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1589.第1584章 铁证如山

    第1584章 铁证如山

    随着云光之发声,全场再度陷入一片惊讶声之中,这场联合调查的真正调查对象,居然是兰德沃夫妇!

    要知道,兰德沃之于南美,相当于陆云之于华夏!兰德沃可是本洲商界声名前十,乃至前五的存在!

    云光之请兰德沃夫妇接受调查的意思,也就是说那些案件,全部与他们相关,甚至可以说,他们夫妇是背后主使!

    如此猛料,让那些一等一大媒体的记者、采编们,双眸都快被点燃了。

    一个接一个的大新闻,一个赛一个的大爆料,这回真的是来着了!

    甚至通过摄像机镜头看到现场情况的,那些大报社、大电视台的一把手都在颤抖,把台里最强的笔杆子们全数喊过来。

    如此劲爆新闻,一定要抢在别家之前出稿,一定要抢头彩!

    那些台长社长,还第一时间把主版主页、黄金时间挤出来,给这次大新闻让路!

    此时,在现场。

    被指名道姓的兰德沃,顿时脸色煞白如纸,凯瑟琳也眼神如死。

    从一开始觉得这件事还有生机,到现在,他们岂能不明白,他们落入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圈套!

    不管白小升跟云光之是何时联合一起,是早就相识,还是谁找到了谁。总之,这些人设了个局,把他们给装进去!

    人在危机将来未至时其实是最恐惧的,一旦面临最糟糕的情况,一些人反倒会迅速冷静下来,恢复镇定。

    凯瑟琳就是这样的人。

    此刻,凯瑟琳一下站起身,甚至高声对云光之抗议,“云光之先生!你说调查我们,可有证据吗!无凭无据,我们要告你诽谤!”

    凯瑟琳这一嗓子,让全场惊讶,甚至连兰德沃都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妻子。

    她居然跟传奇人物云光之公然叫板?!

    凯瑟琳一脸无惧看着云光之,哪怕面对这位南美传奇人物、警.界.传.说,也目光强硬,无畏无惧。

    敢涉猎那些生意,一旦东窗事发什么后果,她清楚,缜密如她,怎么会没有准备。

    从一开始,下边八九成的人就不知道有她跟兰德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事是梅夫出面,梅夫之下是鲁比,还有其他“负责人”。

    只要梅夫不吐出来,她跟兰德沃就无事!

    梅夫刚刚被抓,他再愚蠢也不可能这么快招了,更不会把姐姐姐夫扯出来。毕竟有兰德沃他们在外面,梅夫在里面才能有转机。退一万步说,就算梅夫进去了,有他们夫妇在外面运作,也可保梅夫在里面生活滋润。

    梅夫应该清楚这些!

    有这个考虑,凯瑟琳连云光之都不怕。

    说调查我们,你拿出证据来啊!

    这女人,甚至目光挑衅看着云光之。

    这份气势,连白小升都暗暗称叹。

    台下的观众跟台上的领导,也都沉默无声,看着云光之。

    “还有,白小升跟此事牵扯那么多,人证物证俱全,又岂是你一句话就给洗脱的!”凯瑟琳强硬道,“我不服!公众,不服!”

    这女人,再度把白小升扯了进来。

    水越浑,局面越对她有力。

    “真厉害。”白小升都不免称赞。

    “困兽犹斗。”魏雪莲淡淡笑道。

    主席台上,云光之看向凯瑟琳,也笑了。

    “凯瑟琳女士,你要证据吗?”云光之回眸示意中年院长一眼,又看向凯瑟琳,“好,那我就给你证据!”

    跟他叫板,勇气可嘉,但是想逃脱他的围猎,哪儿有那么简单!

    中年院长对云光之的暗示领会,给操纵大幕的人打个手势。

    后面大幕上的画面转换了,成为审讯场面。审讯对象,自然不是刚刚被抓的那些人,审问他们也没那么快,这些都是此前涉及“白小升案”的人证,指证白小升那些人。

    画面上是镜头下的犯人,跟镜头后的审讯者一番对话。

    “梅夫先生让我去指证白小升,说我如果照做,会给我一笔钱,让我出狱后衣食无忧过下半辈子,如果我不答应,就、就对我的家人下手!”

