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60.第60章 狪珠

    第60章 狪珠

    翌日,清早五更时。

    余生披着衣服,晃晃悠悠的眯着眼慢慢走下楼。

    在他脚边,狗子正欢快在的转来转去。

    楼梯下,黑猫警长也钻出来,它们晚上不知去哪儿玩去了,不过托它们的福,客栈最近倒是不见鼠影了。

    余生刚要进后厨,听到后院有人在说话,探头一看,原来是昨夜的客人在与三足龟唠嗑。

    余生听他道:“你真闻到了你老祖宗气息?”

    “当然,绝不会有错。”三足龟信誓旦旦说。

    “那或许是他不想见你。”来人叹道,“本想拜码头的,谁料师雨姑娘已经走了,真是失算。”

    三足龟不屑,“戴斗笠撑伞,多此一举的事你做的还少?”

    许是早上起来心情好,来人不和三足龟计较,他嘟囔道:“我们得赶紧走,不能让睁眼瞎捷足先登。”

    “正好掌柜已经起了,省的不告而别。”他站起身对探头的余生道,“不管怎么说,师雨的儿子也是我的晚辈。”

    来人从怀里掏出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珠子扔给余生,“昨日来的匆忙没备下礼物,这个珠子权当见面礼和酒资了。”

    余生接过仔细端量,见珠子细腻圆润颇似珍珠,但较珍珠又有透明些,应该值不少钱。

    “这是狪珠。”见余生不识,来人在爬上龟背后说,“来时遇见一狪狪,向它讨来的。”

    来人说罢告辞一声,

    余生只见三足龟腿一蹬地,“轰”的直上天际,化作豆大影子消失在云端。

    “狪珠是什么珠?”余生坐在门口把玩着珠子,见白高兴下楼于是问他。

    “狪珠?”白高兴一顿,看到余生手中珠子后靠上来,“这可是稀罕物,你从哪儿搞到的?”

    “昨儿那怪人付的酒钱。”余生说。

    白高兴接过去,把珠子挡在衣服里,余生见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觉的妥了,这东西肯定很值钱。

    “啧啧”称赞一番后,白高兴递给余生,“光有些弱,你待会儿放在太阳下晒晒。”

    “晒晒?”余生不解,难道晒晒更值钱?

    白高兴很快打破了他的幻想,“日后客栈不用点灯了,有它足矣。”

    “你说啥?”余生一愣,“它,点灯?”

    白高兴点头,“对啊,只要晒上一会儿太阳,晚上狪珠能照明很长时间,省不少灯油钱。”

    日哦,原来是个小型太阳灯,但余生还不死心,“你是不是记错了?这又大又亮,应该比珍珠还值钱才对。”

    “珍珠值什么钱。”白高兴指了指东面,“扬州城东,临海镇子上多的是,改天让人给你捎一包。”

    白高兴指着狪珠,“不过它倒是比珍珠值钱,勉强一贯吧,不过也得看有没有傻子买。”

    “为什么?”余生不解,即便是太阳灯,也比点油灯强,用下来省不少菜油呢。

    白高兴道:“这东西虽稀罕但不经用,差不多一年足矣,而一贯够买三四年灯油了。”

    “若是一头狪狪才真值钱。”白高兴告诉余生,狪狪形似乳猪,体内藏有狪珠,时常会吐出来把玩。

    人若喂养它,对它好,它会把狪珠献给主人,当然,若是恐吓,它也会把狪珠献出来。

    “这厮忒无耻了。”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余生忍不住痛斥,“我一坛酒就值一贯,再算上房钱,菜钱,赔大发了。”

    白高兴去后厨取了早饭,正好叶子高也下了楼。他们坐在余生对面,看余生悔不当初。

    “我若有个姨,绝不能让那厮得手。”余生坚决说。

    他回头对白高兴说:“回头买本《异兽志》去,咱们这次跌倒了,一定得躺会儿长上记性再爬起来。”

    余生正要再说,叶子高嚼一个灌汤包,油呲一桌子,他急忙向后躲,差点儿栽倒在地上。

    “你还真想让我躺会儿?”余生怒道。“失误,失误。”叶子高擦擦嘴说。

    “咦,你的猪头消下去了?”余生这才注意道叶子高,“长的还不错。”

    叶子高一笑,“那当然,昨日只是明珠蒙尘而已。”

    “我刚才只是客气一下。”余生提醒他,“你不要太骄傲,客栈还有你比风流倜傥的。”

    叶子高不服,“谁?拉出来溜溜。”

    “你想被扣工钱?”余生提醒他,叶子高立刻怂了。

    他们闲聊着,一直坐到了日上三竿,正要收拾碗筷时,门前有一道残影忽的站定,吸引了三人的目光。

    “是毛毛回来了。”余生高兴。他走出去来不及仔细端量,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毛毛背上布袋消失不见了。

    余生着急问:“布袋呢?”

    毛毛向后甩头。

    在昨日交流后,余生猜毛毛动作已有心得,他费约半个时辰,终于明白毛毛甩头所指。

    他掀开鞍子,见昨日夹着那张纸条还在下面。

    “这是什么?”叶子高不知何时悄悄的摸过来。

    “一边去。”余生推开他,揣着纸条上了楼。

    “掌柜难道真与城主有秘密?”叶子高狐疑的望着余生背影,“那我怎么办,这事可关乎我叶公身家性命。”

    不说叶子高心中小剧场,余生上楼打开纸条,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我高兴。后面有城主题名。

    “高兴,这也算理由?太草率了吧。”

    余生摇摇头,看下面有一行小字:布袋我很喜欢,伞我也喜欢,只是里面住客我不喜欢。

    余生沉思,这样看来是城主把布袋里面的东西取了。

    难道城主看上那把伞了?余生很快否定了,白高兴说过,巫祝几乎都有这样一把伞。

    那就只有一个理由了:城主帮他把这棘手的东西处理了。

    “那可是我功德值稳定来源啊,而且偶尔逗一逗胖巫祝也很好玩的。”余生倒在床上,大叫可惜。

    恰在这时,叶子高“噔噔“跑上楼来,“掌柜的,快下去看看,有人来砸场子了。”

    “砸场子。”余生一惊,“毛毛呢?快让它堵住门。”

    “正堵着呢。”

    他们匆匆下楼,“让你们掌柜的出来。”余生在楼梯上就听到有人在喊。

    余生往客栈门口一站,见蔡家小公子领着十几个仆人站在客栈外面。

    “哪个孙子在找我?”余生一点儿也不客气。

    蔡明刚要答应,幸好反应慢一怕,没把那个“我”字说出来。

    他气愤道:“就是这小子,给我狠狠教训他,敢戏耍你蔡爷,活的不耐烦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