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285.第2219章 镇封国运

    第2219章 镇封国运

    雏默闻言一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双目内满是杀机,他被张百仁发配前往敦煌监视异族数十年,一心努力修炼,哪里有时间关注外界的事情?

    “你为何背叛我?”张百仁看着雏默:“本座待你不薄!”

    “不薄?呵呵,我部族无数男女老少,皆是杨汐月、大隋朝廷杀的,是也不是!”雏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不错!”张百仁点点头:“此事怪不得朝廷,是你等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染指龙门客栈,只是诛你九族而已,没有将你斩杀,彻底断了你那部落血脉,便已经是法外开恩,你这狼心狗肺之辈竟然不知满足,今日我便送你上路!”

    既然知道雏默背叛自己的理由,那对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心中念起,五神御鬼大法发动,只见雏默手中刀光流转,刹那间一颗斗大人头冲霄而起,热血喷溅渲染了黄沙。

    他的刀竟然斩向自己的脖颈!

    死了,就这般简单的死了。

    “你若识趣,或许还会饶你一命,但可惜……”张百仁嗤笑一声,转头看向那三位王者,目光落在东突厥可汗的身上:“阁下看起来有几分面熟,不知当年被我斩杀的骨咄禄与你是何干系?”

    “狗贼,骨咄禄是我大哥!”东突厥可汗面色狰狞道:“我是新突厥可汗默啜。”

    “哦?我就是好奇问问,仅此而已!你不必做自我介绍,你是谁并不重要,结局都是一样!”张百仁。

    手指轻轻一弹,宝剑铮鸣,虚空荡漾起层层涟漪,死寂的沙漠刹那间变得比死寂更加死寂,那亿万万黄沙似乎彻底‘死亡’。

    很难想象,黄沙这等无情众生,竟然也会‘死亡’。

    刹那间,整个世界为之寂静,仿佛在等候冥冥中死寂的审判。

    这就是‘劫’的力量,诛仙剑不曾出,但是凭借一缕‘劫’的力量,已经超乎于法则之外,凌驾于天地万物。

    很普通的一把百炼精钢,三位皇者眼睁睁的看着张百仁一寸一寸的将宝剑自剑鞘内拔出,一米一米的突破时空距离,刺入了三人的胸口。

    思维凝固,时光静止。

    “哐当~”

    宝剑归鞘,凝滞的时空被打破,空气恢复了流动,只听得一声声惨叫响起。

    血花喷溅,渲染了黄沙,使得枯寂的沙漠,又多了几缕别样的景色。

    三位皇者的身躯在颤抖,瞧着那一袭紫衣面无表情的男子,眼中满是骇然之色,自己竟然挡不住对方的一剑。

    “潇潇落叶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张百仁诵读了一句诗号:“你等走吧。”

    抚摸着胸前伤口,那不断吞噬着自家生机的剑气,天竺国主面色难看:

    “好剑!”

    “算不上好剑”张百仁扬了扬手中宝剑:“因为出剑的人不一样。”

    默咄可汗身躯在不断颤抖,手掌死死的捂住自家伤口,他若知晓张百仁竟然恐怖如斯,绝不会来此蹚浑水。

    之前正是因为张百仁岌岌可危,与天竺国主、吐蕃国主僵持不下,他才抛去顾虑悍然出手。

    “你故意藏拙,饮我等上钩的!”默咄可汗额头冷汗流下。

    没有回答默咄可汗的话,张百仁将宝剑塞入袖里乾坤,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家衣衫,然后便要转身离去。

    和等死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站住!”天竺国主一声怒吼。

    “哦?”张百仁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天竺国主。

    “你每一次出手,都必然会惊扰仙机,推迟惊瑞到来的时间,不知你之前的一剑还敢动用几次!吓跑了仙机,只怕你难和众人交代!”天竺国主冷然一笑,用力的深吸一口气:“大家莫要被其唬住,这小子之前先入为主,咱们根本就来不及调动龙气与其较量,真正交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此话落下,三位皇者俱都是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周身龙气暴涨。

    “哦?”张百仁看着三人周身升腾的龙气,一根手指缓缓伸出:“首先,我要纠正你等一个错误,现如今惊瑞仙机已经到来,就像是一条鱼已经出现在渔网内,虽然受到惊吓会乱窜,但却逃不出去。否则你以为中土诸般大战,众人会连续调动法则?惊瑞仙机不会遁逃,每一次惊动,有个两三年的时间,便足矣将其安抚。”

    张百仁淡然一笑,这种事情唯有触及不朽之力才会知晓,那些道门老古董当然不会四处张扬,免得众人肆无忌惮。

    “第二,你等纵使调动天子龙气,也绝非我对手!”张百仁慢慢伸出一根手指:“认清现实,别挣扎了!”

