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第497章 暗夜王冠(24)

    老子今天就要看看,她到底是真不在乎,还是装的。

    明殊镇定的吃着爆米花,没回答阎湛,无光十色的光芒在她眼底晃过,完全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阎湛气得磨牙,心底却沉了几分,她这表现,是真不在乎了……

    阎湛看向那三个小姐姐,压低声音,“过来。”

    三个小姐姐立即往那边过去,一个卷发小姐姐抢到阎湛身边的位置,小兽立即搭在阎湛胳膊上,眼带秋波,楚楚动人的抛着媚眼。

    明殊斜睨着那个小姐姐,神情有些似笑非笑,“要不要我给你腾个位置?”

    卷发小姐姐一个劲的往阎湛身上凑,明殊眸光有些冷,不过光线阻挡,阎湛并没发现,他只看到明殊脸上的笑容,刺眼得很。

    阎湛松开她,“那就麻烦温小姐。”

    明殊笑了下,起身坐到另一边,抱着爆米花慢悠悠的吃着。

    阎湛怀里一空,他顿时觉得像失去了什么,想要把人捞回来,可明殊走得快,他没拉住,只能不动声色的收回手。

    明殊一走,另外一个小姐姐立即霸占她的位置。

    阎湛没有左拥右抱,他心底有点虚。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在虚什么。

    但总觉得他要是敢动手,今天可能走不出这里。

    小姐姐们却没阎湛那么多的顾虑,嗲声嗲气的使劲往他身上贴。

    她们身上浓郁的香味让阎湛有些难受。

    他喜欢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气。

    阎湛有些烦闷的拿着酒杯喝酒,小姐姐们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顺着转移战线,陪阎湛喝酒,客人的喜好,就是她们的喜好。

    明殊低头发着短信,阎湛看好几次,她都是抿着唇角,笑盈盈的看着手机屏幕,对他干什么一点也不在意。

    算她有种!

    阎湛拂开缠着自己的小姐姐,“出……”

    “举起手来!”

    拿着枪的武装人员踹开房门,大吼一声。

    明殊收起手机,望向阎湛,先举着手站起来。

    -

    警局。

    阎湛和明殊各坐一边,绿毛和夏闲正和人交涉。等绿毛回来,表示可以走了,明殊起身离开,没有丝毫停留。

    阎湛慢一步,夏闲走到他旁边,压低声音,“阎爷,您和温小姐玩什么?”

    把自个都玩儿进警局了!

    丢脸不丢脸!

    玩儿什么?

    老子怎么知道她玩儿什么?!说报警就报警,她有病吗?!

    冷静,不和蛇精病计较。

    老子没错,是她逼老子的!

    警局外,阎湛没看到明殊,他神色更难看,坐上夏闲的车子。

    “阎爷,咱们回江州吗?”那边的事还没解决,突然跑到这边来,万一让人钻了空子,可就前功尽弃。

    “嗯……”

    夏闲松口气,吩咐大家往机场去。

    然而车子开到半道上被人劫了。

    前面的路几乎被堵死了,明殊靠在一辆车上,没有吃东西,笑容很淡,淡得几乎快要看不到。

    阎湛推开车门下来,隔着黑暗和车灯望着她。

    他听她道:“带回去。”

    “阎爷?”夏闲有点懵,这是玩儿什么!!

    这么大的架势,他们人少,干不过啊!!

    “你先回江州,收尾你自己看着办。”阎湛吩咐夏闲。

    在那边的人过来‘请’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反抗便跟着走了。

    “阎爷!”

    夏闲整个人都不好了,阎爷被劫了!!

    -

    车子停在一处他资料里没有的别墅前,明殊没和他坐一辆车,或者说,他根本没看到她。

    绿毛笑眯眯的请他进去,内心其实怕得要死,这特娘的是阎王啊!!

    大小姐竟然把人给截回来了。

    “阎爷在里面休息,二楼是卧室,已经收拾干净,三楼是休闲的地方。”

    绿毛说完,退出别墅,将大门关上,拍着胸口大喘气。

    吓死他了。

    赶紧给老爷子打报告,大小姐把阎王给截了,还关了起来,不知道想干什么!

    别墅里,阎湛试着开门,发现门被锁死了。

    他有点懵。

    她想干什么?

    所有的窗户都被锁住了,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出去的地方。

    阎湛:“……”完了,把自己给作死了。

    阎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耳边是滴滴答答的声音,每一声都像是敲在他心尖上,他精神紧张,但之前喝了不少酒,阎湛有些撑不住,破罐破摔的上楼睡觉。

    昏昏沉沉间,阎湛感觉有人在亲他。

    身上有些重,胸口被压着快要喘不过气。

    他微微张开嘴,舌尖便顺势滑了进来,他意识清晰几分,看清身上的人。

    心底深处猛地爆发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渴望和熟悉。

    她……

    “温……唔……”

    明殊扯开他的衣服,阎湛脑子还是有些晕,此时被亲得更是没办法思考,他感觉自己陷进一团软软的棉花里,随着她的亲吻眩晕不已。

    阎湛想要翻身,却被身上的人压得死死的。

    她一路撩火,却怎么都不让他舒缓片刻。

    明殊压着他手腕,居高临下的俯视他,阎湛难受得快炸了,可她就是不让他动。

    这种折磨让他几乎快要绝望。

    她微微俯身,声音有些低,“阎湛,今天的事,你还敢做吗?”

    “不敢了。”阎湛吱唔一声,“我错了,我好难受。”

    “记住你说的话,再有下次……”明殊稳住他的唇,身子沉了沉,阎湛浑身一颤,嘴里溢出低沉的哼声,“我亲自送你一程。”

    房间里满是暧昧的声音,主导权却一直掌握在明殊手上,阎湛试了几次,没反抗过,只好放弃。

    这就是惩罚……

    他脑中莫名的闪过这个词。

    虽然这个惩罚并不算严重,但是真的好难受,比她揍自己还要折磨人,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

    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

    明殊翻身下去洗澡,阎湛趴在床上,默默抓狂,他到底哪根筋抽了,非得去挑战她的底线。

    嗯……

    等等,她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她还是在乎他的?

    这么一想,阎湛心里总算得到一点安慰。

    就知道老子这么帅,她怎么可能会不在乎老子。

    哈哈哈哈好好哈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