾将她们带入掌天空间,把她们安置在练功室,让她们安心疗伤。

  安顿好两位娇妻,石樾心念一动,出现在火山上。

  火山上多了一株赤红色的果树,果树的主干上有一些玄奥的金色纹路,正是飞仙果树。

  在飞仙果树附近,有十名化形妖族,他们手中都握着一支银色玉笔和一个金色法盘,他们正在记录飞仙果树的长势。

  算起来,飞仙果树也种植了数万年了,长到了百余丈高。

  石樾仔细观察飞仙果树,发现飞仙果树跟神木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飞仙果树已经结果,不过果实很小。

  金儿从远处飞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本厚厚的典籍。

  “主人,这是飞仙果树成长的过程,我派了十名妖族盯着飞仙果树,清楚的记载了飞仙果树各个时期的变化。”金儿说着,把手中的典籍递给石樾。

  石樾接过典籍,翻看起来。

  从飞仙果树发芽到成树结果,金儿都有记载,各个时期叶片、树干的数量都有记载,十分详细。

  “主人,我发现飞仙果树跟神木有一些相似之处,我在后面做了对比,我分析,它们之间可能有联系。”金儿猜测道。

  石樾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这才让金儿认真照看飞仙果树。

  石樾仔细翻看,越看越相信自己的判断,飞仙果树跟神木肯定有某种特殊的联系。

  他把典籍还给金儿,吩咐道:“金儿,你用心照看飞仙果树和神木,其他灵药交给其他人管理。”

  金儿带出了一批徒弟,他们精通种植之术,金儿一个人忙不过来,让他们照看其他灵药就行了。

  叮嘱了几句,石樾离开了掌天空间,回到圣虚宫。

  逍遥子正在大殿内,看到石樾,他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没事了吧!”

  “安顿好了,她们调养一段时间,应该没事,合体期的大天劫便如此可怕,我也要做准备了,境界越高,大天劫的威力越强。”石樾郑重的说道。

  合体期的大天劫和大乘期的大天劫,威力根本不一样,曲非烟和慕容晓晓渡大天劫都这么困难,更别说石樾了。

  大乘期的大天劫,肯定会更加困难。

  石樾打算炼制一件防御类的伪仙器,其他材料都有,没有主材料。

  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尖鸣声响起。

  石樾取出从一面青色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石木的面容出现在镜面上,他的脸色凝重,好像出现什么大事了。

  “主人,北寒宫的沈前辈派人联系您,说是有要事跟您联系,您看?”石木有些紧张的问道。

  “要事?什么要事?”石樾不以为然。

  他对沈玉蝶可没有什么好感,多半又是想要订购珍稀灵药,这要看沈玉蝶拿出什么灵药了。

  “她要见了您才肯说,不愿意对我多说,她再三保证,这件事对主人也很大益处。”石木郑重的说道。

  石樾略一沉吟,吩咐道:“你把传影镜给他,我亲自跟他说。”

  沈玉蝶居然派人联系他,而不是亲自联系他,难道沈玉蝶出现了意外?
  石木应了一声,很快,镜面上出现一名五官如画的白裙少女,她是沈玉蝶的大弟子穆玉燕,算起来,她跟慕容晓晓是同门。

  “晚辈见过石前辈,奉师傅之命,求见石前辈,慕容师妹最近还好么?我很久没有见到她了。”穆玉燕微笑着说道,语气熟络。

  石樾点了点头,道:“她过得还不错,有事你就明说了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要不是看在慕容晓晓的面子上,石樾都懒得搭理北寒宫的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还真没必要对穆玉燕客气。

  穆玉燕自然不敢有任何不满,她连忙说道:“师傅度大天劫身受重伤,还请石前辈出手相助。”

  “度大天劫,身受重伤?”石樾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曲非烟和慕容晓晓度大天劫都元气大伤,沈玉蝶身受重伤,石樾一点都不奇怪。

  石樾可没有那么好心,金儿培育出一些珍稀灵药并不容易。

  穆玉燕继续说道:“我们发现了一处真灵遗府,愿意告知前辈。”

  “真灵遗府?你确定?”石樾沉声问道,语气加重了不少。

  穆玉燕自然不敢欺骗石樾,连忙说道:“确定,不过入口在海底数十万丈之下,那里生存着一只大乘期的妖兽,很是棘手。”

  石樾淡然一笑,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是碰到大乘后期妖兽,他都不惧。

  “真灵遗府在哪里?”石樾追问道。

  “北寒星域的冰海星的无边海,晚辈愿意给前辈带路。”穆玉燕恭声说道。

  石樾点了点头,问道:“你师父的伤势很重么?她现在在哪里?”

  “师傅正在北寒宫调养,实在无法动身前来,还请石前辈见谅。”穆玉燕紧张的说道。

  石樾不是一般人,而是大乘修士,地位超然,沈玉蝶应该亲自过来的,不过她身受重伤,不便过来,也能理解。

  石樾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尽快过去,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你先留在仙草坊市。”

  “是,石前辈。”穆玉燕满脸喜色的答应下来。

  收起传影镜,石樾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真灵遗府!会不会就是上次真灵灵骨记载的地方?”石樾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有这个可能,不过也难说,真灵遗府,你打算亲自过去么?”逍遥子开口问道。

  石樾点了点头,道:“正好活动一下筋骨,说不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你坐镇蓝海星吧!对了,石鹿他们在闭关,你多照看下。”

  石鹿、石麟、石凤等人陆续闭关,它们已经修炼到炼虚大圆满,正在冲击合体期。

  他们是石樾真正的心腹,把控着仙草宫和圣虚宗重要的命脉,炼虚期发挥不出多大威力。

  “银儿还没苏醒,这丫头要是苏醒,估计距离合体期也不远了。”逍遥子打趣道。

  算起来,银儿已经睡了三百多年了,石樾把她安置在圣虚宗的一处隐秘之处。

  石樾轻笑了一下,道:“这丫头确实能睡,估计她快苏醒了!”

