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尘骨

463.第449章 尽在掌握……吧

    第449章 尽在掌握……吧

    比起林苏青的惊了一跳,清幽梦的不动声色显得大气多了。林苏青佯作寻常公子镇定下来后,捧手揖了一礼,道:“无心冒犯,请姑娘原谅。”

    此时化名秦且后戴着面具的揖礼姿态与彼时没有戴面具时的林苏青一模一样,他故意的。可是清幽梦似乎并没有认出来一样。

    他揖了礼道了歉,清幽梦只是扫了他一眼便转回头去,算是原谅过了。林苏青心灰意冷,正安慰自己来日方长,忽然,她又转过脸来了。突然地又惊了他一下。

    清幽梦看的却不是他,而是看向他腰间,方才匆匆一眼她所注意到的东西。

    “你配了香囊?”清幽梦一开口,他们身侧摊位上的摊主倒是意外了一番,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俩,又瞅了瞅东方,太阳莫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林苏青抿着笑意回她道:“一些提神醒脑的寻常草药,配了金银花、艾叶、肉桂、薄荷,最近昼夜温差大,佐了山奈与苏合香树脂,散寒、辟恶气。”

    她果然注意到了香囊。

    “苏合香开窍辟秽,但最大的作用是行气止痛和消除炎症,你有外伤?”

    “回姑娘的话,在下没有外伤,随身带着主要是喜欢它温和的香气,还有预防不时之需。”清幽梦果然注意到了苏合香,他就是故意带的。幸而她记得。

    “不时之需?”清幽梦轻笑一声道,“那你不如带一瓶刀尖药,不比一味药材管用?”

    “回姑娘的话,刀尖药也带了。”林苏青谦谦君子好不温润,“在下就是卖药的,昨日有幸与姑娘见过了。”

    清幽梦眉头微动,显然她压根没记过,更何谈忘记了。亏她昨日还特地折返回来问一句。林苏青不禁担忧,今日她亦是特地回头问话,明日是不是就不记得了。转念一想,不会了,今日她必然过心了。

    “你这香囊上绣的花很别致。”清幽梦直接上手托起了林苏青腰间悬挂的香囊,摊位上摊主亦是三清墟弟子,此时嘴巴紧闭,双眼瞪得齐大,今日的太阳恐怕的确是从西边出来的。

    “回姑娘的话,是虞美人,比较少见的花种,亦是一味鲜少有人使用的药材。”林苏青从容笑道,“姑娘居然识得。”

    那摊主不禁怀疑,能令清幽梦师姐注意到并且主动交谈的秘诀莫非就是开头一句“回姑娘的话?”我得好好记下来,下回幽梦师姐再来时,我就有主意了。

    清幽梦放开林苏青的香囊,寒面道:“它与罂粟生得极像,常被凡夫俗子误用。”

    它们俩同属一科,长得当然差不多。林苏青自己抬起香囊,指着上面绣的虞美人说道:“其实想区别虞美人与罂粟并不难。虞美人十分单薄,看起来十分纤弱,而罂粟相较厚实,且比虞美人有光泽。”

    清幽梦一个眼神过来,她心中固然在想,虞美人与罂粟的区别她当然清楚。不过她没有开口,林苏青便继续装作讲解先生状,继续说道:“并且,虞美人的花朵开得小而薄弱,而罂粟呢,则盛开得大而厚实。”

    “你倒是很有研究。”清幽梦说罢了转身即走,却走得并不快,她今日的兴致似乎不错,看她缓慢的步伐,似乎有闲逛的意思。

    林苏青笑了笑,跟着她走。

    果然,清幽梦不仅没有要撵走他或是甩开他的意思,像是知道他会跟上似的,亦像是她有闲聊的兴致似的,道:“你配的这香囊不像出自妇媪之手,是哪家小娘子所赠?”

