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318.第2251章 躲不过的五胡乱华之劫

    第2251章 躲不过的五胡乱华之劫

    “你要去干什么!”瞧着柴绍往法界里冲,李建成猛然回身,一把扯住了柴绍的胳膊。

    “绣宁!绣宁还在里面!”柴绍眼睛充血,猩红的看着李建成,欲要挣扎却摆脱不得李建成手臂。

    “来不及了!”李建成摇摇头,话语里满是难过,瞧着那吞下去的大口,眼睛里满是凝重。

    “放手!”柴绍猛然发力,一拳震断自家手臂,然后义无反顾的向着那漩涡冲去。

    “孽缘啊!”李渊叹息一声,瞧着李建成还要阻拦,李渊开口:“叫他去吧!”

    李氏兄弟默然不语,眼睛里满是沉重,一干老臣也是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任谁被丧家之犬般赶出来,都不会太过于好受。

    张百仁张开大嘴,瞧着面色毫无波动的李秀宁,只有那双倔强的眸子,叫人久久无法忘怀。

    “没有人能挡我!”张百仁一口吞下,刹那间神界归墟崩塌,将李秀宁埋葬在神界之中。

    “绣宁!”柴绍面色癫狂,猛然喊了一声,竟然义无反顾的扎入了那混乱的时空风暴:

    “纵使是死,你我夫妻也要死在一起!”

    法界湮灭,被张百仁一口吞下,连带着柴绍与李秀宁,一道葬送于神界之中。

    神性

    混沌世界

    法界崩溃分解,化作空间之力去滋润自家世界,然后弹指间自家五十万里世界竟然又开始暴增。

    五十五万里……

    六十万里……

    六十五万里……

    七十万里……

    足足七十万里世界,叫人心中不由得诧异,七十万里世界绝对不小。

    瞧着混沌中被洗练分解的数千神道本源,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我的世界若能孕育诸神,借助诸神之力演化法则,底蕴必然会加厚,到那时又是一**增。”

    张百仁屈指一弹,混沌中的无数神祗本源化作流光飞出,落入了自家小世界内。

    只见有流光飞入高山、有流光深入海底、有流光深入地底,有流光隐匿于云层、有流光落入了火焰……

    诸般种种不一而足,各自有各自的位置。

    在那一刻,小世界的本源又一次开始暴增,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膨胀。

    “若能吞了六道轮回,我的小世界必然会更进一步”张百仁将目光看向了六道轮回,随即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还没有活腻味,这是大千世界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己若是敢妄动,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扫视了一眼佳梦关的诸神,张百仁冷然一笑,诸神已经成为无根浮萍,日后难有大作为,却是不必管他。

    张百仁身形一转消失在虚空,留下诸位神祗面色难看的扫视着佳梦关,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大家都有背后的宗族,家里面供奉着祖宗牌位,自己回去之后倒也无妨,可以勉强活下去,只是日子不好过罢了。

    西域

    此时诸国首领汇聚一处,一双双眼睛看着上方手持念珠的青衣和尚,吐蕃国主面色严肃道:

    “玄奘法师,不知将我等请来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了共商大计!张百仁狼子野心诸位有目共睹,西域诸国灭亡是一定的,只是选择温水煮青蛙还是施展雷霆手段,要看诸位自己的选择”玄奘不紧不慢的道了一句。

    此言一出,诸位国主面色难看,西突厥国主冷然道:“张百仁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我突厥,简直是异想天开!想要温水煮青蛙,叫我等俯首系颈甘愿受死,那是不可能的!突厥是本王先祖打下来的江山,岂能拱手让人?”

    “不错,只有战死,宁愿倾尽举国之力,也绝不能将祖宗基业让人!”天竺国主手背青筋暴起。

    “只是那张百仁有诛仙剑阵在手,我等纵使倾百万之兵,怕也难以拿下此獠!”突厥国主低声道。

    “此事和尚自有算计,只要诸位起兵百万,十万大山中的哪位妖王也会出兵中土,入侵南方。张百仁自然有哪位妖王牵制,诸位尽管破开玉门关,杀入中土屠了汉家血脉便可!”玄奘笑眯眯的道:“起兵,尚且有一线生机,若继续这般下去,道门执掌各国是早晚的事情,只怕到那时诸位想要出手也就迟了,早晚要成为阶下囚。性命操持与人手”玄奘笑眯眯的道。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组成五国联盟,一道入侵中土汉家,用汉家子民的鲜血,来洗刷我等西域诸国的耻辱!”天竺国主面色冷然。

