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第680章 轻若程归(27)

    明殊的婚礼是镇里百姓见过最声势浩大的一场婚礼。

    许多他们没见过的东西,在这场婚礼上都见识到了。

    婚礼的热度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明殊不管在哪家馆子吃饭,都会被围观一下。

    好歹是郡主啊!

    虽然这郡主有点仗势欺人……

    秦玲的酒楼没多久就开了业,柳心悦可能没想到秦玲会开酒楼,她筹备了一家胭脂店,结果发现秦玲压根没开。

    可把柳心悦气坏了。

    你能想象那种,你铆足劲想和人家比身高,结果人家跟你比美貌的场景吗?

    柳心悦转到酒楼附近,此时酒楼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酒楼是按照明殊的思路走的,每道菜都是限量提供,先到先得,不过价格略高。

    一开始是有点钱的人抱着猎奇的心理进去,但是很快就被秦玲的厨艺笼络。

    去一次可吃不完酒楼的所有菜,而且每道菜只能点一次,这就吊足了顾客的胃口,让他们念念不忘。

    虽然规定奇葩了点,但胜在好吃,口碑渐渐打了出去,酒楼的生意是一天好过一天。

    秦玲累得够呛,但能赚钱,让秦父和秦母都过上好日子,她也要咬牙坚持。

    明殊这边就过得很舒坦了,不过很快她就舒坦不下去了。

    “夫人,酒楼那边出事了。”阿绿打断明殊和零食相亲相爱。

    后者不太情愿的抬起头,“怎么了?又死人了?”

    那副没死人不要打扰我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阿绿噎了下,道:“有人吃了酒楼的东西,身上出现红疹,说是酒楼的东西不干净。”

    -

    酒楼门前里里外外围着百姓,对着酒楼里面指指点点,此时酒楼中,秦玲正和来闹事的人解释。

    然而对方嗓门极大,压着秦玲的声音。

    “报官,必须报官,你这样的黑心店铺谁还敢来,你看看我相公,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你们这些奸商,良心都被够吃了……”

    “必须让官府将你们封了,别再祸害别人!!”

    对方激烈的发表着演讲,秦玲每次说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截断,全场的主导权都在对方手上。

    “把她带去见周大人!”

    对方说着要动手,想要将秦玲带走。

    就在他们抓着秦玲的时候,旁边突然多出一只手,抓着对面狠狠的一拧,惨叫声在酒楼中回响。

    那人的身体犹如破麻袋一般被拎起,再砸下。

    哐当——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男人冷冽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只见一黑衣男子将秦玲半搂着,神情冷厉的看着闹事的人。

    明殊赶到的时候,闹剧已经结束。那几个人被男子打了出去,店里被砸得差不多,伙计们神情低落的收拾惨剧。

    秦玲坐在凳子上,男子站在她旁边陪着。

    明殊打量男子两眼,男子也同样在打量明殊,随后目光落在程归身上,眸子顿时一凝,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程归只是跟明殊来的,对男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撑着纨绔的架子,斜睨他一眼便拽拽的移开视线。

    男子有些狐疑,他没认出自己,还是……

    不过对方不抓着自己不放,这是一件好事。

    男子看向秦玲,“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必须要找幕后主使人。”

    秦玲正可怜巴巴的瞧着明殊,听见男子的话,她脸色微变,“……为什么有人要这么整我?”

    “你生意不错,同行搞鬼的可能性比较大。”男子道。

    明殊笑了下。

    “你笑什么?”他记得这个女人,上次就是她,拽着秦玲跑的。

    “没什么。”

    “……”笑得那么明显,还没什么?

    明殊不理男人怪异的视线,找把椅子给程归这个纨绔坐,然后自己去后面端了一些甜品出来,“今天来闹事的人认识吗?”

    “不……不认识。”秦玲摇头,“以前没见过。”

    “肯定是镇子上的人,找人打听一下。”明殊道。

    “你想做什么?”男人皱眉。

    秦玲还红着眼眶,弱弱的应,“应该不难,我让伙计去打听一下。”

    明殊唔了一声,“晚饭吃什么?”

    秦玲刚才还乱糟糟的心情,此时竟然奇异的平静下来,乖巧的问:“今天闹这么一出,也不能营业了,厨房剩了不少东西,你想吃什么?”

    明殊啪啪的报一堆菜名。

    两人就这么携手去了后厨。

    男人:“……”不是,为什么他说话没人听?

    这事就完了?

    不解决吗?

    程归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傻眼了吧,哈哈哈,总算不是老子一个人受这样的罪。

    “阿绿。”程归叫一声,“去查一下谁干的。”

    “是,公子。”阿绿带着人退下,酒楼里的陡然间安静下来。

    男子微微一顿,到底是开了口,“久闻程世子大名。”

    “你听到的怕不是什么好话吧?”他这身体的名声可不算好。

    男子:“……”这话还怎么接?

    程归坐得很随意,“你说,我要是抓住你,陛下会赏我什么?”

    男子往门口看一眼,似乎很肯定,“程世子若真想抓我,何必支开那些人。”

    程归扯了下嘴角,“抓你用不着他们。”

    两人看上去没有任何锋芒,实则各自戒备着,防止对方突然动手。

    “程世子想如何?”他真想抓自己,何必这么跟他废话?

    程·纨绔·归:“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这里……”怎么会是你的地盘?

    “陛下刚封赏给明慧郡主的封地。”程归一点也不客气,“我是她夫君,理所当然,这是我的地盘。我不管你和陛下有什么恩怨,我不希望你牵扯到她。”

    男子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我只是路过,很快就会离开。”

    “那最好,我可不想有人打小报告,说我这里出现叛军头领。”程归吊儿郎当的笑,“现在,请离开吧。”

    男子不太放心秦玲,但程归的逐客令看似随意,却十分强硬,他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确实不能和秦玲接触太多。

    男子抱拳,“告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