    “你放心,你的家人已经在警.方保护中。还有,你那所谓的一笔钱,是以你的身份在M国开具的,我们已经跟那边取得合作,那账号冻结,你拿不到任何钱,与我们合作才是你唯一出路,可以获得刑期减免。”

    “我说,我全说……梅夫先生还跟我提及,提及过两个人……”

    “谁?”

    “兰德沃先生,还有他的夫人凯瑟琳!”

    随后,画面转换,是另外一个审问现场。

    相似的对话再持续。

    一个又一个的证人,竟然都招了!

    还都提及兰德沃跟凯瑟琳的名字。

    这证据简直再清楚再直观不过了!

    凯瑟琳眼神震惊且愤怒。

    她让梅夫找些可靠、嘴严、绝不反水的人,加以威逼利诱,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让那些人不知道她跟兰德沃参与其中。

    结果呢,他们TMD全招了,还都知道他们二人的存在!

    梅夫这个蠢货!白痴!猪!

    凯瑟琳心中那个恨,原以为是同父异母兄弟,是自己人,可以信任,没想到根本靠不住!

    兰德沃已经没有愤怒可以发了,面如死灰坐在那里看着。

    台下,众人议论不绝,对他们夫妇二人更是频频指指点点。

    画面上的证据依旧播放着,只不过倒数第二个画面,出现的是一个干瘦的老头,白人老头。

    那老头声称自己是一名手艺人,只是替人做了些指模之类的,他人在北美,有人在南美这边以他的成品做起了“中间商”,最近做的一批指模,就做的是白小升的。

    那“中间人”失联了,听说偷渡离境的时候,船沉了,去喂了海王八。

    最后一个画面,是一个容貌猥琐的人,他供认在梅夫的指使下,去凿沉了一条船,把一个向往北美天堂的家伙送去见了上帝,就是白人老头口中所谓的“中间人”,或者叫“中间商”……

    凯瑟琳看着,只觉得脑壳疼。

    梅夫,这已经不止是愚蠢,而是蠢破了天际!看他找的都是什么人!

    她凯瑟琳就是被这王八蛋同父异母的兄弟给害了!

    若是梅夫在跟前,她一定亲手剁了他!

    铁证如山。

    白小升的嫌疑被洗脱,兰德沃、凯瑟琳已经足够接受调查的标准。

    不过,凯瑟琳却不想束手待毙!

    “云光之先生,你也看到了,那些人说,只是说听过我跟兰德沃先生参与其中,这说明不了什么!”凯瑟琳大声道,“都知道,梅夫是我的弟弟!梅夫背着我们行事,我们就一定得知情吗!他那些事,都是他一人所为,一人之过,是背地里进行的,我们不知情,也与我们无关!我丈夫兰德沃身份显赫,犯不着做那些,是梅夫拿他的声名忽悠人的!凭这个,你不能对我们进行调查!”

    凯瑟琳在这种境地之下,还试图向死而生!准备牺牲梅夫,弃车保帅!

    云光之摸着自己的耳朵,那里面有一粒隐形耳机,这大厅设备屏蔽,可不包括他的特殊频道。

    “云老已经早有准备,凯瑟琳越是狡辩,越是陷得深!”白小升留意这云光之的神色,喃喃道。

    虽然直接面对云光之,他尚且看不出对方对自己的想法态度,但若是云光之不加掩饰,他却能分析一二。

    果不其然,不出白小升所料。

    云光之哈哈大笑起来,这突如起来的笑声,让凯瑟琳感觉一阵浓浓不安。

    “凯瑟琳女士,你想要更多的证据吗,好,我给你!”云光之打了个响指。

    墙幕上,画面一转,出现一个棕色皮肤的老头子。

    认识的人自然知道,他正是梅夫的亲生父亲!

    此刻,那老头对着镜头怒不可遏,“凯瑟琳,你居然这么绝情绝义,把所有问题都推给我的儿子!你这是要害死他吗!我就知道,你跟你的母亲都是自私的,卑鄙的!好,你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警.官,我全说,我都知道!我儿子,其实是受人指使的!”

