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8.第968章 盟主赐教(13)

    明殊这话一出,众人大约是想拿刀砍死她。

    这是个假盟主吧?

    一定是假盟主!

    哪里有接二连三帮着魔教说话的?

    盟主不作为,其余和魔教有仇的门派就坐不住,其中两人直接飞身上台,拔出武器,攻向帷帽男。

    帷帽男冷哼一声,刚和卓公子打完,对上两人,丝毫不露破绽。

    “啊……”

    “噗……”

    两人同时从台上掉下来。

    “哼,还有谁?”帷帽男手心向上:“都一起来。”

    “魔头!吃老子一拳!”

    接二连三的人飞上擂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围攻帷帽男。

    明殊咔嚓咔嚓的啃着黄瓜,对着飞虎门门主道:“你们也太不讲理了,人家就是来打个擂台,你们好好打不就行了,还围攻,这下输了,脸都没地儿放。”

    飞虎门门主:“……”怎么不讲理了。

    那可是魔教的魔头。

    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害得别人家破人亡的魔头。

    “这种人不除,江湖何以安宁?”

    飞虎门旁边的一位冷哼一声。

    明殊:“江湖不鸡飞狗跳,叫什么江湖,改叫养老院得了。”

    那人拍案而起:“盟主!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武林盟主,几次三番帮着魔教说话,你想干什么?”

    明殊歪头看着他,语调清脆:“你要当吗?让给你。”

    那人:“……”

    飞虎门门主:“……”

    小女孩的思维真的不懂。

    那人瞅瞅明殊的年纪,估计也是被她的年纪给打败了。

    这个年纪,还是个姑娘,你能期望她有什么野心?

    他女儿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

    “小心——”

    惊叫划破混乱的杂音,几枚暗器朝着他们这边疾射而来。

    明殊手掌抵着前面的桌子,往前一掀,打掉几枚暗器。

    然而接二连三的暗器袭来,桌子四分五裂。

    明殊整个人跃起,下一秒又生生的止住,就是她顿住的那一下,一枚暗器打入她肩头。

    明殊身体被带着往后,容离接住她,眼里满是惊慌:“盟……盟主。”

    “盟主!”包子也冲了过来,拿武器挡住不间断的暗器:“快带盟主走。”

    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容离一眼。

    祸害!

    刚才盟主明明可以避开,如果不是盟主挡的那一下,现在躺下的就是容离。

    容离吓得不轻,想扶着明殊撤。

    明殊拂开他的手,自己站稳,她偏头看一眼肩头的伤,面不改色的伸手拔出来。

    暗器许是染了毒,肩膀有点麻木。

    嗖嗖嗖——

    又是几枚暗器射来,明殊胳膊麻,反应略慢,拉着容离往旁边闪。

    但还是有一枚暗器擦着容离脖子过去,截断一缕青丝,白皙的脖颈,渗出一丝血迹。

    透着不正常的暗沉。

    明殊眸子一暗,俯身过去。

    容离被扑个正着,接着脖子上一热,体内的血正快速流动。

    “盟、盟主?”容离双手举在空中,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明殊吐掉血,指尖压了压,出来的血呈正常的红色。

    只是擦一下,暗器上的毒应该不会渗太深。

    明殊随手擦了下嘴角,握着容离的肩,看向不远处的混乱。

    暗器辐射面积很大,他们这边的人都遭了秧,没感觉到针对性,也不知道是冲谁来的。

    明殊舌尖扫过下唇,目光定格在混乱的擂台那方,唇角缓缓翘起。

    “盟主!”

    包子一转头,就见明殊抢了旁边一人的剑,朝着擂台那边跃了过去。

    “看着他,其余人跟我过去。”包子恨恨的吩咐两人护着容离,带着剩下的人,混入大乱斗的战圈。

    暗器是从这群人中发出来的,不知道是谁没关系。

    那就一起打。

    于是众人就发现他们的盟主,无差别的攻击。

    他们心底极为不屑的盟主,此时却让人望而生畏。

    倒不是她招式厉害,而是气势……

    -

    明殊扔掉手里的剑,踩着满地‘尸体’走下擂台。

    远处是呆住的江湖豪杰。

    刚才……

    发生了什么?

    明殊往擂台的台阶上一坐,微微喘气。

    “盟主……”容离扑了过来,声音发抖:“你怎么样?”

    “有点饿。”明殊声音有气无力。

    容离慌忙从袖子里摸出两个包子。

    明殊接过包子,吃得略慢。

    容离比她还紧张:“盟主……你受伤了。”

    “啊。”明殊看看自己身上的血:“是啊。”

    “你受伤了。”容离提高音调。

    “我知道,那么大声干嘛。”

    容离本就通红的眼睛,突然泪花泛滥。

    明殊:“……”

    她最烦两件事。

    没零食。

    祁御哭。

    容离哭得无声无息,眼泪打湿睫羽,顺着他略白的小脸,从下巴滴落。

    少年年纪本就不大,此时哭起来,一点也不会觉得他娘气,只会让人心疼。

    液体落在明殊手背上。

    她手指颤了颤,抬手将人按进怀里,吩咐跑过来的包子:“把这些人都绑起来,一个一个的审,直到审出发暗器的人。”

    “是……”包子应一声:“盟主,您的伤,先处理一下吧?”

    “准备个房间吧。”

    “是。”

    “扶我起来啊。”明殊贴近容离。

    容离闷闷的应一声,从她怀里爬起来,小心的扶着她。

    明殊进房间后,将染血的外套脱掉。

    她左边肩膀,乃至于整条胳膊都是麻木的,没办法动弹。

    容离看着明殊:“我去请大夫。”

    明殊拉住他:“不用了,你给我上药就成。”

    容离愣了一下。

    “可是那暗器有毒……”

    “嗯。”明殊拉下衣领,露出肩膀上的伤口。

    容离视线唰的一下移开。

    下一秒又移回去,“这么严重,不行,我得去请大夫。”

    容离说得就要往外走。

    “你想别人看,就去。”

    容离步子一僵。

    “过来,清理一下,上药。”

    容离在去叫大夫,和回去之间犹疑。

    正巧包子派人送来热水,容离端着热水回来。

    他拧了帕子,小心的擦干净她伤口周边的血迹。

    容离突然俯身,热气洒在伤口四周,一阵阵的发烫。

    “干什么?”明殊抬手挡他。

    容离道:“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明殊嘴角一抽:“刚才飞虎门门主已经给了我解药。”

    这只是普通的毒,普通的解毒丹就可以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