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第460章 仙尊别恙(25)

    “仙尊,那个……”夜月真君吞吞吐吐。

    明殊捧着梨花糕,“除了辞职,其他的随便说。”

    “……”他要是不干厨子了,她还不得拿着菜刀追杀他,“初阳仙尊要回来了。”

    “哦,回来就回来呗,我还得去给他送个礼?”明殊顿了顿,“我确实该去给他送个礼。”

    仇恨值还没满。

    不送礼怎么能有仇恨值呢?

    夜月真君感叹明殊心大,他继续道:“龙族那位估计也快回来了。”

    谢初阳离开的时候,龙纱雪也根本离开,显然是怕明殊趁谢初阳不在找她麻烦。

    “正好,热闹啊。”

    明殊眉眼弯弯的笑,眸光一转就瞥见玉徽站在廊下,他负手而立,目光里比平日里多了几分专注和柔色。

    明殊愣了下,良久才咬下一口梨花糕,含糊的打发走夜月真君。

    玉徽从廊下走过来,倾身拂落掉在明殊发间的梨花,自然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轻飘飘犹如羽毛。

    “玉徽。”

    “嗯,师父?”玉徽蹲下身子,“可是想我了?”

    明殊想了想,没有贸然问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这么多位面,明殊早就发现他每次攻略自己都是陌生的样子,她自认自己的行为和行事作风并不难认,可他从没表现出熟悉或诧异。

    那肯定是不记得了。

    而她问过和谐号,和谐号说过,宿主是可以清除记忆,以防记忆太多,承受不住崩溃。

    如果他真的和自己一样,是被系统选中的宿主,那他的记忆肯定是被清除了。

    明殊敛下心底的思绪,翘着嘴角哼笑,“想你干什么,早上才见过。”

    明殊低头咬一口糕点。

    还没弄清楚他到底怎么回事,朕还得观察观察他。

    “师父,口是心非可不好。”玉徽倾身,含住明殊的嘴角,慢慢的卷走她嘴力的梨花糕。

    明殊不满,抢她零食干什么玩意。

    抢零食抢到嘴里来了!!

    靠!

    朕打不死你个小妖精!

    玉徽在明殊动手前离开,嚣张的扬了扬眉,“师父的真好吃。”

    明殊想要踹他,却被玉徽握住脚踝,他离明殊更近,温热的呼吸洒在明殊脸上,下一秒,缠绵的吻落下。

    明殊:“……”

    MMP犯规!

    这小妖精怎么跟变个人似的。

    “哗啦——”

    梧桐僵硬的站在不远处,脚边青烟袅袅,茶香四溢。

    玉徽松开明殊,扭头看向梧桐,他慢慢的站起来,非常有礼貌给明殊行礼,语气暧昧,“师父,徒儿先去学府了。”

    明殊望着他笑,玉徽心底有点不好的预感,想要溜。

    可下一秒整个人都动弹不得,接着他就被撂到地上,被明殊一顿揍。

    玉徽欲哭无泪,下次一定要跑快一点。

    等明殊揍完人,玉徽一瘸一拐的离开,梧桐同手同脚的走过来,“仙……仙尊。”

    她刚才看到……玉徽亲仙尊。

    雪白的梨花下,男子半压在女子身上,女子捧着一碟梨花糕,好看的眉眼满是笑意,她眼眸微阖,说不出的惊艳,空中飞舞的梨花仿佛是两人缠绵的见证。

    “看到了就看到了,支支吾吾干什么?”明殊坦坦荡荡,也不遮掩。

    梧桐突然跪下去,如她刚过来的时候,那般红着眼眶,“仙尊,您和玉徽,怎么可以,您是他师父,仙尊,您不能这样,被人知道,您和玉徽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事,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可您是仙界的仙尊啊。”梧桐焦急不已,“玉徽是您徒弟。”

    师父和徒弟怎么能在一起呢?

    “乖,就算真出什么事,也连累不到你,去重新给我沏壶茶。”明殊摸摸梧桐的脑袋,含笑的声音带着安抚。

    梧桐不肯起来,“仙尊,您不要误入歧途。”

    “行行行,我不喜欢他行了吧。”明殊挥手,“赶紧去给我泡茶。”

    梧桐:“……”

    -

    梧桐觉得都是玉徽用心不轨,哄她家仙尊犯错,所以晚间她堵住门口,等着玉徽。

    玉徽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锦囊,锦囊里鼓鼓的,他步履轻快的上台阶,却被梧桐拦住去路。

    “玉徽。”

    玉徽顿住身子,“有什么事吗?”

    “你和仙尊……”梧桐嗫喏一声,她深呼吸一口气,“玉徽,你不能害仙尊。”

    “我为什么要害师父?”

    “你和仙尊那样,就是在害她。她是仙界的仙尊,是你的师父,你怎么能对她有那样的心思,一旦被人知道,你会害了仙尊的。”

    “那就不让人知道啊。”玉徽转着手里的锦囊,“梧桐,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对吧?”

    “我当然不会。”她对仙尊没有半点异心,“但是你……玉徽你站住!”

    玉徽跑得飞快,眨眼就将梧桐甩掉。

    他从窗户翻进明殊屋子。

    环顾一圈,玉徽往床榻那边走去。

    女子侧躺着小憩,玉徽不免放轻脚步,小心的蹲到她面前。

    有东西被推进她嘴里,明殊咬了一下,香甜的味道特别浓郁,但是她继续咬,却碰到柔软的唇。

    一睁眼便见玉徽的脸,他剩下的用嘴喂给明殊,并就着那香甜的味道,将她品尝个遍。

    “师父真好吃。”

    “你刚给我吃的是什么?还有吗?”明殊的注意力完全在吃的上。

    玉徽噘着嘴,“师父。”

    明殊凑过去吧唧一口,“给我。”

    玉徽虽然有点不满意的敷衍,但还是将锦囊拿出来,捏着一颗红彤彤的果子喂给她,“亲一下给一个。”

    明殊微笑,抬手就抢锦囊。玉徽没抢赢,被明殊压在下面,等她吃完了,才放开他。

    玉徽:“……”

    还是掐死她吧!!

    玉徽将明殊拽回来,“师父,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毫不迟疑的回答。

    玉徽:“……”喜欢我一下要死啊!!

    他手指在明殊身上小心的移动,眸光深了深,带着几分诱惑,“师父,我明天也给你带好吃,你……”

    “带回来再谈。”明殊拍开他的手,翻身下了床。

    玉徽:“……”MMP早知道就不拿那么多给她。

    翻脸不认人啊!!

    好气哦!

    玉徽顺着坐起来,“师父,我今晚睡这里。”

    “你确定?”明殊回头瞧他。

    玉徽点头。

    “那好吧。”看在零食的份上,朕大方,不跟你计较。

    玉徽神情一喜,然而等到晚上,他发现明殊把房间让给他了,她去了隔壁……

    为什么当初要修那么多房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