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第1095章 蔷薇禁曲(5)

    楚越越听越奇怪,关莎和她有什么关系?上次她似乎……

    但是关莎说不认识她。

    楚越觉得明殊还是针对自己,毕竟自己和她都是血族。

    “拂羽,你有事冲我来!”

    明殊摇头:“不行啊,你不符合标准。”

    楚越:“……”什么标准?

    明殊眉毛一扬,瞅着紧张兮兮的关莎:“我跟你说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楚越不知道明殊要做什么,古里古怪的。

    “什么秘密?”

    关莎脸色煞白,她拉着楚越的胳膊,小声道:“楚越,我没事,我们走吧。”

    楚越见关莎苍白着脸,身上又湿漉漉的,看上去可怜极了,顿时没什么听秘密的心情,带着关莎要离开。

    明殊在后面喊:“楚越,你身边这位小可爱叫瑞莎哦。瑞莎·杜兰特。”

    如果瑞莎这个名字楚越不太记得,但是杜兰特这个姓氏,他并不陌生。

    楚越正准备回头,关莎突然晕倒,软在他怀里。

    楚越压住心中的疑惑,将关莎拦腰抱起,大步离开。

    教室里,桐叶刚回过神一般:“你刚才说那个关莎是谁?”

    “瑞莎。”

    “杜兰特家里的那个小女儿?”桐叶一脸你开玩笑的表情:“她是个人类。”

    明殊认真的思考片刻:“变异了吧。”

    “……”

    变你大爷的异啊!

    虽然他是在那位很小的时候见过,但是他可记得,那位真真切切是个血族。

    桐叶盯着明殊:“你刚才为什么想那么久才回答?”

    明殊眨巴下眼:“这样显得我回答很郑重,不是瞎编。”

    “所以你还是瞎编的?”

    “我认真编的。”

    “……”怎么比以前还恶劣了。

    桐叶揪心的看两眼明殊,后者趴在桌子上,咬着吸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吸得欢快……

    心脏有点痛。

    其余同学更懵逼,瑞莎·杜兰特是谁?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感觉没太看明白。

    -

    楚越带关莎去医务室,医生看过离开后,关莎幽幽转醒。

    “感觉如何?”楚越扶着她。

    “没事,就是有点冷。”关莎虚弱的靠过去,楚越身体绷紧几分,随后才环着她。

    关莎先发制人:“越,瑞莎是谁?是你……以前的……朋友吗?”

    她身上压制自己血脉的东西,就算是楚越也发现不了她是血族。

    现在想想,是她太紧张了。

    关莎虽然后悔当时自己的反应,但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只能尽快打消楚越的疑惑。

    楚越眸光幽深,他捏着关莎手腕,静默不语。

    她身上没有血族的气息。

    她是个人类……

    良久才道:“她叫的是你,应该我问你。”

    “我?”关莎表情诧异,语气和肢体也十分到位:“我不认识什么瑞莎啊,我以为是你认识,那个叫拂羽的是不是认错人了?”

    关莎咬了下唇:“上次她也这么叫过我,我跟你说过,我都没听过这个名字,是不是,我长得和这个叫瑞莎的很像?”

    楚越盯着关莎半晌,似乎想从她身上看出她是否说谎的痕迹。

    但关莎的演技很好,楚越什么都没看出来。

    “她应该只是针对我,你别乱想。”

    “那你告诉我,瑞莎是谁?”关莎是完全把瑞莎当成另外一个人,她现在是关莎,不是什么瑞莎。

    “不熟。”楚越道:“不过我认识她父亲。”

    瑞莎的父亲和他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很差。

    拂羽这么做,是想挑拨的话……那就说得过去。

    关莎又是一阵确认,楚越保证他和那个瑞莎什么关系都没有,关莎从他语气里听出他对瑞莎的漠然,心中微微不太好受。

    她始终顶着别人的身份。

    如果她重生回来早一点,在真正的关莎还没救他之前,哪里还用这么麻烦……

    看来还是得赶快将真正的关莎赶出去,还有那个拂羽……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一切阻挡她和楚越在一起的,都要铲除掉。

    关莎对着楚越撒娇:“越,我想喝水。”

    楚越顺势松开她:“我去买。”

    楚越一走,关莎立即摸出手机翻短信。

    可是当她看到对方回复的短信,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拂羽。

    怎么会是她?

    她为什么要帮柳弯月?她和柳弯月什么关系?今天的事,是她帮柳弯月报复自己?

    还是她有其它的阴谋?

    关莎快速打字。

    ——确定吗?

    ——就是她,我们不会看错。她把我们都打了,你之前可没说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损失费怎么算?

    关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给对方转了钱,打发掉她们。

    反正她们是线上交易,就算查也查不到她这里。

    她得想想……

    接下来该怎么办。

    柳弯月好对付,那个叫拂羽……

    她是血族,还是大部分血族不想招惹的疯子,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招惹她,给自己添麻烦。

    但是现在不行,她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

    楚越离开医务室,有点心不在焉走着。

    迎面撞来一个人都没注意,女生手里抱着东西,被他一撞,直接从楼梯滚了下去。

    好在不高,没摔出问题。

    楚越还没出声,那个女生先道歉:“对不起。”

    女生身上的衬衣脏兮兮,衣袖上的扣子还掉了,露出斑驳着血痕的手腕。

    楚越闻到了香甜的味道。

    他看向女生,女生自顾自的捡着地上的东西,鬼使神差的,楚越蹲下身子帮她捡。

    现在已经开始上课,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学生。

    楚越将东西递给女生,女生没有抬头,迅速接过:“谢谢。”

    楚越皱眉,似乎有点奇怪自己的行为,他也没吭声,错开女生离开。

    等他回头,刚才那个看上去犹如惊弓之鸟的女生,已经不见了。

    楚越在医务室陪了关莎一天,虽然现在学校禁制早恋,可楚越身份尊贵,学校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

    柳弯月提心吊胆一整天,之前一直找她麻烦的那几个女生都没出现——虽然她依然过得不算顺利。

    “柳弯月麻烦你帮我做下值日哦。”

    今天不该她做值日。

    但是班上的值日生,最近一个月都是她……

    柳弯月知道自己反驳,只会得来更多的嘲讽。

    她要努力学习,努力出人头地!

    “自己的事自己不知道做?”

    清脆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那个叫柳弯月的同学,正退回教室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