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安歌灵偃(40)

    西楚国。

    雪白如团子的小姑娘被人抱着,行走在铺满白雪的山间。

    “爹爹,我们要去哪里?”小姑娘软糯糯的发问,簌簌白雪落下,掉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化作水雾,她睫毛一颤,便掉落下来。

    抱着她的中年男人叹气,“小歌,以后你要听话,不要任性知道吗?”

    “爹爹?”

    中年男人抬头看向已经近在咫尺的祭司神殿,心中又如何舍得将他的女儿送到这清冷的神殿来,可是……没办法。

    “可是安家姑娘?”有人候在山间。

    中年男人点头,将小姑娘放到地上,替她拢了拢身上的小披风,“小歌,记住,要听话,爹爹才能来看你。”

    小姑娘似懂非懂的看着他,“爹爹不要我了吗?”

    中年男人眼眶倏的红了,“爹爹怎么会不要你,你听话爹爹就能来看你。”

    “爹爹为什么不要我了?是安歌不听话吗?”安歌扁着小嘴要哭,“安歌以后再也不调皮了,爹爹不要不要我,我会好好学习,听爹爹的话,再也不捉弄哥哥和爹爹,爹爹不要不要我。”

    中年男人狠下心,推开安歌,冲着上面拱手,然后转身离开。

    安歌在后面追着跑,可她的小胳膊小腿儿哪儿跟得上,很快她就看不见她的爹爹。

    她摔在雪地里,哭得撕心裂肺。

    安歌被带到神殿上的时候,还在哭,旁边的人拿她毫无办法。

    “这可怎么办啊……”

    “吵到祭司我们可担待不起。”

    “小姑奶奶你别哭了,你看这里很多好吃的,还有好玩儿的。”

    几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围着安歌哄,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怎如此吵闹?”

    门外,一身雪白的男子站在门口,遥遥的望向里面,他身后是茫茫白雪,他仿佛是山间唯一的色彩。

    可在场的人无人敢看他,垂着头行礼。

    “祭司大人。”

    “是安家送来的,我们哄不好她。”

    安歌突然就不哭了,歪着头打量男子,她挣扎着跑下去,直接扑到男子身上,“哥哥你真好看。”

    里面一阵抽气声,有人想上前将安歌拉回来。

    “安歌?”

    上前的人顿住顿住,恭敬回答:“是。”

    “你们下去吧。”

    其余人面面相觑,不敢有异言,纷纷退出去。

    男人将安歌抱起来,将她放在房间的椅子上,“我叫灵偃,以后是你师父,你要学的便是如何保护西楚。”

    安歌晃着腿,语气脆生生的,“哥哥你真好看,比我哥哥好看。”

    灵偃愣了下,良久他叹口气,还是太小了。

    从那天以后,神殿的人就知道他们的祭司大人收了徒,小徒弟安歌却从不叫他师父,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着,吃饭睡觉都黏着他。

    吃饭就算了,睡觉的时候,小安歌还往他榻上爬,祭司表示很无奈。

    “安歌,你不能在这里睡。”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睡?”安歌天真无邪的看着他,“在山下,都是哥哥哄我睡觉的。”

    灵偃:“……”

    他叹气,“睡吧。”

    安歌躺在偌大的榻上,睁着眼瞧着灵偃,“哥哥,你这里好冷啊。”

    “嗯,这是西楚最高的地方,可以看见整个皇城。”

    “那你以前一个人不无聊吗?”

    “……还好。”

    “以后我是不是都不能离开这里?”

    “嗯。”灵偃顿了顿,“每年会有机会下去的。”

    “哦……”安歌显然有些失落,“可是我好想哥哥和爹爹他们,爹爹说我听话就能见到他,哥哥,我会听你的话。”

    灵偃回身,替她捏了捏被子,然后坐到一旁看书。

    安歌看着他,突然伸出小手拽着他袖子,“以后我陪着哥哥。”

    灵偃侧目看她,叹息,“安歌,你心里念的应该是天下苍生。”

    安歌不解,“天下苍生是什么?”

    灵偃摇头,揉揉她脑袋,“睡吧。”

    -

    安歌是下任祭司人选,她要学的东西很多,除了开始几天灵偃让她适应山上的生活,之后每天都要学习很多东西。

    安歌爱动,她不喜欢待在一处,常常是学一会儿就没了耐心。

    灵偃只得花时间亲自教,看着她学完才能放她离开。

    这样的日子很枯燥,可不管过去多久,安歌的性子都是分外活泼,让神殿没那么冷清。

    到安歌可以下山的年纪,灵偃去山下的时候也会带上她,每当这个时候,安歌就格外高兴,因为她可以看到爹爹哥哥。

    可是爹爹哥哥看到她,却不能无礼上前,只能恭敬的站在一旁,叫一声少祭司。

    是啊……

    她是神殿的少祭司。

    她的身份比他们尊贵。

    后来安歌就很少下山了,她开始明白灵偃所说的守护西楚,守护天下苍生,她不能陪在家人身边,是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任务。

    她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山上能见的人极少,安歌对灵偃的心思并没什么掩饰,一开始是因为小,不叫灵偃师父,后来因为执念不叫师父。

    灵偃发现之后,说过她两次,可安歌我行我素,且越来越大胆,渐渐的神殿的人也有所发觉。

    灵偃开始躲着她,平日的教习也都交给其他人传达。

    安歌却越发没规矩,随着她年纪大起来,胆子也飞长,换着方的引他注意。

    “安歌……”

    床上的人露出一双眼睛,笑得狡黠,“哥哥。”

    “下来。”

    安歌从床上下来,“我今天的功课都完成了,哥哥你是不是要奖励我?”

    “这是你应该做的。”

    安歌噘着嘴,“可是我很努力啊。”

    “每个人都很努力。”

    安歌过去抱住灵偃的手臂晃,“我不管,你要奖励我才行,不然明天我都没力气去完成功课。”

    自己一手带大的人儿,灵偃早就习惯她的撒娇,可每次他都有些无可奈何,“那你要什么奖励?不能太过分。”

    安歌捂着嘴笑,突然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灵偃脸上。

    不待灵偃反应,安歌红着脸一溜烟的跑出去。

    灵偃站在房间,良久才伸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心底开始泛起不一样的涟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