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第1117章 蔷薇禁曲(27)

    明殊看向关柳弯月的笼子,随后微笑的看向主持人:“我的小点心你们也敢动?谁给你们的胆子?”

    其余人都冲塞西尔来的,突然有个大佬是冲那个人类来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还小点心?

    这个人类是她的?

    主持人看看明殊,又看看柳弯月,弱弱的辩解:“这个……这个人是……是有人送来的。”

    “哦,谁送来的?”

    主持人结结巴巴,冷汗直冒:“我……我不知道,对方没露面。”

    “来路不明的也敢收,你们心很大嘛。”明殊松开苏眠,当着主持人的面打开笼子。

    即便四周是血族,苏眠也站得坦坦荡荡,丝毫没有因为明殊不在,出现慌张的样子。

    他盯着笼子里的柳弯月,眸子眯了又眯。

    挖人墙角的是个妹砸怎么办?

    弄死呢还是弄死呢!

    主持人想阻拦,奈何一对上明殊的含笑的眸子,顿时认怂。

    明殊将柳弯月牵出来,柳弯月身体发软,脸色苍白,咬着唇踉踉跄跄的走出牢笼。

    她身上的味道让她那颗慌乱、不知所措的心脏渐渐安定下来。

    “拿椅子来。”

    主持人:“……”

    大佬要椅子,主持人不执行,旁边也会有血族执行。

    明殊让柳弯月坐下,随后笑眯眯的问她:“谁把你送到这里来的?”

    柳弯月此时聚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还在笼子里的塞西尔。

    柳弯月紧张的捏着手指:“我……我不确定。”

    “没关系,你觉得是谁,就说谁。”明殊轻言细语的安抚:“打错人,不让你负责。”

    柳弯月微微瞪大眼,更不敢乱说。

    “是关莎吧?”

    柳弯月身子一抖,表情煞白如灰,眼底透着惊慌。

    “就知道是她。”明殊看向安德鲁:“安德鲁亲王,上次让你叮嘱你女儿安份一点,你怎么不听呢?”

    安德鲁顶着满头问号:“这关瑞莎什么事?”

    “哦,我没告诉你吗?”明殊笑:“你女儿在人类世界认了别人当父母呢。”

    安德鲁:“……”

    “你胡说八道什么!!”安德鲁暴怒:“我女儿需要认别人当父母?”

    “那就不知道了,看把人家的亲生女儿祸害成什么样。”明殊撑着椅子,歪了下头:“你说,她是不是特别不喜欢你这个父亲,才这么想当别人的女儿?”

    “胡言乱语!”

    安德鲁暴怒。

    他的女儿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真相总是没人相信。”朕说真话总是没人相信,可能是体质问题吧,哎,忧伤。

    【……宿主,你就没想过,是你本身的问题吗?】

    我怎么了?

    【……没怎么,宿主很厉害,宿主加油哦!看好你!】

    明殊:“……”

    别用那么平板的声音卖萌,你根本就萌不起来的好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啊——”

    “拂羽你干什么!”

    “拦住她!”

    舞台上突然混乱起来,明殊毫无征兆的动手,袭击安德鲁。

    安德鲁反应迅速,第一次从明殊手中挣脱开。

    盖恩识趣的退开,将舞台让出来。

    安德鲁带来的血族似乎想抓苏眠,明殊只扫了一眼,便专心的对付安德鲁。

    苏眠身后的男人紧张的看着几个血族围过来,他往舞台中央的笼子看去,塞西尔抓着铁栏杆,紧张的看着他。

    这么混乱,正好去救她。

    男人看看苏眠,这个男生看上去很弱,这么多血族……

    那个叫拂羽的血族,应该不会放任他不管,他来这里,是救塞西尔的。

    “妈的。”

    男人怒骂一声,还是冲向苏眠,撞开第一个伸出锋利爪牙的血族。

    苏眠有些诧异。

    男人手一抖,他拎着黑色琴盒打开,他迅速从里面拿出两把枪,对着旁边的血族就是一枪。

    血族被打中,顷刻间灰飞烟灭。

    苏眠手中被塞了一把枪,男人问他会不会开枪,苏眠点头,有练习过射击,不过……

    和真正的枪,应该有所不同吧?

    更何况这还是对付血族的枪。

    苏眠拿着枪发了两秒的呆,被男人一撞才回过神,迅速扫一眼男人开枪的姿势,掌握要领。

    砰——

    两人配合很好,四周的血族几乎被放倒。

    瘫在边缘的小兽,翻个身继续瘫,反正用不着它。

    丑八怪两脚兽它才不想保护。

    就知道跟它争宠!

    哼!

    “别过来哦。”明殊挟持住安德鲁,动手的血族顿时忌惮起来。

    围攻苏眠和男人的血族也纷纷停下。

    “拂羽你跟我作对想过后果吗?”安德鲁虽然愤怒,但还算镇定,打算跟明殊讲讲家族效应。

    “后果是什么果,好吃吗?”

    “……”安德鲁深呼吸,吐气,再深呼吸:“你就算杀了我,也会受到整个安德鲁家族的追杀,你以后都会活在追杀中,你觉得划算吗?”

    明殊轻笑:“你们杜兰特家族就没想造反的?我扶持一下不就好了,怎么会被追杀呢。”

    安德鲁:“……”

    安德鲁的威胁不见成效,反而把自己给气炸了。

    “别怕,我不想对你做什么。”明殊清脆的声音传遍整个舞台:“我只是想和你女儿约个会。”

    安德鲁眸底涌出一股怒火:“你想对瑞莎干什么?”

    明殊偏头:“她动我的小点心,你说呢?”

    安德鲁看向煞白着脸的柳弯月。

    “你说她是瑞莎送来的,那就是瑞莎干的,证据呢?”

    “不需要啊。”

    “???”

    明殊笑容加深,眸子里仿佛漾着无数的波光,熠熠生辉:“我说是,那就是。”

    安德鲁气得发抖:“你……”

    明殊看向观众席:“瑞莎你再不出来,我可就对你父亲动手了。”

    安德鲁也跟着看过去,观众席的血族们左右环顾,但没人站出来。

    “瑞莎怎么可能在这里……啊……”

    安德鲁惨叫一声,身子矮了半截,因为被明殊拽着,才没摔倒在地。

    “拂羽你住手!”

    观众席靠后的位置,娇呵声响起,瑞莎拉开兜帽站起来。

    “瑞莎……”

    安德鲁没想到自己女儿真的在,脸上写满疑惑。

    瑞莎从观众席走上舞台,美眸怒瞪:“拂羽,放开我父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