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第459章 仙尊别恙(24)

    小兽停止滚动,眸子在明殊和玉徽身上转圈,好一会儿它滚碌碌的滚到明殊身边,几下抓着她衣服爬进她袖子里。

    玉徽视线一直跟着小兽,此时落在明殊袖子上,“我只会挡在师父面前,不会拿师父做挡箭牌。”

    哎!

    老子演技又好了,给自己点个赞。

    明殊轻呵一声,指着房间的一处,“坐过去,我看看哪里有问题。”

    “需要脱衣服吗?”玉徽特认真的问,“这样师父是不是看得更清楚一些?”

    “我要不要去找几个人来帮我看看,这样更清楚,免得我把你看挂了,你做鬼还得找我麻烦。”

    玉徽:“……”

    明殊翘着嘴角,跟朕斗,你还嫩了点。

    玉徽认命的坐下,不用明殊喊,直接开始运转功法。

    当年那个少年,已经长成英俊帅气的男子。

    少了稚嫩,多了几分沉稳的棱角,似乎更好看了。

    明殊咬一口果子,眼帘低垂,挡住眼底的思绪。

    玉徽额头上渐渐渗出冷汗,周身的气息开始不稳。

    仙家子弟虽然生来便是仙籍,可是除了仙籍,起点比别人高,其余的也得靠自己。

    有的仙家子弟,最后也许还不如凡间的修道者。

    明殊啃完果子,慢吞吞的走过去,出手帮他稳住气息,但是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还是得靠他自己。

    渐渐的,明殊神情凝重起来。

    她盯着玉徽,眸光不敢移开半分,随时准备动手稳住他。

    明殊以为他只是找个借口过来,刚才也只是随口应下,谁知道他玩儿真的。

    明殊守在房间,吃的都是梧桐从窗户递进来的,因为怕打扰到玉徽,明殊尽量减低吃东西的声音。

    玉徽身亲越来越难看,体内的气息已经开始紊乱。

    明殊赶紧放下东西,盘腿坐到他身后,将仙气顺着他后背渡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玉徽身上的气息突然溃散,他软软的倒下去,明殊扶住他,张着嘴喘气。

    两人身上都是汗水,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师父……”玉徽声音低沉,“难受。”

    明殊喘几口气,慢慢抱着他起来,将他放在床上,“乖,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明殊撑着床,血液奔腾,心跳过快,手指尖仿佛都能感觉到。

    良久,明殊才吐出一口浊气,床上的人已经睡过去,汗水浸湿的衣服紧紧的贴着他。

    明殊伸手解开他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露出男子小麦色的胸膛,她目光至始至终都很平和,没有任何歪念。

    替他换完衣服,明殊这才坐在床边出神。

    外面的天色暗下来,房间只有幽幽的微光,她的影子投在地面,萧索孤寂。

    明殊腰间突然被一双手抱住,温热的身体贴上来,“师父,你在想什么?”

    地上的影子被另外一个影子盖住,驱散了凉意。

    明殊没挣开他,只是静静的道:“没什么。”

    玉徽也没再问,下巴搁在她肩头,嗅着她发间的梨花香气,她白皙的脖子掩在乌黑的秀发里,他凑过去吻了吻。

    那一瞬间,心跳如擂鼓。

    玉徽有些口干舌燥。

    “玉徽,我可是你师父。”明殊突然出声。

    孽徒啊!!

    “嗯,我喜欢师父。”玉徽应下,蹭蹭明殊的脖颈,热气洒在她耳边,“师父喜欢我吗?”

    被她抱着的人,突然起身,将他压在身下,她长发落在他脸上,酥麻,牵动着他每一根神经。

    “你不能喜欢我,你不知道吗?”她的声音落下,含着笑。

    “可是……我想喜欢师父。”玉徽双手放在明殊腰上,圈住她,像一个想得到一句夸奖的孩子,“师父喜欢我吗?”

    “我不喜欢你。”

    “师父说谎。”

    玉徽突然仰头,准确的对准她的唇咬了下去,就是咬,明殊微微抽口气,他舌尖毫无防备就进去了。

    玉徽仗着如今身高,轻易翻身,将明殊压在下方。

    他身上的温度在升高,可他身下的人却没反应,只是任由他啃咬一般的亲吻。

    “师父……”玉徽有些泄气,她果然不喜欢自己。

    不然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殊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的唇角,慢慢含住他的唇,她的吻如她的笑容一样轻柔,春风一般缱倦。

    玉徽从最初的震惊,到狂喜,随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沉沦。

    他在找她。

    是她。

    就是她。

    他喜欢她。

    无数的声音汇聚过来,玉徽脑子有些乱,可他却坚信,他留下的信息不会错。

    他在找面前这个人。

    联合自己的处境,玉徽很快就得出大概结论,他虽然还不清楚为什么会在不同的世界遇见同样的人。

    可他给自己下了如此重要的暗示,就证明面前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

    翌日。

    阳光从窗外撒进来,几只鸟儿停在窗柩上唱着歌。

    玉徽蹙了蹙眉,动了下身子,被子下柔软温暖的身体,让他一个激灵,意识瞬间回笼。

    他垂眸看伏在他胸口的人,想了一会儿,眉眼都忍不住染上喜色。

    明殊是被他亲醒的,有些烦躁的抵着他的脸,“口水,脏死了。”

    “我都不嫌弃师父。”玉徽哼哼唧唧的继续啃她手指。

    “我嫌弃你行不行。”明殊抽回手。

    玉徽缠过去,几乎将她整个人包裹在怀里,他轻声呢喃,带着诱哄,“师父,我们把昨晚的事做完好不好?”

    明殊身上的衣服虽然乱糟糟的,可明显还坚守着,没有阵亡。

    “被人发现,你会被扔进黑水池。”师徒恋在仙界可是大忌,“你少连累我。”

    玉徽:“……”昨天你亲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想起来这茬!

    MMP她又想不认账。

    “师父,我难受。”玉徽摸着明殊的手,引着她往某处去,并强行让她握住,“你摸摸,好难受,师父……师父。”

    许是染了几分欲望,玉徽的声音更加诱人。

    “以前早上也没见你喊难受,今天怎么就难受了。”明殊毫不怜惜的踹开他,起身下床,“真难受要么自己动手,要么憋着。”

    扔下这句话,明殊整理下衣服就出了门。

    留玉徽一个人在床上干瞪眼。

    怎么这样啊啊!!!

    为什么要暗示自己喜欢这么一个人?

    老子是有毛病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