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1933.第1876章 女娲玄珠

    第1876章 女娲玄珠

    “你个蠢货,不要去追了!”风雪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却见山西大侠杨任身子颤抖,面色苍白的自远处走了出来。

    之前那剑丝就在其耳边擦过,斩断了其一缕发丝,在那一刻杨任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甚至于在那一刻,他已经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然而并没有!

    “师傅”李铁面色激动的喊了一声。

    杨任面色沉重的走上前来,一双眼睛看着脚下的一具具尸体,那眉心处一个个红点,目光凝重道:“炼剑成丝!”

    炼剑成丝,乃是每一位剑手至高无上的追求。炼剑成丝,可以杀敌于千百里之外,将人斩首。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杨任面色凝重的扫视着场中的那一具具尸体:“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是谁?师傅认识那人?”李铁的眼中满是火光。

    “一个比魔神还要可怕的人物,堪称天下第一人!”杨任的眼中满是敬畏。

    “到底是谁啊?你这老头也忒不爽快!”一边圣姑急了,好不容易知晓那盗取自家宝物男子的下落,现如今既然知道线索,又岂会错过?

    “大都督张百仁!”杨任觉得自己吐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仿佛塞了棉花一般困难。

    “谁!”

    “谁!”

    场中众人齐齐一惊,眼中满是骇然,如遭雷击一般,怀疑自己的耳朵。

    “大都督张百仁!”杨任目光凝重的:“五十年前‘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便是他的名号,如今时过境迁,记得的人已经不多了。”

    张百仁?

    那个仿佛文弱书生的青年,就像是邻家发小的温润男子便是传说中名震天下、无恶不作的天下第一高手张百仁?

    杀的魔神低头,蛮夷惶恐的张百仁?

    “当真?”李铁的目光变了,眼中满是惊慌之色,一张脸变成了五颜六色,仿佛开了染坊一般。

    “大都督???”圣姑的身子一个哆嗦:“我之前敲了他脑袋,我竟然敲了大都督的脑袋???”

    圣姑有些做梦一般,男人头女人腰,敲了大都督脑袋而不死,她是第一人!

    “你敲他脑袋算什么……”一边王五都快哭了:“我之前还踹了他屁股,你说大都督会不会念动间取了我的脑袋啊?”

    王五身子颤抖,牙齿在打颤。

    本能!

    这是本能!源自于身子骨本能的恐惧。

    听着王五的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杨任撇撇嘴:“你这等蝼蚁,大都督岂会与你计较?”

    “是极!是极!我这等蝼蚁,大都督是断然不会和我计较的!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踹了大都督的屁股,日后老子混迹江湖的时候,都有了与人吹嘘的资本”王五恐惧过后便是无尽的狂喜。

    踹了大都督屁股,这件事怎么也算得上是无上荣耀了吧?

    “宝物落在了大都督手中,只怕是……只怕是……”李铁面色难看的瞧着圣姑。

    “去涿郡!”圣姑咬了咬牙齿,想想苗疆即将爆发的灾难,她没的选择。

    虚空气机在波动,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膝盖,一双眼睛看着身前盒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你说这盒子如何打开?早知道就不装逼了,直接问那圣姑不就得了!”张百仁叹一口气。

    “都督莫要问我,我老张是一个粗人,这其中玄妙我却是想不透”张须驼摇了摇头。

    “这既然是女娲娘娘的宝物,那我且用女娲娘娘传下来的法诀试试”张百仁脑袋里闪现出一抹灵光,随即一拍大腿道。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

    江湖沸腾

    伴随着这诗号,大都督张百仁重出江湖的消息,刹那间传遍了大江南北。无数的版本、故事在不断扩散开来。女娲圣物的消息,更是惹得无数人心动,只是想到此事与涿郡牵扯上了瓜葛,无数人便顿时一阵胆寒,纵使是心中在眼热,也绝不敢去找那煞星的麻烦。

    苗疆大地

    一座大山中

    此时蚩尤、奢比尸等人围坐在一处,看着手中的情报,蚩尤闷然将身边的青石锤爆:“他妈的,怎么事情那么巧,偏偏被张百仁给撞到了!”

    纵使是以蚩尤的休养,此时也忍不住爆粗口,眼中满是晦气之色。

    确实如此,自从遇见张百仁之后,众魔神就没顺心过,什么时候、事情都偏偏撞在张百仁手中。

    “张百仁?”奢比尸闻言目光一动,接过那情报看了一会,方才面带责怪的看向玄冥:“都怪你,若不是说将消息传递给那三省绿林,也不会恰巧被张百仁撞到。”

    玄冥撞天屈:“这事不能怪我,还不是大伙都同意了的?”

