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第339章 从良日常(22)

    明殊吃完东西回来,聂庄主还是紧咬牙关不说,明殊琢磨着申鸣该带人杀回来了,所以她带着聂庄主离开。

    刚离开山庄没多远,就见半月山庄那边火光冲天。

    “呀!”明殊停下,看着那边的大火。

    聂庄主瞪大眼,喉咙里发出几声低吼,眼底酝酿着不可置信的情绪,挣扎着要往半月山庄那边去。

    明殊拽着他,他恶狠狠的瞪向明殊。

    明殊无辜脸,“这可不是我放的火,我带你走的时候,你可看着的。算起来,我这应该算救你一命,不然你就告诉我。”

    聂庄主回想一下,确实从她带自己离开山庄,就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她总不能隔空放火吧?

    “这是有人要杀你灭口呢。”明殊幸灾乐祸,“聂庄主,人家都抛弃你了,你还要保守秘密吗?”

    明殊带着他往回走,站到可以看到整个半月山庄的地方。

    此时半月山庄陷入火海里,烧得格外惨烈,火光照得半边天都是红彤彤的。

    聂庄主面色狰狞,想要回去,然而明殊拽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他此时唯一的希望,便是聂霜和聂彬能离开山庄。

    不知道烧了多久,半月山庄的火焰渐渐小下去。

    “呜呜呜……”

    明殊取下聂庄主嘴里的破布。

    “我告诉你当年的事,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聂庄主,你还不明白你的处境吗?你说不说,我都会查到,但是你现在……”明殊望向半月山庄,“可是丧家之犬呢。”

    就算她放了他,和他一伙的人,会相信他什么都没说吗?

    聂庄主浑身发寒。

    现在他半月山庄都被烧了,里面恐怕也没活口。

    霜儿……

    聂庄主思绪万千,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有悔恨,有怨毒,有愤怒……

    良久他思索片刻,张了张唇,“当年慕长风扬名江湖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是五绝神教的教主。只知道他实力了得,俊美非凡。慕长风生性风流,油嘴滑舌,惹得江湖女子为他痴情。”

    聂庄主看明殊一眼,古怪的扯了下嘴角,“他身怀五绝宝典的消息,就是从他的女人嘴里传出来的。大家并不敢明抢,江湖中人知道他风流成性,便派门派的女弟子接近他。”

    “但大家没想到慕长风本事那么大,能哄得那些女弟子为他要死要活,一时间江湖上的传闻便多了起来,说慕长风修炼了邪门功夫,专吸女子阴元。”

    “就在这个时候,他是五绝神教的教主的消息传了出来。五绝神教是邪门歪道,大家仿佛找到一个理由讨伐他,可不管何时,总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让他逃脱。”

    “为了抓到慕长风……”

    聂庄主的声音突然止住,他似有些惊恐的望着明殊后面。

    明殊回头,后面就是一片林子,除了几只在树林间飞舞的普通虫子,什么都没有。

    明殊收回视线,聂庄主喉咙里发出几声古怪的音调,眼睛鼻孔有血流出。

    明殊诧异了下,快速的在你聂庄主身上点几下。

    聂庄主瞪大眼,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他突然抓住明殊的手腕,用力得像是要捏碎他。

    “药……药……”

    他喉咙里只能发出这样的模糊词。

    什么药?朕没有啊!!

    聂庄主喘着粗气,七窍流血不止,捏着明殊的手渐渐没了力气,眼神开始涣散,但他嘴角却诡异的翘起。

    明殊探了探他鼻息,已经断气。

    她没发现任何人出现。

    竟然有小妖精当着朕的面杀人。

    聂庄主怎么死的?他像看到什么东西……难不成这个世界还有鬼?

    为了抓住慕长风,他们做了什么?慕长风又为什么要屠城?

    好费脑。

    明殊决定吃点东西压压惊。

    天色渐渐暗下来,明殊坐在尸体旁,也没挪一下。

    现在看来她得去抓申鸣……

    黑暗降临,远处的半月山庄还有火星闪烁,夜风吹来烟雾,夹着难闻的味道。

    明殊起身拍了拍裙子,准备离开。

    一转身就对上封北深邃的眸子,他拢着披风站在林子入口,仿佛一个幽灵。

    MMP这人走路都不带声,想吓死朕,好继承朕的零食吗?

    “你杀了聂庄主?”封北的视线落在地上的尸体上。

    明殊勾唇轻笑,声音随着夜风飘荡过去,“那我现在是不是也要杀你灭口?”

    杀他灭口?

    老子这么帅,她尽然要杀他灭口?

    “除了杀我灭口,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给慕教主保守秘密。”老子忍。

    “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明殊抬步朝着他那边走过去,“封殿主,你说对吗?”

    封北抓紧披风,这蛇精病不会真的打算杀自己灭口吧?

    不行!

    “先奸后杀行吗?”

    明殊:“……”

    先奸后杀还行吗?

    小妖精挺会玩儿的。

    封北此时内心崩溃,估计想自杀冷静冷静,他今天出门可能没带脑子出门,才会说出那种话。

    刚才他一定是被别人附身了。

    绝对不是他说的。

    绝!对!不!是!

    戏精殊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封殿主的爱好也挺特别啊。”

    封北生无可恋,他低垂着眉眼,看着脚尖,装死。

    想想又不对,输人不能输阵。

    所以封北挺直腰板,拿出自己压箱底的演技,“能死前和慕教主共度良宵,也挺值的。”

    明殊嫌弃,“我亏大了。”

    封北炸毛,“你什么意思?和我……很亏吗?”

    老子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和他共度良宵。老子才是亏的那个,她竟然还敢嫌弃!

    “你知道就好。”

    封北:“……”知道什么?老子不知道!

    能掐她吗?往死里掐的那种!

    老子不和她一般计较。

    封北深呼吸一口气,“聂庄主怎么死的?”

    他当然知道人不是她杀的,刚才那么说,只是为了刺激她,谁知道人没刺激到,反而把自己给弄得这么气。

    “我杀的啊。”

    “……你要想杀他,用得着,带他到这里来?”要让着她,要宠着她,不能和她生气。

    明殊想了想,“这里风景比较好,适合杀人。”

    封北:“……”还是掐死她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