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湾区之王

1047.第1047章 优势叠加

    第1047章 优势叠加

    拉塞尔-威尔逊送出了本场比赛的第二次抄截,这让旧金山49人进攻组再次赢得了一个优秀的进攻起始位置:半场三十五码线,不是49人半场而是海鹰队半场,这也意味着,距离端区只剩下三十五码而已。

    在强强对碰的关键时刻,西雅图海鹰的软肋还是暴露了出来。

    一方面,拉塞尔仅仅只是一名新秀四分卫,在防守组的凶狠对抗之中,传球进攻的威力依旧有待成长;另一方面,本赛季轰爆军团的成长非常快速,但球队整体实力依旧相对薄弱,底蕴还是不够深厚。

    下半场比赛重新开始之后,西雅图海鹰的进攻组就已经感受到了排山倒海般层层叠叠地倾轧下来的巨大压力。

    第一波进攻就是如此,但得益于弃踢过程中的把戏进攻,重新将士气提升起来,并且成功实现了比分的反超;而现在第二波进攻的局势就越发严峻紧张起来,遗憾地以抄截收场,这也使得球队再次陷入了危险境地之中。

    对于擅长防守的皮特-卡罗尔来说,他现在还有多少进攻的底牌可以亮出来呢?

    不过,在卡罗尔使出自己的压箱绝技之前,西雅图海鹰防守组必须率先面对49人进攻组的又一波攻势,这是退无可退的一次防守,他们必须强硬起来!

    ……

    站在三十五码线之上,旧金山49人进攻组依旧保持了昂扬的斗志。

    泰德-吉恩再次登场,替换下了体力需要调整的兰迪-莫斯,然后进攻阵型就再次变成了熟悉的二乘以二,左侧是克拉布特里搭档弗农,右侧是吉恩搭档洛根,一名外接手配合一名近端锋的基础进攻阵型,两翼都是强侧。

    一档十码。

    四名接球球员的前冲速度都非常迅猛,吉恩跑深远路线、洛根跑内切球门路线、弗农跑前冲回跑转身接球路线、克拉布特里跑外撇短传路线……

    整个跑动路线眼花缭乱、变化莫测,在整个绿茵场之上完全铺陈开来;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四个人的跑动势头都格外凶猛有力,以不同的姿态做出了接球的动作,每一位接球球员都成功形成了一对一攻防对位的对峙格局,制造出接球空间。

    就在此时,位列左侧的马库斯也冲了出来,不是槽位,而是外撇到左翼的中间位置,然后再直线前冲,冲出约莫三码、四码之后,朝着外侧斜前方快速冲跑过去,这一个动作就暴露出了陆恪的进攻战术——

    因为马库斯为克拉布特里拆挡掩护的动作着实太明显了。果然,跑卫终究不是近端锋,战术意图还是太过容易暴露。

    对位盯防的角卫布兰登-布朗纳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一个上步就顶住了克拉布特里的位置,视线余光紧接着就看到了陆恪传送过来的橄榄球,“肩后阴影传球”的阴影就开始笼罩在布朗纳的头顶之上,关键时刻,他选择了擒抱。

    按照规则,在接球球员完成接球之前,以擒抱或者拉拽球员的方式阻止对手完成接球,这是犯规行为,统一被认为“传球干扰”。

    布朗纳从背后擒抱住了克拉布特里,就如同久违再见的恋人一般,如胶似漆。

    在前一波进攻中,克拉布特里的个人两次接球直接造就了达阵,这也使得他成为了重点防守对象之一。布朗纳丝毫不敢怠慢。

    克拉布特里正准备转身完成接球,却死死地被控制在了怀抱里,然后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橄榄球从自己的头顶之上飞过去。

    传球未完成。

    克拉布特里无辜地摊开双手,满头问号地看向了裁判,看到了黄旗进场之后,这才无可奈何地耸起了肩膀,似乎在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因为传球干扰犯规,旧金山49人自动赢得了首攻,从三十五码线直接推进到了二十五码线。

    又是一档十码。

    开球之后,陆恪快速转身,朝着马库斯做出了一个假交递的动作,但脚步只是微微一停,随后就转身朝着右侧转向,抬起右手就做出了传球动作,此时洛根和吉恩两个人都已经各自冲跑出了一个路线,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已经自成体系,根本没有任何犹豫迟疑。