    看到这副画面,凯瑟琳简直如遭五雷轰顶,目光一扫,一眼看到主席台角落对着她的摄像机。

    云光之这个混蛋,居然把现场画面传给了她父亲!

    那个重男轻女的老家伙,竟然受不了她那番话的刺激,要招认!在老东西眼里,同样都是骨血,儿子比女儿重要!虽然他知道的不多,但也足以让他们处于险境!

    “安德梅斯,你个老家伙敢胡说八道!”凯瑟琳指着摄像机尖叫,“这件事跟我们没关系,完全是梅夫……你要胡说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想想你的后果!”

    凯瑟琳已经全然不顾及新形象,公然威胁自己的父亲。

    如此粗鲁一幕,真让台下众人大开眼界,惊异连连。

    白小升摇摇头,轻声道了句,“再三失去理性,聪明如她,也还是落入了云老的设计!”

    “怎么了小升哥?”林薇薇忍不住道。

    白小升看了眼那边的摄像机,淡淡道,“如果云老可以把凯瑟琳失口画面给她父亲看,怎会想不到把这一幕失控场面,给别人看呢!”

    林薇薇不敢相信看了眼那边摄像机,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换我,我也会这样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白小升叹道。

    魏雪莲也微微点头。

    她那般聪颖之人,自然也猜到了。

    果不其然,云光之又收到了什么消息,示意后面的人再度切换画面。

    这一回出现的,是梅夫。

    他的脸在大幕上格外的大,脸上惊怒格外清晰。

    “凯瑟琳,你要对父亲干什么!”梅夫尖叫,“你、你还要舍弃我,你怎么能这样!你连父亲都……你果然跟你母亲一样,贪婪、凶狠、无耻!”

    面对梅夫的愤怒,凯瑟琳脸上的戾气一下凝固。

    说实话,她真的只是吓唬老父亲。

    那老家伙虽然对儿子看得比她这个女儿重的多,但终归还是她亲生父亲,她怎么回做出什么狠毒举动!

    可惜,同父异母这个沟壑,让他们在此刻对彼此都是那般不信任!

    “梅夫!”凯瑟琳尖叫,要制止他说下去。

    “凯瑟琳!”梅夫大吼,“警官,我招认,我全说,这里面都是凯瑟琳跟兰德沃主使,他们才是幕后老板,我有证据!”

    画面至此,一下断了,定格在梅夫咆哮神情上。

    凯瑟琳只感觉一阵眩晕,身子一晃,一屁股跌坐了下来。

    兰德沃面容死灰看着妻子,瘫软如泥。

    他们最后的挣扎,就这么被云光之这个老东西给利用了。云光之简直就是个魔鬼,把人性中最不能拿来试探的东西,拿来击溃对手!

    “都是身不由己啊。”白小升没有什么兴奋愉快,反倒叹口气道。

    在最开始的两天,白小升并没有接到云光之的电话,也没有从雷迎那里听到任何的好消息,他迫于无奈,给自己想了最终应对措施,就有从这方面下手……

    亲情、人性,有时候是最可悲、最可怕、最恐怖的武器。

    而在面对你死我活局面,人总是情非得已做出最毒辣的选择。

    云光之没有得胜的兴奋喜悦,只是垂下话筒,平静看了眼兰德沃夫妇,随后把话筒递还给了中年院长。

    这大厅里,众人在经过一阵安静之后,爆发了惊议之声。

    “兰德沃夫妇……这算是铁证如山了!”

    “如此证据面前,他们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唉,真没想到,那种商界人物,居然背地干些不耻勾当!”

    “他们算是完了!”

    所有人都在感慨着,惋惜着。

    兰德沃伸出手握住自己妻子的手,到现在,他反倒平静了。

    既然最终该来的都要来,也只能认了!

