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111【土豪发礼物】

    第111章 111【土豪发礼物】

    上了三楼,彭胜利直接往传达室走,宋维扬连忙喊道:“彭同学,305在这边!”

    “我去领饭票。”彭胜利答道。

    “谁跟你说复旦会发饭票的?”宋维扬问。

    彭胜利憨厚笑道:“快高考的时候,有个师兄被班主任请来给我们做演讲。他以前就是复旦学生,说了自己的入学经历,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三楼领饭票。我当时就决定要读复旦,吃饭不用给钱,多好啊。”

    “那是十年前的事儿吧?”宋维扬问。

    “嗯,12年前。”彭胜利说。

    宋维扬拍拍彭胜利的肩膀:“老兄,复旦在几年前就不发伙食费了,只给粮票,粮票还要加钱才能买饭。”

    宋维扬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他以前看过一篇东风雪铁龙总经理的专访,潘老总就是80年代中期的大学生,本来想读复旦新闻系,为了每月23块钱的饭票被迫选择华东师大(当时复旦还在发饭票,但没有23块钱那么多)。

    “那……那怎么办?”彭胜利顿时慌了,“我交完学费以后,身上只剩下30多块钱了。”

    公费生也是有学费和书本费的,但不多,总共也就百十来块。

    “找机会勤工俭学吧。”宋维扬没有继续打击他。

    事实上,车站那边有校车接送新生,行李都不用自己扛,集体托运到学校的行李房,彭胜利估计是一路从火车站把满身装备背过来的。

    彭胜利垂头丧气的往宿舍走,他来自偏远农村,大城市带来的不仅有新鲜,还有无尽的恐惧和茫然。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他完全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更怕自己会因为吃不饱饭而被迫辍学。

    宋维扬安慰道:“学校可能有餐补,等开学之后,你找班主任打听一下。”

    彭胜利宛若抓住救命稻草,眼睛里重新有了光彩,连连点头:“对,问班主任,问班主任,肯定有补贴的。”

    两人走进宿舍,八人间,里头已经到了三个。

    有两个正在聊天,还有一个躺床上看《神州奇侠》——盗版的,正版还没在大陆发行。

    “哟,又来两个,”正在聊天的其中一位站起来,看样子是自来熟的性格,主动介绍道,“我叫王波,苏省人。这是李耀林,鲁省人。两位同学怎么称呼?”

    宋维扬道:“西康省,宋维扬。”

    彭胜利说:“彩云省,彭胜利。”

    李耀林没什么反应,王波则狐疑的打量宋维扬,问道:“喜丰那个老总?”

    “同名同姓。”宋维扬笑着说。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王波挠头道。

    李耀林问:“喜丰冰茶我知道,喜丰的老总是谁啊?”

    王波反而有些吃惊:“你连喜丰的老板宋维扬都没听说过?”

    “没有。”李耀林摇头。

    “你都不看报纸吗?”王波问。

    李耀林说:“喜丰的老总很出名?”

    王波夸张地说:“名气可大了,青年偶像啊!我跟你讲,喜丰的老总也是西康人,18岁不到,家里就欠了几百万巨债,他利用暑假的时间,偷家里几百块钱坐火车来盛海考察市场,一回老家就搞工厂改革。他只用了两个月,把一家负债累累的罐头厂,变成月销售额600多万的红火企业。今年就更不得了,两可乐水淹七军,宋老板站出来发起中国工商界抗战,好多大企业家都积极响应,媒体都把宋维扬称作‘抗战首义’!”

    “那么厉害!”李耀林惊道。

    彭胜利则颇为崇拜地说:“你懂的真多。”

    “也没啥,”王波笑着摆手,“我爸在市商业局当科长,他看完的报纸都拿回家给我看,这种事多看报就知道了。”

    李耀林瞅着宋维扬:“所以,你跟喜丰的老板不但同名同姓,而且都来自西康?”

    王波也说:“是啊,真巧!”

    “好巧啊。”宋维扬笑道。

    几人正说着,宿舍房门突然被推开。

    首先进来半个大肚子,然后是半条腿,一个中年胖子手持大哥大现身,吆喝道:“小段,小刘,快把东西搬进来。我看这靠门的铺位就不错,把席子都铺上,蚊帐也要拉上,夏天的蚊子很凶。还有,你们待会儿去打瓶开水,嗯,再买一些水果,每个同学都送两斤。”

    两个小年轻提着大包小包进屋,麻利的铺床挂帐,把王波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最后进来的是个小胖子,一脸无奈和尴尬:“爸,让我自己来,同学们看到了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快过来跟同学们都认识一下,”中年胖子把大哥大随手一放,掏出名片就发,“同学们好,我是丁明同学的父亲,以后希望大家能互帮互助,互相鼓励,互相促进。我呢,给每位同学都带了点小礼物,这还有两个同学没来吧,麻烦转交给他们。”

    中年胖子虽然对手下吆五喝六,对学生却极为尊敬。甚至他发名片的时候,都是双手捧着送上,慌得王波等人连忙用双手去接。

    至于他带来的礼物也很贵重,每人一块浪琴机械表,吓得彭胜利不敢收。

    “拿着拿着,一点小心意。”中年胖子把表强塞到彭胜利手中。

    彭胜利就好像捏着烧红的烙铁,浑身难受,不知所措,下意识道:“谢谢叔叔。”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同学,希望能多多照顾丁明。”中年胖子笑呵呵说。虽然彭胜利穿得很破旧,裤子上还有补丁,一看就是乡下来的穷孩子,但他却没露出丝毫的鄙视,反而显得更加热情。

    90年代的名校毕业生,不管出身如何,未来的发展前途都不可估量。

    不管是法律系还是社会系,都属于法学院。而此时复旦法学院的院长,嗯,名字不可说,说了基本404。反正上辈子当了一市首富的宋维扬,也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几回,他连跟人家见面的资格都没有。

    中年胖子热情无比,发名片送手表之后,又买了好多水果,最后又请全宿舍的同学去吃饭。

    离开之时,中年胖子非常郑重的给学生们鞠躬:“同学们,以后丁明就请大家多多照顾了。你们有什么生活上的困难,也尽管跟我说,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号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