    仅仅一个陆恪就足以吸引至少五名球员的注意力,但随后他们才意识到:陆恪的右手之中没有橄榄球。

    这不是假跑真传,而是假传真跑。

    最开始的假交递其实是真交递,但陆恪和马库斯之间以假乱真的配合却成功忽悠了大部分防守球员。

    更为准确一点来说,陆恪的进攻战术才是真正的魔术骗局,传球和跑球之中的战术始终在不断切换,没有规律也没有章法,迫使防守组球员注意力不能丝毫走神,稍稍一不留心,可能就将错过战术变化。

    马库斯持球之后,朝着左侧方向快速前冲,绕过了进攻锋线和防守锋线的纠缠,撕扯出了一条小小的推进空档;不过,此时西雅图海鹰防守组的高明之处就显现出来了,负责对位盯防跑卫的内线卫鲍比-瓦格纳始终没有走神,注意力牢牢地锁定了跑卫,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

    瓦格纳横向冲刺与马库斯正面冲撞在了一起,最终将马库斯的地面推进控制在了五码,避免了更多的损失。

    如果是其他防守组或者是其他防守战术,可能这一次闪神的结果就是直接丢掉一记跑球达阵。

    但瓦格纳的及时止损也没有能够带来太多的便利,旧金山49人的地面进攻效率还是稳中有升地慢慢找回状态;西雅图海鹰滴水不漏的地面防守现在也正在承受着越来越强大的冲击,防守效率明显无法和上半场相提并论了。

    马库斯完成一次跑球之后,随后就再次下场,高尔轮换上场,这也意味着,陆恪在二档进攻中依旧有可能选择地面进攻。

    二档五码。

    第一次准备开球,陆恪中断了口号,临时修改战术。

    第二次准备开球,陆恪毫无预警地朝着左右两侧再次呼喊口号,似乎又一次修改战术,紧接着就再次回头做好了开球准备。

    然后就可以看到,站在右翼最外侧的泰德-吉恩晃晃悠悠地跑了回来,整个站位就变得无比拥挤起来——

    右翼是三名接球球员,克拉布特里、洛根和吉恩。

    洛根和克拉布特里之间仅仅只是间隔了一步,但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错开,克拉布特里的左脚脚尖对准了洛根的右脚脚跟,两个人看似交错又似重叠的站位十分具有迷惑性;而且,站在内侧的洛根与进攻锋线最右端的艾利克斯-布恩仅仅只有两步远而已。

    吉恩的站位本来是右翼外侧的,与克拉布特里平行站立,中间拉开了约莫五码、六码左右的距离;不远处是对位防守的角卫谢尔曼。

    海鹰队防守组的站位是卡住自己的位置,而不是针对球员,谢尔曼负责防守自己左侧、也就是对手右侧的外部区域,如果是洛根出现在这里,他就对位洛根;如果是吉恩出现在这里,那么他就防守吉恩。

    但现在,吉恩却朝着内侧跑动,位置依旧与克拉布特里平行,可是站位却挤在了洛根和布恩之间,然后三名接球球员就如同一个三孔插座一般,严严实实地拥挤在一起,缩成一小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与另外一侧独自霸占整个空间的弗农形成了鲜明对比。

    谢尔曼稍稍迟疑了一下,快速与自己的队友交换了一个视线,而后就跟随着吉恩一起来到了槽位的内侧,继续对位防守吉恩。如此一来,其他队友就能够依旧按照原本的框架执行防守,不需要临场变动,继而避免打乱计划。

    因为防守组已经没有时间再重新布局了。

    “攻击!”

    这一次是真正的开球!在短短四十秒时间内,陆恪前后两次修改战术,混淆视听,现在终于宣布开球了。

    伴随着开球口令,进攻锋线的五名球员集体朝着左侧横向移动;不仅仅是他们,应该说整个旧金山49人进攻组都正在朝着左侧横向移动:陆恪、高尔以及右侧的三名接球球员,所有十一名球员似乎都正在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

    之所以说“似乎”,那是因为左侧的弗农是唯一的例外。

    他的脚步朝前大跨两步,立刻就越过了进攻锋线和防守锋线的所在位置,然后就沿着防守锋线与线卫之间的空档快速朝着右侧横向移动。

    但是,在排山倒海的密集移动声势之中,弗农的动作没有能够引起太多注意,就连对位防守的角卫布兰登-布朗纳都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十一个人”身上,这也使得弗农没有受到太多阻碍和撞击,顺利地穿行过去。

    弗农身后是整个交错而过的人浪,因为旧金山49人的横向移动太过突然也太过凶猛,完全出乎了西雅图海鹰防守组的预料,然后攻防错位的格局就轻而易举地形成了——站在海鹰队最左侧也就是49人最右侧的防守端锋布鲁斯-厄文落单了!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旧金山49人的前线对位形成了人数优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