    长安城

    李隆基手指轻轻敲打镇纸,翻看着手中奏折,在一边狄仁杰恭敬站立。

    “西域诸国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名目仗胆调兵遣将,囤积大军于边境,难道是想与我天朝上国开战吗?”李隆基眼睛里露出一抹冷然。

    “陛下,边境五国忽然屯兵,怕是来势汹汹大事不妙,还需早做防备,免得被对方杀个措手不及!”狄仁杰道。

    李隆基闻言默然,过了一会才道:“不过气数反噬罢了,当初祖脉精华融入北地,其余五国的祖脉也得到了滋润,现如今欲要反噬中土,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此事要不要请出大都督?大都督诛仙剑阵下,西域诸国只能臣服!”李林甫出声道了一句。

    “不必,此乃我李唐自己的事情,李唐变法几十年,若连西域诸国都对付不了,还不如干脆灭亡算了!我李唐并非温室里的花朵,不经历血腥杀戮,如何面对九州外更凶狠的异族?”李隆基一口否决了李林甫的话,眼睛里露出一抹冷然:

    “李唐自然有将士去应付眼前劫难!”

    挥手示意李林甫与狄仁杰退下,李隆基慢慢起身来到后宫,脚步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杨贵妃寝宫,此时杨贵妃正背对着屏风点红唇。

    不知为何,近日李隆基总是觉得杨玉环似乎有些不对劲,哪里有些不妥。

    “陛下来了?”杨玉环透过镜子看到了来人,轻轻一笑转过身看着李隆基,眼睛里满是笑容的扑入对方怀中。

    “爱妃近日可是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李隆基搂住杨玉环腰肢。

    “没有啊,臣妾好得很!”杨玉环诧异道:“陛下何出此言?”

    “你瞒不过我,你的本事太过于微末,岂能瞒得过我的法眼!”李隆基冷然一笑。

    “陛下你在说什么?臣妾不懂!”杨玉环身子一僵。

    “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难道非要朕挑明了说吗?”李隆基面色冷然。

    “呵呵,大都督不愧是大都督,朕这般精妙算计,居然还是没有瞒过你的法眼!不过倒也好,你既然发现了破绽,那咱们便直入正题,一切敞开了说好了!”杨玉环忽然气势一变,猛然推开了李隆基,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衣衫。

    “你竟然真的有问题!!!你究竟是谁?为何施展手段暗算朕的爱妃!”李隆基闻言心中一惊,顿时毛骨悚然。

    杨玉环闻言动作一滞,抬起头看向李隆基,眼睛里露出一抹羞怒之色:“你诓我!”

    “阁下好手段,朕也察觉不出异常,只是本能觉得这几日不妥罢了,只是出言哄骗一下,不曾想竟然真的将你诈了出来!”李隆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阁下到底是谁,之前听你说了一个‘朕’字,却不知是那家皇帝!”

    “我?”杨玉环咬牙切齿的看着李隆基:“你说朕的手段高明,当年你夺舍李治,手段不也是一等一的高明吗?”

    “你究竟是谁!”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

    杨玉环身上有故人的因果,决不能出现半点意外。

    “我是谁?大都督应该清楚才对?”杨玉环冷然一笑。

    “我清楚?”李隆基眉头皱起:“自古至今皇帝那么多,本座如何知晓。”

    “你果然是张百仁!这下再无疑虑!当初朕就有所推测,透过蛛丝马迹,推测有八成把握你是张百仁,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杨玉环面带冷光。

    闻言

    张百仁也面色阴沉下来,自己之前刚刚诓骗了对方,不曾想转眼便被对方套路了。

    之前是自己先入为主,以为对方算计杨玉环,是彻底晓得了自己的一切,不曾想对方也是半蒙办算。

    “你钦点李隆基为天子,赐婚杨玉环,便是最大的破绽!你是何等身份,岂会为无关之人伤脑筋?”杨玉环背负双手,面色威严道。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慢慢的放下了手:

    “好!好!好!终日打雁,竟然被雁琢了眼。阁下这般手段,尽管亮出腕来,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便是。”

    “朕?朕可是你日思夜想也要杀的人!你真将朕忘了不成!”杨玉环面带冷笑,背负双手傲然道:“朕乃李世民,你莫非当真以为朕那么容易被你杀掉?”

    ……

    “我问候你全家女性!”张百仁如遭雷击,想到日夜压在身下的居然是一个男人,纵使以张百仁的修为,此时也不由得眼前发黑,反胃恶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