    “姑娘眼力惊人。”林苏青早有准备的说道,“城内的市集上有许多绣制香囊的作坊,画好了样式提供过去,他们就能依照图画绣制而成,过几日去取就成。”

    这回清幽梦没有搭话,她对凡间之事不大了解,却有兴趣,否则她不会问起这个来。

    “虞美人对热邪妄动有镇静之效。”清幽梦又道,“你有什么心火不成。”

    林苏青挠头笑了笑,装作羞赧,道:“回姑娘的话,在下没有什么心火,只是觉得此花独特,喜欢它抱蔟却又孑立的姿态,纤弱得惹人怜惜,却又倔强得令人生敬。”

    清幽梦脚步一顿,她犹豫了什么,俄尔下了主意,还是要问出来,她转过身问向林苏青,一双眸光凌厉无常。

    “你见过它?”

    盯得林苏青垂下了眼眸,一来她那双眼睛紧盯起来的确不好招架,二来也怕她透过面具从他一双眼睛里看出来什么。

    “回姑娘的话,我自然见过,否则也不可能凭空想象就画得出来。以前我辨不清时,还险些将罂粟误食。”

    “你在何处见过?”

    等得可不就是这句话么。林苏青正琢磨着作答,刚张嘴就被清幽梦身后的慌乱声打住。

    “快跑!快跑!定瑞发狂了!”

    “哇!你们看那可是神兽定瑞否?”

    “那是不是天瑞院的镇院神兽?!”

    “快跑啊!”

    一时间有定瑞携带之气势撞得惊声惨叫的,有仓皇逃窜的,还有早就闻声逃开正插着腰看着热闹的。

    他们聊着才一听见慌乱,清幽梦眨眼之间就避开了,旋即回手一鞭子飞向林苏青,将他浑身一缠拽了过去。

    “定瑞发狂你还不跑?!”

    “回姑娘的话,在下想跑来着……可是腿脚不听在下的。”方才迅雷之际他赌的这一把,中了。

    不过,定瑞怎么会忽然发狂呢?况且这是白天。

    他与清幽梦一起山路外的山侧上,清幽梦松开了鞭子,他们淹没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而底下乱成了一锅粥。

    定瑞在底下横冲直撞,它没有愤怒也没有发狂,它甚至无心伤害任何,而那些跌倒去,或背撞飞去的,无不是背不住它携来的气势,为气势所震。

    而在定瑞身后,还有个熟悉的面孔在追它,不是别人,正是侍奉饲养定瑞的牧司翼翼,然而翼翼却并不能制服它,几次束缚之术都被定瑞挣破。

    冲下山来的定瑞却突然停止下来,它来回踱走,四周搜嗅,各处寻找。

    不好,实在不好,定瑞发现他回来了。

    好说也做过天瑞院的掌院先生,再说他身上怀揣着定瑞的幼角,定瑞发现他回来并不难。不过看定瑞那一身缚具,恐怕它早前就要下山来,却被不明所以的翼翼给束缚了,而今才是终于挣脱。

    不过……定瑞那搜查的样子,好似装模作样。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林苏青可是太熟悉这模样了,狗子每逢心里有盘算时,就是这副样子。

    定瑞假意搜寻了片刻,翼翼观察了片刻,旋即捏诀重新结好缚网套住了定瑞,她翻身上背,驾着定瑞折返回山上去了。

    林苏青心惊肉跳,不禁长出一口气,谢了定瑞。他这一口气被身旁的清幽梦察觉,他亦察觉到清幽梦的轻微一变,遂连忙抚着胸口连连安抚自己道:“吓煞人也,这是什么怪物,居然披一身金光,险些闪瞎了在下的眼睛。”

    “神兽定瑞,一身剧毒,你居然能直视它的神光。”清幽梦冷面侧首来道,一双眸子里尽是猜疑。

    “在下遥远扫过一道金光自山上奔下来,料想正是大家口中惊呼的那头引起骚乱的神兽,单是那一扫就险些瞎了在下眼睛,可不敢多看,何曾敢直视呢,姑娘真是太高看在下了,不敢不敢,委实不敢。”

    不过林苏青心里蓦地一抖,脑子里灵光一闪而过,对了,定瑞……一身剧毒是也的定瑞,却也可以解破天下剧毒的定瑞……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