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2020章 番外173:吴谓和吴萌萌的十年之约

    第2020章 番外173:吴谓和吴萌萌的十年之约

    大家根本没办法想象,竟然有人敢调戏夏夜这种冰山。

    不过他们两个是兄妹,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以大家对夏夜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太高兴。

    但是夏夜却是突然扯了扯嘴角,竟是勉强笑了笑。

    非常给陆银星面子。

    陆银星连忙转过头:“看见没,这才是一个做哥哥的样子。”

    众人惊呆。

    原因竟然是冰山竟然会笑。

    虽然是勉强扯出的笑意,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好看。

    学校里都说他是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果然是名不虚传。

    林芷在旁边也看到夏夜嘴角上扬。

    这么久了。

    她好像还从来没有看到夏夜笑过。

    他们之间那种说不出的默契和亲密让她心里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咬一样。

    吴谓无话可说。

    但是也并没有因此跟吴萌萌和好。

    陆银星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因为什么在闹矛盾。

    一路前行。

    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魔鬼湾。

    当看到一大片海滩的时候,所有人都非常激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鬼湾吗?

    这里的景色的确是美的让人窒息。

    水清沙幻。

    每一幕都像是电影里面的风景一样。

    细腻的沙子踩在脚下,就像是白色的盐巴。

    夕阳西下,天边被染成了枫叶红。

    海风阵阵,空气中有着海水淡淡的咸味。

    大家赶了一天的路,都累坏了。

    但是看到这样绝美的景色,一瞬间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麦小琪说道:“我们今晚就在沙滩过夜,凌晨三点的时候,有狮子座流星雨。”

    大家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看流星雨。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信奉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成真。

    男孩子对女孩子这种浪漫的幻想大多不屑一顾。

    他们的真实的目的就是探险的这个过程。

    不过这里的景色还是将所有人都折服了。

    帐篷就大在海滩之上。

    不过因为之前林芷和郭凯蒂的行李箱丢了。

    他们的食物提前都吃完了。

    从今天开始,他们的食物就要自己找了。

    不过好在这里物产丰富。

    没走几步,就在沙滩上发现了很多贝壳。

    温泉掀开一块石头,竟是在下面发现了好几只青蟹。

    这下所有人都兴奋了。

    加上大家肚子也是饿得咕咕叫。

    这几天吃的干粮也是吃的怕了。

    现在突然出现那么多海鲜。

    周沂蒙说道:“我们今晚组织海鲜BBQ吧。”

    提到海鲜大餐,大家都兴奋不已。

    昨天晚上大家分头找食物已经有了经验。

    今天就更别说了。

    不过今天算是自由行动。

    天色渐暗。

    沙滩上也架起了两个火堆。

    陆银星也在沙滩上寻找东西。

    收获不小。

    她找到了很多扇贝,螃蟹,甚至还有一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

    夏夜却守在沙滩的篝火旁边,没有参与大家的行动。

    因为他现在还在发烧。

    为了惩罚姚小强,也将他留下照顾夏夜。

    姚小强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人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是气场非常强大。

    越是靠的越紧,越是能感觉出来。

    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像是王者一样。

    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矜高的贵族气息。

    没过一会儿,大家都过来了。

    带着各种各样的海鲜。

    甚至吴谓还在海里抓到了一条鱼。

    很快大家就开始烤海鲜。

    虽然这里没有各种调味料。

    但是篝火果木烧烤出来的食物更是保存了食物天然原有的风味。

    加上大家也是饿得不行。

    只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今天的气氛好像比昨天好多了。

    大家一边吃海鲜一边聊天。

    相互调侃。

    陆银星看着烛光中的所有人,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陆银星吃饱喝足,就地躺下。

    沙子很软。

    吸收了白天充足的阳光,还残留一些余温。

    躺在上面,就像是躺在软绵绵温热的棉花糖上面。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学着陆银星的样子躺下。

    几个人依旧围城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郭凯蒂指着天空,惊讶的说道:“看,好美的星星。”

    是的,这里繁星密布。

    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就像是一地的碎银一样,闪烁着光芒。

    星海瀚海,在这样的星空之下,瞬间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陆银星突然想到了很多事情。

    陆银星想到了很小的时候。

    自己的亲生父亲陆昊天说过一句话。

    他说,即便他不在她的身边,也会变成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星。

    那就是他的眼睛,时时刻刻都会看着她,陪伴着她。

    陆昊天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那个时候,陆银星也是深信这句话。

    每当自己想念爸爸的时候,就会抬头看天上的星星。

    但是长大之后。

    陆银星知道,这不过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而已。

    人死之后,并不会变成天上的万千星辰。

    爸爸也永远都不会看着自己。

    这么多年过去了。

    记忆中的那张脸似乎都在一点一点的模糊。

    不过陆银星的抽屉之中还是藏着一张旧照片。

    是自己亲身父母的合照。

    也是唯一一张。

    她亲身父母的爱情是一场悲剧。

    陆银星其实并不是太清楚。

    只知道他们相爱相杀,最后母亲也害死了父亲,最后自己也埋没在一个沉没到海洋之中的岛屿之中。

    陆银星想到过去的事情,不免有些伤心。

    大家在沙滩上一直坚持到十二点。

    有些人终于坚持不下去,打算先去帐篷里面睡觉。

    毕竟这些天,他们一直在赶路。

    大家都是累的可以。

    所以大家最后一致决定,留下一个人值班。

    然后其他人去睡觉。

    等到流星雨出现的时候。

    那个人叫醒所有人。

    最后吴谓自告奋勇值班。

    大家都感觉出来吴谓今天的心情不太好。

    十分落寞又暴躁的样子。

    大家也没说什么。

    让他一个人在这样的夜色中好好想想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于是其他人都去帐篷睡觉了。