    “呜嗷~”

    三道天子龙气自沙漠中冲霄而起,惹得天地间神光流转,虚空气机万象变换,无数大能之辈纷纷仰头望来,露出些许凝重之色。

    张百仁嘴角翘起,瞧着裹挟命运之力向自己斩杀而来的三位国主,下一刻背后气机变换,却见朦胧中三清之力显化,一掌伸出法天象地,那三清之力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初,造化天地万物,弹指间虚空不断崩碎,只听得一阵哀鸣,三道龙气刹那间被打散,三位国主周身筋骨寸寸断裂,坠入黄沙犹自有气息吊着。

    “何必呢?”张百仁背后三清化身此时化作天地人三才,在三人中央似乎有一座巍峨大山不断朦胧起伏。

    “不周印,镇!”

    虚空法则不断凝滞,三清化身在虚空中齐齐施展手段,勾勒不周山镇压天地万物的投影,刹那间方圆百里虚空凝滞,万法禁绝。

    “镇!”

    只见三枚大山形状的符文飞出,落入三道龙气之内,只听得那龙气一声哀鸣,吐蕃、天竺、东突厥,无数百姓子民忽然间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一闷,似乎背负了一座大山。

    “自此后永镇三国龙脉,日后三国修士不得寸进!不得半分道法神通!”张百仁话语淡漠:“想要化解这灾劫,当寻八仙相助。”

    冥冥中有一股声音响起,响彻于无数国人心中,一时间无数百姓跌坐在地,面色惨白的看向冥冥中方向。

    “混账!”

    三位国主呲目欲裂,那三国内的无数百姓,此时亦纷纷变了颜色,眼睛里满是怒容。

    修士想要打坐修行,下一刻只觉得泰山压顶,击碎了自己的精气神,逼得自己从忘境中醒来,根本就无法修炼。

    武者想要熬炼气血,可是自家气血仿佛重若千斤,犹若一尊泰山,稍敢搬运,等候自己便是化作齑粉的下场,压得周身毛孔爆开。

    一时间无数修士陷入了绝望!

    “还要多亏了你等相助,主动将龙脉凑上来,才给了我镇压的机会,若是我亲自去你等老巢,少不得要费一番手脚!”张百仁面带笑容。

    他给三国的百姓出了一个难题,不迎接八仙入国,那么日后不出百年,三国修士必然会死绝,就此断了道统传承。要是迎接八仙入城,八仙必然会多了天竺气数,借此侵略信仰。

    “你等自己回去收拾烂摊子吧!”张百仁身形消失在漫漫黄沙中,留下三国的国主瘫软在沙漠中,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离去的方向,顿时呲目欲裂,双目内满是无边怒火。

    “唉!”

    一阵叹息响起,五祖与金刚小和尚出现在场中,面色复杂的瞧着三国国主,没有多说,只是将三人背起,消失在漫漫黄沙之中。

    能说什么?

    三清化身有这般威能,可绝对出乎了众人预料。

    此时天下沉寂

    不论怎么说,都算得上顶尖高手的三国国主,竟然被张百仁弹指间击败,甚至于三国被其镇压了气运,这后果简直太恐怖了。

    “不可能,三清化身不可能有这般威能,纵使老聃亲自出手,也决不会有这般威能!”尹轨抓着脑袋,站在楼观上面带不解:“说不通啊!”

    确实是说不通!

    “那三清化身看起来有些怪异……”龟丞相看向祖龙、烛龙:“二位可能看出什么?”

    “我在太清的身上看到了轮回!”祖龙抚摸着龙角。

    “上清化身上是因果!”烛龙喝了一口酒。

    “玉清化身上是阴阳!”龟丞相抚摸着酒杯:“与道合真?在那一刻我差点以为看到了仙人出手!”

    “纵使不是仙人,没有仙人的威能,但却也相差不远,这厮当真是快要成仙了!必须要搅乱局势,拖延仙机降临的时间!至少要在诛杀了张百仁之后!他乃气运之子,这个时代都属于他的,他若是活着,仙机就不会落在咱们身上!”祖龙放下手掌:“况且此次八仙之事,张百仁便是冲着四海与十万大山来的,此人野心勃勃,这一劫不论如何也躲不过去。”

    “呵呵,咱们若将八仙斩灭于萌芽状态,坏了他的算计,张百仁必然会遭受气数反噬,丢掉气运之子的位置,到那时便是咱们的机会!”老龟抚摸着龟壳,眼中露出一抹追忆:“无生,终究要做过一场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