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第671章 轻若程归(18)

    “轻轻你说刚才那个人是谁?我以前只在电……戏文里面见过这种场景,当时吓死我了,我以为自己要死了,他唰唰两下,就这样,将人给打飞了,可厉害了。”

    秦玲见明殊没什么反应,她顿了顿,“轻轻,你好像也很厉害,你学过武功?”

    之前她脑子都是懵的,现在仔细回想,当时他们冲出去那个人就倒下了,肯定是她做的。

    “打个人没问题。”

    秦玲眨眼,“那你会飞吗?”

    明殊啧一声,“我又不是鸟人。”

    秦玲继续眨眼,求知欲很旺盛,“不是有轻功吗?之前那个人就会飞,感觉特别厉害。”

    明殊呵呵,“你想回去体验,我送你呀。”

    秦玲赶紧摇头,“别别别,我都吓死了,长这么大,我还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秦玲才真实体验到古代生活。

    没有严谨的法律体系,杀了人,只要当场跑掉,衙门就算查出是谁干的,也不一定抓得到。

    好想回家。

    想到这里秦玲情绪有点低落。

    一时间两人没了话语。

    “柳姑娘,秦姑娘,带你们一程?”低调奢华的马车忽地停在他们旁边,帘子掀开,露出程归那张纨绔脸。

    之前秦玲被程归拦着逼问的事还记忆犹新,此时看到程归,秦玲有点怕怕的往后躲了躲。

    程归见明殊继续往前走,开始加砝码,“刚才我在德知楼买了一些点心,给柳姑娘当夜宵。”

    明殊瞬间转身,美貌丫鬟扶着她上了马车。

    秦玲:“……”节操呢!为了吃你就这么出卖自己?!

    秦玲可不想一个人回去,她也只好上了马车,马车启程,慢悠悠的往云里村的方向去。

    程归将点心摆到明殊面前,“我特意让德知楼现做的,还是热的,柳姑娘尝尝。”

    明殊试了一块,味道确实不错。

    “刚才柳姑娘可真让我好找。”他就转个身的功夫,她就跑了。

    MMP气死他了。

    “你不也找到了吗?”明殊唔一声。

    “证明我和柳姑娘是天定缘分。”程归给明殊倒一杯水,“喝点水,别噎着。”

    秦玲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程归对明殊确实很照顾,而且他眼神很正常,并不像纨绔看到美貌姑娘那种邪念。

    秦玲摇摇头,缩在一边当装饰品。

    “吁……”

    马车突然停下,车内微微晃动。

    “公子,是柳心悦姑娘。”外面响起美貌丫鬟的禀报声。

    程归掀开帘子往外瞧,只见柳心悦站在不远处,见程归露出脸,她立即扬起笑,“程公子,我和丫鬟走散了,天这么晚了,能不能麻烦程公子带我回去?”

    程归眸色微暗,吩咐旁边的美貌丫鬟,“阿绿,送柳姑娘一程。”

    被称为阿绿的美貌丫鬟微微福身,“领命。”

    明殊注意到丫鬟说的词不对,伸手按住程归,“你想干什么?”

    又想欺负朕的零食兑换券!!

    女孩子的手搭在他手背上,细腻的肌肤,让他想捏在手里好好把玩一番。

    可她的话却有点不友善……

    “柳姑娘吃醋了?”程归覆上明殊的手,“放心,我只对你好。”

    “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明殊撤回手,示意他自己选。

    程归眉头微蹙,视线不着痕迹将明殊和柳心悦扫两遍,“送柳心悦回柳府。”

    “是。”

    柳心悦没想到程归压根不让自己上马车,而且她好像看到马车里还坐着人……是谁,柳轻那个贱人吗?

    作为京城来的世家公子,怎么会如此没礼貌,肯定是柳轻那个贱人撺掇的。

    “柳姑娘,给您备了马车,这边请。”阿绿笑容得体。

    柳心悦看着后面的一辆马车,虽然没有跟程归一辆马车,但好歹也是他吩咐人准备的。

    柳心悦上了马车,一路上都在思考怎么才能让程归对自己另眼相看。

    她之前也想过靠发家致富,可这条路太累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

    马车一开始还很平稳,可随后马车便颠簸起来,柳心悦奇怪,云里村到镇子上的路没有这么颠簸。

    她掀开帘子往外面瞧,外面一片黑暗,都是差不多的林子,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

    “吁……”

    马车突然停下,阿绿跳下马车。

    “为什么不走了?”柳心悦看向阿绿。

    阿绿福了福身,“柳姑娘,公子让我警告您,不要有非分之想,今天只是个教训,下次可能就是命了。请柳姑娘下车。”

    柳心悦瞳孔瞪大,震惊的看着阿绿。

    她被马夫连拖带拽的扔下马车,阿绿依然冲她福了福身,礼数周全,随后跳上马车离开。

    “你们回来……”柳心悦回过神,追着马车跑,“你们不能把我丢在这里,你们回来。”

    明殊说不能少一根头发丝,程归就将她扔在荒郊野外,晚上的温度,冻出个风寒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

    万一风寒感染,无药可治,那就皆大欢喜了。

    明殊完全没想到程归会干得出这种事。

    当然,就算知道了,她也只能说小妖精还真就干得出来。

    -

    明殊先送秦玲回去,之后才回柳府,程归本来想送明殊回房,却被管家叫住,说是柳老爷请他。

    一进房间明殊就察觉出不对劲,房间被人翻过。

    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她的东西都收在小兽空间里,所以来找东西的,肯定是找原主的……

    能让人觊觎的,那只有那枚可以代表身份的信物。

    当初那个信物柳父是要拿走的,可也就是那么奇怪,只要东西一离开原主,原主就会哭闹不止。柳父见也不是特别值钱的物件,他已经得了那么多东西,为了让原主不哭闹,便将东西留给原主。

    之后原主就一直戴着,但是前不久绳子断了,原主没来得及找绳子修好,就换成了她。

    明殊打开衣柜,从最底下翻出一个小箱子,这里面都是原主自己的东西,绳子断了后,她就将东西收在这里面。

    可现在东西不见了。

    明殊伸手摸了摸袖子,里面的小兽翻个滚,她猛地将盒子合上。

    好戏要开场了呀!

    朕用什么姿势拉仇恨值比较好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