    凯瑟琳木木看了眼丈夫兰德沃,看到了丈夫不弃的眼神。

    凯瑟琳定定凝视兰德沃两秒,忽然抱住了他。

    众人皆以为,那是那对夫妻最后温存,连兰德沃也是那么想的,他甚至抬手拍了拍凯瑟琳的背,要安慰她。

    岂料,凯瑟琳却凑到兰德沃耳边,低声说了三句话。

    “照顾好我妈妈跟我妹妹!”

    “以后,常来看我!”

    “不要放过那个白小升!”

    兰德沃一愣,却被凯瑟琳给推开。

    凯瑟琳霍然站起身,对着即将走下主席台的云光之,对着主席台上所有大人物,扬声高呼,“我认罪!”

    这突如其来的喝声,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甚至云光之都惊异看向凯瑟琳。

    面对众人注视,凯瑟琳无比平静,大声道,“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人做的!”

    “是我,借着我丈夫兰德沃的名义跟资源,联合我弟弟梅夫一道运作!”

    “你们尽可以调查,所有的签名,所有的账户都是我的!”

    “你们抓的那些人,根本就没得到过我丈夫的当面授意。”

    “梅夫为了取得宽刑所言,乱咬他人,他的话,不足为信!”

    在这最后关头,凯瑟琳这个聪明无两的女人,却选择了“最蠢”的一条路,选择一人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

    兰德沃眼珠子忍不住瞪大,想起身,却被一只素手死死按在那里。

    凯瑟琳坚定看他一眼,用唇形无声道,“记着,我刚才跟你说的三句话!”

    兰德沃盯着凯瑟琳双眼,久久凝视,最终,他没有站起身。

    凯瑟琳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言行,让人议论连连。

    云光之眼神微眯,根本不信她的鬼话。

    白小升、魏雪莲等人亦是惊讶非常,没想到最后一刻,凯瑟琳居然能为了兰德沃而牺牲自己!

    那些罪名一旦落实,她将面临至少五十年刑期,基本上无法保释那种。

    接下来,凯瑟琳出面接受调查,她把所有的事记得一清二楚,一一坦诚。

    从一开始,为了确保不出现最糟糕的局面,那些事便都是她在张罗。

    兰德沃随后也接受调查,不过许多事他都有完美不在场、“不知”证明。

    只要不当场被认定问题,兰德沃请最好的律师,是有望逃脱干系的!

    只不过,不论如何,南美将不再容他!

    三个小时的庭审,最终凯瑟琳被铐上手铐带走,而兰德沃因证据不足,不被拘禁,但要被限定在一个范围,随时接受调查。

    对于这个结果,有人满意,如凯瑟琳,有人不满,如云光之。

    但正如凯瑟琳此前所言,便是云光之也不能无视证据定人罪行。

    凯瑟琳被带走之际,看着云光之,是带笑的,看白小升,则是满目憎恨,最后一眼,是留给兰德沃的。

    兰德沃被蜂拥而上的记者们包围,却一句话不说,目光追随妻子,看到白小升时,眼神透着杀意。

    都是这个混蛋,跟云光之合作,害的他们输得精光!

    兰德沃记得妻子凯瑟琳说的话,要向白小升,复仇!

    此刻,通信限制解除,白小升拿出手机给人发去信息。

    接收信息之人,温言。

    兰德沃夫妇自以为神机妙算,连总部监.察.部的人都能愚弄于鼓掌,殊不知温言岂是好骗的。温言同样在麻痹那对夫妇,配合白小升让他们露出破绽。当然,因为云光之介入,一切又都变得简单了……

    兰德沃被记者们包围,眼前尽是递过来的话筒,耳朵里尽是一个个问题。

    兰德沃粗暴往外挤,却感觉到手中手机震动。他本不想接,却还是被显示的号码给吸引注意。

    总部监.察.部来电!

    兰德沃依旧没有接,却眼见电话挂断之际,一个短消息蹦出。

    那信息前面简短两句话,让他见到了,“兰德沃先生,总部收到你徇私舞弊证据,现开启对你调查……”

    兰德沃毫无感觉,把手机收了。

    就在兰德沃收到信息的同时,白小升那边,他的脑海里迸发出一声清脆“提示音”——“晋级任务,完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