  话音刚落,一阵巨大的雷鸣声响起,轰鸣声大作,狂风四起。

  石樾和逍遥子相视一笑,两人走出圣虚宫,西北方向有一团巨大的雷云,遮天蔽日,电闪雷鸣,天地变色。

  “不出老夫所料,这丫头也该苏醒了。”逍遥子笑着说道。

  石樾微然一笑,道:“就怕这丫头还在睡觉。”

  一座四通八达的山谷,谷内有一座占地百亩的庄园,一间密室内。

  银儿躺在一张青色玉床上,双目微闭,嘴巴流口水,自言自语道:“好吃,这个好吃。”

  一阵巨大的雷鸣声响起,银儿打了一个哈切,睁开了双眼,她睡了三百多年,这是她有史以来,睡的最久的一次。

  她的肚子咕咕叫起来,似乎在抗议。

  银儿已经达到了炼虚大圆满,她伸了一个拦腰,自言自语道:“好饿啊!找主人要点东西吃才行。”

  就在这时,她所在的石室骤然炸裂开来,一道粗大无比的银色闪电从天而降,劈向银儿。

  银儿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一挡,银色闪电劈在她的身上。

  她皱了皱眉头,双手有些酸麻。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银儿抬头一看,只见高空出现一团巨大的雷云,电闪雷鸣,黑云笼罩在上空,天地都变成了黑色,仿佛末日一般。

  银儿吓了一跳,她眉头紧皱,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不会是我引来的雷劫吧!”

  话音刚落,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起,一道粗大无比的银色闪电划破天际,劈向银儿。

  银儿吓了一大跳,体表涌现出无数的银色电弧,变成一个巨大的银色雷球,将她包裹起来。

  银色闪电劈在银色雷球上面,顿时化为无数的银色电弧弹开,银色雷球尽数吸收了这些银色电弧。

  轰隆隆的雷鸣声不断,一道道粗大的银色闪电劈下。

  石樾和逍遥子遥望着高空的雷云,他们的脸色平静,不怎么担心银儿渡劫的问题。

  银儿可是用用着变异的真龙血脉,度过合体期雷劫不是问题。

  ······
  某个未知修仙星,一片连绵亿万里的翠绿山脉,山脉外围竖立着一块百余丈高的擎天石碑,上面书写着“飞龙谷”三个银色大字,这里是司徒家的老巢。

  山脉深处,可以看到大量的建筑,有精美的楼阁宫殿,也有简陋的石屋,大量的修士在山脉之中活动。

  山脉西北角有一座插入云霄的擎天巨峰,大半座山峰都被浓浓的白雾遮掩住了。

  一座位于山顶的金色宫殿,大殿内,司徒舞正在和司徒玥说着什么。

  “还是没有魔族的消息,看来咱们之前的判断有误。”司徒舞皱眉说道。

  三百多年前,魔族陆续袭击西门家、公孙家和叶家,五大仙族产生了强烈的紧迫感,纷纷派人寻找魔族,可是没什么用,魔族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经西门杰提醒,魔族可能是找到了葬魔星,躲在葬魔星修炼,五大仙族排出大量的人手寻找葬魔星,企图将魔族一网打尽。

  “那就换一个方向,我就不信,找不到魔族。”司徒玥冷着脸说道。

  “魔族!他们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么?”一道冷漠的男子声音响起。

  话音刚落,一名身材魁梧、五官英俊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中年男子身穿金色蟒袍,双目炯炯有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司徒浩光,大乘中期。

  司徒家作为五大仙族之一,当然不止两位大乘修士。

  “七弟,你突破了。”司徒玥惊讶道,满脸欣喜。

  司徒浩光点了点头,说道:“多亏了舞儿跟仙草宫换到的灵药,卡了上千年的瓶颈顺利化解,对了,魔族又闹出什么大动静了?”

  “你闭关期间,魔族袭击公孙家、叶家和西门家的老巢,不过没有造成多大损失,只是声东击西,他们夺回了葬魔星,我们派出不少人手寻找葬魔星,不过都没有找到葬魔星的位置。”司徒玥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司徒浩光皱了皱眉头,道:“我记得仙草宫的石樾不是得到一件伪仙器寻魔瞳么?怎么不让他出手帮忙?西门家的寻仙镜也找不到魔族的位置?”

  “石樾好像闭关修炼了,至于西门家的寻仙镜,想要找到特定的人也要发现他们的踪迹,不是随便能够追查的。”司徒舞解释道。

  寻仙镜想要找某位修士,要得到这位修士身上的东西,衣服或者法宝,带有修士气息的东西才行,不是想找谁就能找谁。

  简单来说,想要找到葬魔星,除非他们抓到住在葬魔星的魔族,可是他们连葬魔星都找不到,怎么抓到住在葬魔星的魔族?

  “既然如此,那就······”司徒浩光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外面警报声大作。

  司徒舞三人脸色一变,满脸戒备之色。

  他们第一时间冲出大殿,惊讶的发现,高空有一片百里大的血海,血气冲天,腥臭味传遍万里。

  低阶修士闻到这股腥臭味,头晕目眩,纷纷昏倒在地。

  “什么人敢在这里搞鬼!给我滚出来。”司徒玥一声冷喝,单手朝着高空的血海一拍。

  虚空荡起一阵涟漪,一只万丈大的金色大手凭空浮现,直奔血海拍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