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第448章 仙尊别恙(13)

    “饲养凶兽,你嫌命长?”

    少年撇开眼,态度嚣张中带了几分冷漠,“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你刚才不才拜了师,现在就没关系了?”

    明殊上前,癞蛤蟆专注的舔玉徽手上的血,压根不搭理明殊靠近。

    明殊掐着少年下巴,迫使他抬头,“我没告诉过你,不要带奇怪的东西上九连山?”

    MMP把朕的零食都吃了咋办!!

    玉徽沉默。

    要不是老子年纪小,又需要留在你身边,谁要拜你为师。

    你也配给老子这样的天才当师父,做梦!

    “哪儿来的?”

    玉徽鼓着腮帮子,好一会儿才嗫喏一声,“海里捞的。”

    他来天界的时候,也没有带它,谁知道它怎溜进来的,还伤了人。

    明殊看着他手不断滴血,嘴角勾起几分嘲讽的笑意,从癞蛤蟆嘴里将他的手抢回来,癞蛤蟆顿时不乐意,张口就要咬明殊。

    小兽从旁边弹跳过来,撞在它脑袋上,癞蛤蟆被撞得歪了脑袋,似乎被撞晕了。

    铲屎的,能吃吗?

    明殊看小兽一眼,小兽嫌弃的哼一声,跳在癞蛤蟆脑袋上蹦迪。

    癞蛤蟆像是很怕小兽,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

    明殊检查他的伤口,应该是自己划的,伤口很大,她想这被癞蛤蟆舔过,就有些恶寒,赶紧用法术变出水给他冲了冲。

    血水流淌到地上,浸进泥土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玉徽露出几分忐忑,“师父,它被发现,我会不会被赶出仙界?”

    明殊捏着他的手,任由血迹流淌到她手心,抬眸轻笑,“赶出仙界?”

    玉徽试探,“不会吗?”

    “当然不会。”明殊语调悠扬,她恶意的往他面前倾了倾身,“你会被扔进黑水池。”

    玉徽脸色一白,“师父……”

    明殊笑容浅浅,朕就看你表演。

    她也不是吓唬他,被发现饲养凶兽,他真的会被扔进黑水池里面。

    “风水轮流转,之前还嚣张的要将别人扔进黑水池,现在就轮到自己了吧。”

    “不就是黑水池,有什么好怕的。”少年的嚣张气焰又拣了回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师父放心,我绝不会拖累你。”

    老子要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是么,那我现在就去给仙帝说说,成全你这个愿望?”

    玉徽噎住,半晌愤愤的道:“你去啊,反正你也不想收我这个徒弟!”

    “你这么有自知之明,怎么就缠着非要拜我为师?”

    对面女子的目光依然笑意盈盈,可在身后雾气缭绕的衬托下,有几分幽深。

    玉徽心底微微惊慌,面上却强作镇定,“你长得好看啊,那些人长那么难看,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我的师父,当然要是最好的。”

    果然够肤浅的。

    明殊不逗他了,一边用法术给他疗伤,一边道:“解药给我。”

    “我又没有解药。”玉徽哼哼,“解药在蓬莱,我没带出来。”

    明殊:“……”

    没带解药出来,还敢牵着凶兽到处溜?

    你特娘的是上仙界报社的吧?

    这蛇精病一定来和朕作对的。

    次次都折腾朕的仇恨值目标。

    “仙尊,您在哪儿?”梧桐惊慌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西岳山来人了,气势汹汹的,来者不善,仙尊,您赶紧回来吧。”

    明殊甩开玉徽的手,叉着腰喘两口气。

    今天一定是零食吃少了,不然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把它给我藏好了。”明殊睨着地上的癞蛤蟆,“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和它都交出去。”

    明殊抓着小兽离开。

    走了两步,又顿住,微微回身,笑容温和,“再让我看到你用血喂它,我就砍了你的手。”

    玉徽无意识的捂住自己胳膊。

    直到明殊的身影消失在浓雾中,玉徽才一屁股坐到癞蛤蟆身上。

    癞蛤蟆试图去咬他手,玉徽没好气的打它脑袋,“没听到她说,我再喂你血,就要砍死我?”

    癞蛤蟆:“……”别以为我没听到她说的是砍手。

    主人变得有点奇怪。

    【叮咚,扣除积分10。】

    玉徽:“……”MMP一只兽也有资格坚定崩不崩人设?

    【九少,兽也是有兽格的,你不能歧视兽,而且人家还是凶兽,很厉害的。】

    玉徽又是一巴掌拍在癞蛤蟆脑门上,就这玩意,也就原主那个二百五当个宝,老子都不屑看一眼!

    癞蛤蟆被打两下,有些火,突然拿头对着玉徽就是一拱,然后扭身跑进林子,消失不见。

    玉徽哪儿想到这癞蛤蟆胆子大得能袭主,毫无防备的被拱在地上,趴在地上怀疑人生。

    【……】都提醒你不要歧视兽了,哎!

    玉徽严肃的提出抗议,请以后给我一个正常且高大上的身份。

    不要再给老子弄这种奇奇怪怪的身份!!

    老子就想做个高冷的霸道总裁。

    【……】

    九少总是喜欢给自己加戏,不吐槽不吐槽,我下线。

    -

    仙宫大殿。

    明殊坐在软榻上,睨着下方的谢初阳和芙兮。

    谢初阳低声道:“银筝,伤纱雪的东西出自你九连山,到底是什么东西?”

    明殊支着下巴,笑得十分有礼貌,“不知道啊,我刚搬来九连山,对九连山还没初阳仙尊熟呢。”

    谢初阳显然不满意明殊的说法,“银筝,你非得让我把话挑明了说,让大家都难堪吗?”

    “话不挑明说,还能怎么说?偷偷摸摸说吗?”明殊二大爷似的摆手,“有什么话你直说,我承受得起。”

    谢初阳:“……”

    “银筝,你以前……”谢初阳突然开始深沉起来,“不是这样的。”

    废话,朕怎么可能跟以前一样。

    朕这么好看。

    “所以你是来跟我缅怀过去?”明殊挑眉,“那初阳仙尊可来错了,我没时间跟你缅怀过去,梧桐,送客。”

    “纱雪到底怎么受的伤。”谢初阳声音微微拔高,“这九连山现在是你的地盘,除了你谁还能使唤山上的灵兽,银筝,我不想闹到仙帝那里去,你将解药给我,这件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那我还得谢谢你呐?”明殊诧异。

    “银筝,你非得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谢初阳张了张嘴,没有声音,后面的话被咽回去,他目光直直的望着明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