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60.第60章 绝户少年郎

    第60章 绝户少年郎

    正所谓一笑泯恩仇。余生见汉子道谢,当真有点不好意思再向他下毒手。

    只是余生低估了人心之险恶,在他低头避过后面人偷袭,方才还道谢的汉子忽然一拳打过来。

    这一拳打的是余生的鼻梁,若打中了,他非躺在地上不可。

    幸好,不知什么打在余生左腿上,让他身子一弯,汉子的拳头歪扫过余生眼眶。

    “哎呦。”余生又是一痛,手中木杖狠狠的一捅,刚得手的汉子就捂着裆蹲了下去,然后被余生一脚踹走了。

    第三个了,所有仆人心有余悸。

    方才背后偷袭余生的仆人更是不敢大意,急忙从背后抱住余生,不给他猴子摘桃的机会。

    对于身经百战的人而言,身子被后面人锁住后有许多法子去挣脱。

    奈何余生前世今生,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打过这么有技术含量的架。

    他只会照本宣科《剑法九章》上的招式,不知如何破解这一招。

    他只能胡乱扑腾着,试图挣离汉子双臂,幸好八斗不知什么时候摸过来,一棒子砸在汉子后脑勺。

    解脱的余生回头,见镇上的老少爷们已经提着棍棒加入了混战中。

    余生的父亲老余曾今告诉余生,若想在大荒之中生存,唯有团结。

    现在余生终于见识到了团结的力量。

    马婶儿不知从哪儿端来一盆儿热水,照着蔡明所在的位置就泼了下去,那滋味真是疼。

    包子这小子鸡贼,拿着弹弓在远处瞄着,只是一不小心打在他老子腿上。

    八斗仗着有一股子蛮力,搬着客栈桌子横冲直撞,还撞倒到河里两三个。

    余生精神一振,凭着手里的木杖如猛虎下山,左敲一下,右捅一下,当真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只是少年个子矮,《剑法九章》又主攻下三路,一时便不知有多少蛋蛋忧愁,多少蛋蛋庆幸。

    至少经此一役,绝户少年郎的名头是闯出去了。

    余生打的爽,只觉模拟卡值了,却不知卡有二钱能力,而蔡明领来的只是些壮硕的仆人。

    蔡明捂着胯下,见机不对,慌忙拉着仆人奔逃。

    镇上人也不想把他们怎么样,把他们追打出镇子后就停了下来,得意的看着他们如丧家之犬。

    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后,镇子上乡亲才坐回到客栈前面饮茶,吹嘘着方才的矫健身姿,甚至以身上伤口为荣。

    若说最高兴者,莫过于草儿。

    双方虽有克制不伤性命,但伤总是免不了的。治伤自然需要郎中,草儿这下算是大开张了。

    对于沾上熊猫眼的余生,她不仅没有同情,甚至狮子大张口,将欠客栈的所有账都抹平了。

    余生本不想答应的,但想到自己的剑眉星目被黑眼圈所遮盖,他就十分的不忍心,只能答应她。

    草儿得意的配着药,“医术不是价钱能衡量的,再者说,球球口也不大。”

    还欠着债的叶子高不想孤独,“掌柜的,以你的肤色来说,这伤治不治看不出差别来,你别糟蹋钱。”

    “去去去。”余生推走他。

    叶子高机灵躲过,“我已经很委婉了,至于这么敏感么?”

    白高兴教训他,“别拿掌柜的缺陷开玩笑,去后院把牛喂了。”

    余生站起来又被草儿摁回去了,“什么叫缺陷?这是最健康的小麦肤色,再说,哪有你们说的那么黑。”

    “谁说黑了,我们只是说您白的不明显。”叶子高喂牛回来说。

    三个人大笑起来,留余生恨不得把他们两个也断子绝孙。

    “咝~”余生倒吸一口凉气,草儿敷上去的草药有一股凉意,让他的双眼很舒服。

    他惬意的仰靠在椅子上,“对了,毛毛呢?”

    “你上去单挑时,它就回后院歇着去了。”白高兴说。

    余生嘟囔着,“这驴跟富难一样靠不住。”

    富难一脚踏进客栈,“怎么说话呢,身为锦衣卫,哪能随便出手。”

    他坐在余生对面,“你怎么招惹蔡家小公子了,居然让他大早上从扬州城跑来找你麻烦。”

    余生一怔,“对啊。”他直起身子来,望着白高兴,“我们怎么招惹这孙子了?”

    白高兴也疑惑起来,“人货两清,确实没得罪他的地方。

    富难目瞪口呆,“那你们打半天是为了啥?”

    余生左思右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

    “管他呢,反正打赢了。”他又惬意靠在椅子上,“我早就想揍他了,今日正好顺了心意。”

    富难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客栈一整天不见有客来,余生正好领人把他兑换后藏在库房的床垫都换了,得到了五十点功德值的奖赏,

    次日早上醒来时,余生眼眶上的淤青已消去不少,不仔细看已经看不清了。

    当然,这与余生黝黑的皮肤也有关。

    清晨的青菜,露珠在其上,让叶子青翠欲滴,绿油油的的十分诱人,余生忍不住采一把熬汤喝。

    待草儿被余生喊醒,不高兴的抱着球球下楼时,见白高兴和叶子高已经坐在桌子前了。

    在他们面前,摆着一锅青菜汤。

    对于余生任何新菜,草儿都很有期待感,所以即便两人向她挤眉弄眼,草儿还是舀一勺尝了尝。

    余生在旁边问道:“味道怎么样?”

    “青菜很不错。”草儿嚼着青菜说,“不愧是招摇山种子,我若是食草畜生一定喜欢。”

    “然后呢?”余生期待的看着草儿,这锅汤他可没经系统菜谱,完全是他自由发挥。

    “水是水,菜是菜,你喂畜生呢?”草儿白余生一眼,又上楼补觉去了。

    得,余生明白了,以自己的厨艺,即便再好的食材也难以让人下咽。

    唯有老水牛给他面子,将青菜一根根挑出来,吃着津津有味。

    “我们的天才小掌柜呢,绝户公子呢?”

    日上三竿,白高兴正收拾桌椅时,听客栈外面一阵马蹄响,同时伴着周九章的打趣声。

    余生从后厨钻出来时,周九章已一气呵成的下马进了客栈。

    余生没好气看他,“我正要问你呢,你们周家剑法怎么尽往别人裆下招呼。”

    “你别信口雌黄,《剑法九章》虽攻下三路,却无一招是绝户的,明明是你小子走歪路。”周九章放下马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