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第471章 仙尊别恙(36)

    明殊一直知道他身上的人也会发狠,可是这股狠劲用在她身上,明殊还是有点招架不住。

    她好饿。

    能不能吃饱再做。

    想念安静不会反抗的零食。

    玉徽亲了亲明殊的嘴角,冰冰凉凉的东西喂了进来,明殊眸子顿时亮了亮,那瞬间就像是漆黑星河,突然群星闪烁。

    玉徽就知道她在想吃的。

    故意又卷了回去,明殊饿得不行,自然不肯松口。

    “师父,配合我一下,先喂饱我,我一会儿给师父找好吃的。”玉徽哄她。

    “我饿。”她眼底仿佛流露着委屈。

    玉徽有些郁闷,忍着身体不适,结束这次交流,帮明殊穿好衣服,又磨磨蹭蹭的亲好一会儿。

    在明殊饿得想打人的时候,玉徽总算收拾好,带着她随便落在一座城里。

    明殊直奔酒楼,连菜都不用点了,直接上招牌,一桌。

    “以后这种体力活少让我做。”明殊特严肃的警告玉徽。

    MMP这小妖精看着可口,越吃越饿。

    想饿死朕继承朕的零食,没门!

    “师父,明明都是我在动,你怎么不讲理啊。”玉徽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凑到明殊旁边,“师父,我厉害吗?”

    “你要脸吗?”明殊拿筷子敲他。

    “送给师父。”这话题是你先提的,你都不要脸,老子要什么脸。

    “那我要剥下来。”

    “……”

    蛇精病你牛逼!

    老子惹不起。

    玉徽看着明殊吃东西,嘴角忍不住弯了弯,“师父,喂我。”

    “三岁小孩都知道自己吃,你不吃最好,都留给我。”明殊护着碗,不理会作妖的玉徽。

    玉徽笑容完维持不住。

    别人家的师父生怕徒弟饿着,她可倒好,生怕徒弟饿不死。

    “讨厌。”娇滴滴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玉徽转头看去,只见一姑娘面色含春,娇羞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而男子正悉心的喂她吃东西。

    看看!!

    这才是正确的相处方式。

    导演!能退货吗?

    玉徽眸子转了转,“师父,不然我喂你吧?”

    “不要。”

    拒绝得非常迅速,且非常坚定。

    玉徽:“……”

    等明殊吃完东西,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她捧着一杯茶小口小口的喝着,目光落在外面的天幕中。

    玉徽又是一阵气闷,“你又在想那个谢初阳。”

    “你醋劲怎么那么大?”明殊放下茶杯,语气含笑,“你真那么大醋劲,怎么之前人家邀请你打架的时候,你不应下?”

    玉徽气鼓鼓的,“他想骗我把你让给他,没门。”

    明殊拆台,“我本来就不是你的。”

    玉徽觉得她不认账,很正常,没什么好奇怪,对,不奇怪,她本来就是这么渣,一点也不奇怪。

    MMP……老子掐死她。

    当然玉徽没掐死明殊,他负气走了。

    明殊看着他背影,笑得开心,炸毛的样子果然好……明殊突然愣了下,快速追出去,见玉徽走在街道上,她几步追上去,牵住他的手。

    玉徽看她,举着两人交握的手,“师父不是说不是我的,现在这是做什么?”

    “牵你一下怎么了,你全身上下我哪儿没摸过?”明殊笑吟吟的怼回去,“要不给你点钱?”

    玉徽:“……”谁要你的臭钱!

    玉徽哼一声,牵着她往前走,晚上的街市也挺热闹。

    “师父,你还回仙界吗?”

    “回啊。”还要那么多仇恨值等着朕,当然回。

    玉徽不说话了。

    明殊望着街边的小吃,心早就飞了,要不是怕玉徽出什么事,她都想松开他去寻找真爱。

    等明殊吃完一条街,才心满意足的找地方休息。

    “师父,你吃饱了吧?”玉徽只要了一间房,一进门,就把明殊摁在房门上。

    明殊不假思索的回答,“我还能吃。”

    放开朕,朕还能大战三百回合。

    玉徽一边脱她衣服,一边亲她,暧昧的道:“我喂师父。”

    -

    明殊被折腾一晚上,精神倒是不错,她扭头就看到正盯着她看的人,黑眸里满是柔色,带着浅浅的爱意。

    明殊愣了下,张了张嘴,“早。”

    “师父早。”

    后面的话便被他堵在嘴边。

    明殊被亲得气喘吁吁,面色绯红,偏生罪魁祸首还暧昧的问她,“师父喜欢我吗?”

    明殊摇头,挣扎着要起来。

    昨晚他不知道问了她多少遍,以为她会在那种时候失去理智,天真!

    喜欢你也不会告诉你啊,二百五,放开朕!!

    玉徽将她禁锢在怀里,“那师父喜欢我亲你吗?”

    “还行。”明殊点头,“比外面那些人技术好。”

    外面……那些人……技术好……

    她在外面还养了小白脸?

    MMP都是谁!!

    玉徽就愣神这会儿,明殊已经起床,慢悠悠的开始穿衣服。

    “师父,给我穿衣服。”

    玉徽坐在床边,眸光幽幽的看着她。

    明殊想了想,不是抢零食。

    “自己没手吗?”她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衣服,抖了抖,嫌弃不已,“我是你师父,不是你丫鬟。”

    “师父现在还是我媳妇。”玉徽扬了扬唇。

    “呵。”

    玉徽:“……”笑那么阴阳怪气的干什么?她难道不是自己媳妇吗?老子又没说错。

    “我发现你真的是有病。”明殊一边给他穿衣服,一边下结论。

    废话,没病能喜欢你这个蛇精病?

    啊呸呸呸呸!!

    谁喜欢她。

    老子才不喜欢她!

    都是为了任务他才屈服的。

    任务万岁!

    “师父要帮我治治吗?”玉徽面上保持平静。

    “怎么治?”明殊饶有兴趣,“砍脑袋还是挖心?”

    MMP大清早的,能不这么血腥吗?还让不让好好过天了!

    深呼吸一口气,玉徽特深情,“只要师父想,不管是什么事,我都愿意为师父做。”

    不就是说情话吗?有什么难的!

    稳住,老子能赢!

    明殊给他穿最后一件衣服,她眉眼低垂,倾身的时候,在他耳边轻声道:“那你愿意为我去送死吗?”

    明殊并没停留,而是快速的给他系好腰带,噙着微笑,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开门离开。

    他听到她和外面的店小二吩咐准备早餐。

    他耳边仿佛还余留着她的温度。

    他张了张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