    陆银星昨天晚上基本上是一夜没睡。

    早已经困的不行。

    所以进入帐篷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吴谓一个人坐在火堆旁边。

    吴萌萌看着吴谓的背影,沉思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朝着吴谓的方向走过去。

    最后吴萌萌默默地在吴谓的旁边坐下。

    吴萌萌也没有靠的很近。

    他们之间差半米的距离。

    吴谓却是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做什么,我不要你陪。”

    吴萌萌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睛,声音很小:“我也不是来陪你,我只是觉得睡不着而已。”

    吴谓听了更气了。

    从昨天晚上那个游戏开始,他心里就一直憋着一股气。

    这股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膨胀的越来越厉害。

    她的初吻竟然已经没了。

    一想到这个,吴谓的心里就像是无数个毒虫在啃食一样。

    偏偏,无论他怎么问,都问不出那个混小子的名字。

    如果让他知道了,他一定要将那个人的手脚打断!

    吴谓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

    更不愿意看到吴萌萌。

    站起来,用脚踢了一下篝火,就准备离开。

    “吴谓!”

    吴萌萌却是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吴谓原本根本不想理会。

    但是脚步却像是灌了铅一样,动惮不得。

    吴萌萌说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我不知道你在生气什么。”

    吴谓转身,却是忍不住一副暴怒的样子。

    吴谓说道:“你不知道我在生气什么,我生气你不自爱,告诉我,那个夺走你初吻的男生是谁,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吴萌萌的目光落在吴谓的脸上。

    两个人目光相对。

    其实吴萌萌的眼睛很好看。

    只是常年都带着一个又大又厚的眼睛。

    但是静距离看的时候,她的眼睛,真的像是璀璨的黑宝石一样。

    让人怦然心动。

    吴谓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又被重重的击了一下。

    这个时候,吴萌萌却是突然说了一句:“那个人不就是你吗?”

    一句话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下来。

    吴谓也惊呆了

    看着吴萌萌那么平静的一张脸。

    自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

    他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

    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甚至根本反应不过来。

    吴萌萌说的那几个字,好像魔咒一样,在自己的脑海中盘桓。

    她怎么会知道。

    他以为她根本不知道,一辈子也不知道。

    当时她不是睡着了吗?

    他不过是偷偷的亲了一下。

    所以当时玩真心话大冒险,旁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心里自鸣得意。

    只要吴萌萌说还没有。

    也就是说,她的初吻是自己的了。

    可是,现在吴萌萌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当时,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而他偷亲她的事情原本就被发现了。

    吴谓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也没有办法说话。

    他的眼中仿佛正在经历一场狂风暴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吴谓终于愣愣的开口:“你……竟然知道?”

    吴萌萌将视线从吴谓的脸上移开。

    那种清澈的目光再一次掩饰在厚厚的镜片之下。

    从吴谓的角度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但是清晰可见的是,她的脸红的如同滴血。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整个人像是盛开的玫瑰那样生动而热烈。

    吴谓几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吴萌萌。

    只觉得胸口那一块仿佛坏了一样。

    心脏快的就像是要从嘴里吐出来。

    吴谓转身急忙离开。

    两个人大约也平缓了好久。

    吴谓这才主动朝着吴萌萌的方向走过去。

    吴萌萌坐在海滩之上。

    捧着自己的双膝。

    整个人蜷缩在那里。

    就像是一个小猫一样。

    吴谓突然想到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

    其实第一次见到吴萌萌的时候,并不是爸爸将她领回家那一天。

    而是自己很小的时候。

    吴谓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自己九岁。

    爸爸为了锻炼他,在暑假的时候,带她去一个小镇上锻炼。

    那个时候,爸爸经常带着他去一个阿姨家吃饭。

    说那是爸爸的朋友。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其他的事情。

    只是记得那个叫做容阿姨的女人做饭很好吃,笑的也很温柔。

    而容阿姨也有一个女儿,和自己一样大。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刚从稻田里面回来。

    她挽着手臂的袖子和裤腿,光着小脚丫子。

    手上却是有一个小竹篓。

    里面是小泥鳅。

    那个人就是吴萌萌。

    吴谓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小泥鳅。

    她整个人像是从泥潭里面爬出来,就像个元不溜秋的小泥鳅。

    但是偏偏她那一双眼睛乌黑明亮。

    就像是夜空中璀璨的宝石一样。

    那个时候,吴谓就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眼睛。

    那个时候的吴萌萌性格和现在大不一样。

    她十分活泼。

    感觉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吴谓在那个小村落住了一个月。

    那个时候学会了很多东西,包括爬树,摸鱼。

    也是那个时候,这个女孩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得离开的时候。

    他们拍了一张照片。

    两个人搂着肩膀。

    吴萌萌笑的很开心。

    但是他却沉着一张脸。

    他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爸爸说以后每年暑假都会带着他过来。

    但是后来并没有。

    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叫萌萌的可爱女孩。

    他甚至自己去寻找过。

    但是据说他们一家已经搬走,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一直是他短暂的生命中一个遗憾。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总能够在梦中回忆起童年的那段时光。

    他在家里,家教严苛。

    连吃饭都有多种礼仪。

    那是他童年吹过的一片自由的风。

    让他怀念。

    但是,就在他念念不忘的时候,有一天,这个女孩再次出现了。

    被父亲带回家中。

    说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而母亲说,父亲多年以来一直出轨初恋情人,就是那个很温柔的容阿姨。

    这一切让他难以接受。

    十八岁再次见到吴萌萌的时候,相隔十年。

    她的模样变化很大,亭亭玉立,早就不是那个满身泥巴的小泥鳅。

    但是那一双眼睛,他始终认得。

    所以,当时,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