    “再说了,按理说凭借三省绿林足以截住圣姑,夺取了女娲娘娘的玄珠,然后足以在李唐上层察觉到蛛丝马迹之前咱们得手,但是谁能想到事情偏偏那么巧!”玄冥忍不住道:“简直是撞邪了,偏偏恰巧撞在了张百仁手中,要不要这么巧?”

    一直冷的犹若冰坨一般的玄冥,此时有一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乾坤图!是女娲娘娘乾坤图因果的牵引!”过了一会才听奢比尸叹一口气:“失算了!”

    “现在怎么办?”句芒苦笑一声。

    “只能兵行险招,抽取地魔兽的力量来恢复咱们的本源”蓐收面露金光:“惊瑞快到了,咱们等不起。”

    确实是等不起!

    “地魔兽可不是水魔兽,地魔兽被封印在大地中,时刻汲取着大地的本源,这么些年过去地魔兽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却不好说……万一……我说万一翻船,咱们控制不住地魔兽……”玄冥面色难看起来。

    “还有的选择吗?纵使是控制不住地魔兽,大可以将地魔兽引入中土,管咱们什么事?”奢比尸冷然一笑:“咱们只要能抽取地魔兽的本源恢复力量,其余的事情爱怎么着怎么着,我到巴不得地魔兽重创阳世,给咱们机会。”

    山间冷风流转,张百仁手中造化法诀运转,只见随着其法诀调动,手中的盒子竟然‘啪嗒’一声打开,然后张百仁愣住了。

    一股难以言述的气机环绕其周身三尺,然后只见那一颗珠子内似乎蕴含着无穷生机,周边的草木疯狂生长,岩石在刹那化作了沃土。

    珠子晶莹剔透,其内似乎有无穷众生,无穷造化在流转,然后不断交相呼应,变得更加妙妙莫测起来。

    纵使是以张百仁的目力,也看不穿那水蓝色珠子的底蕴。在其中似乎蕴含着一条法则,造化的法则!

    袖子内乾坤图一阵躁动,竟然与此珠子交相应和,散发出来一股共振。

    没有阻止,任凭那珠子没入乾坤图内,张百仁将乾坤图拿在手中,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

    一道意志似乎跨越千古时空,伴随着一声幽幽叹息而来:“今夕何年?”

    张百仁没有回答,他不确定这是女娲娘娘的意志,还是这颗宝珠自带的影响。

    大慈大悲的气机将张百仁包裹住,那屠戮百万众生的杀机,诛仙四剑图所带来的杀机,竟然在一刹那纷纷消融瓦解,化作了灰灰被净化的一干二净。

    “有缘人,你既得我乾坤图,又得我玄珠,却是将承担着未来的无尽使命,拯救大千的无尽生灵!”那意志在乾坤图内显化,变成了一道模糊蒙胧的影子,亦或者说是一道光,显化于乾坤图内。

    “乾坤图已经变成这幅样子了吗?”那一道朦胧的法则之光眼中满是感慨、追忆,然后屈指一弹,只见此乾坤图内本来破裂的时空竟然开始不断逆转流逝,按照某一种玄妙莫测的规律排布组合,几个呼吸间已经完成了一种玄妙的蜕变。

    刹那间,还不待张百仁回过神来,本来残破的乾坤世界骨架已经搭建好,重新化作一方简陋的世界。

    张百仁此时目瞪口呆,已经沉浸在那一股大慈悲之中,就在此时阳神深处的太阳法体真灵微微一震,那无尽慈悲之意被点燃,然后刹那间被驱逐出了体内。

    “该死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仅仅只是女娲娘娘的一道意志便已经差点叫我迷失,若非太阳法体,只怕是已经迷失了自我。”

    投影被刹那间点燃,然后一道信息流入张百仁脑海,刹那间张百仁眼中满是震撼之色,露出了一抹骇然。

    确实是骇然,你倒这可宝珠是何来历?

    这一颗珠子乃女娲娘娘身为先天神祗的无尽造化,当年女娲娘娘欲要证就大道,登仙而去,便要摆脱天地束缚,于是以大毅力借助补天之际,脱去了神体,化作先天之躯。

    这一颗珠子,便是女娲娘娘补天之前的全部道果、神祗本源,谁若能吞噬了这颗珠子,便可直接继承女娲娘娘的造化,成为新一代的造物主。

    “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张百仁舔了舔嘴唇,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代价简直是太大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