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189章 求娶千金(22)

    沈远昭用别的新闻将他和南优优的新闻给压了下去,但圈子里都已经传遍。

    南优优的身份也被猜出来,当然根据明殊得来的消息,应该是南优优自己放出来的消息。

    沈远昭只得公开自己和南优优男女朋友的身份。

    两人家世相当,郎才女貌,又是青梅竹马,两家都不反对。双方家长绝对让两人先订婚,稳定一下再结婚。

    这两家订婚,代表着沈家和南家的联姻,这就不仅仅是两家人的事。

    商场上不少人都关注着。

    -

    明殊和秦彻都收到请帖,订婚宴当天,两人在酒店外狭路相逢。

    明殊穿得很随意,从的士车下来,还笑眯眯的给的士师傅挥手,似乎聊得很开心。

    别人给她一个笑脸,她能让你整个世界都灿烂。

    然而……

    虚伪。

    秦彻无端的想到这个词。

    但好一会儿他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这个词。

    这段时间,明殊很少在秦彻面前晃。秦彻所知道的,就是他银行卡不断被刷爆的短信。

    她是真的以败光秦家为己任。

    “哎呀,哥哥,好久不见。”明殊给秦彻打招呼。

    那眉眼弯弯,笑容满面的样子,格外欠揍。

    两人好歹是假装的情侣,而且在某些人眼中他还是失忆中,秦彻不敢给明殊甩脸色,“怎么穿成这样?”

    戏精明殊秒入戏,“你这不都没陪我逛街,我没买衣服啊。”

    “我给你带了。”秦彻摸摸明殊的脑袋,“先带你去换衣服。”

    明殊挽住秦彻伸过来的手,嘴角笑意绽开,“哥,你这随时随地携带女孩子的衣服,你其实是个女装大佬吧?”

    秦彻额头青筋暴跳,想把身边的人摁地缝里面去。

    神踏马的女装大佬。

    气死老子了!

    “没关系,谁还没点特殊爱好,放心,我绝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的。”明殊继续气秦彻。

    【宿主,你没被打死,真的是奇迹。】和谐号忍不住出来吐槽。

    我的任务不就是让人想打死我?

    【……】好像有道理,它要不要鼓励宿主多被人打呢?

    明殊挽着秦彻进场,换上他带来的小礼服,很漂亮的紫色,首饰和鞋子都是配套的。

    大小正好和她的尺寸一样,明殊当然知道这是秦彻特意给她准备的。

    明殊拎着裙摆出来,笑眯眯的问秦彻,“哥,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每次他车上都备着礼服?怎么那么不寻常呢?

    秦彻打量明殊,似乎挺满意。面对明殊的问题,他依然是最初的回答:“不能丢秦家的脸,既然你现在是秦家的一份子,就代表秦家。”

    “你不会是真的看上我了吧?”明殊凑近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透着几分好奇。

    秦彻差点脱口反驳。

    谁会喜欢她。

    但他将冲动的话咽回去,勾着唇角,单手抵着后面的墙壁,将明殊半圈在怀中,“如果我说是呢?”

    “咦……”明殊后背抵着冰冷的墙,满脸的惊讶,“会被天打雷劈的。”

    妈呀!

    这蛇精病果然对朕图谋不轨。

    秦彻低头,缓缓靠近明殊,玩味的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可以。而且,你户口也不在秦家,就算领证都是可以的。”

    明殊和秦彻对视,想从他脸上辨别出点东西。可秦彻神情认真,不似开玩笑。

    不对劲。

    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烫到?”男子温润的关切声从转角传来。

    “没事……”

    秦彻放下手,侧身站到明殊旁边。

    转角处过来一个男人扶着江朵过来,江朵看上去有点失神,面色苍白,手背上红肿一片。

    “早知道我就不带你来了。”男人很是愧疚,声音里满满的心疼,“朵儿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受伤,你骂我吧。”

    “是我自己不小心。”江朵闻言,立即摇头,“不关你……的事。”

    江朵看到明殊,后面的声音都小了下去,“小蓠……”

    明殊眯着眼笑,声音温柔,“怎么了?”

    江朵眼眶瞬间通红,挣开男人扑进明殊怀中。

    订婚宴南家夫妇也会来,南优优就算想给江朵炫耀,也不敢请她来,万一让江朵和南家夫妇相认,那她做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江朵能来,多亏她身边的人。

    典型富二代,没遇见江朵以前花花公子一个,换女人如换衣服。

    遇见江朵立即开启深情忠犬男配无怨无悔非你不可模式。

    男人认识秦彻,这段时间,秦彻身边有个女孩子的事,也略有耳闻。但此时他喜欢的人,突然扑进一个女人怀中,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啊!!

    难道此时在佳人身边安慰的人不是他吗?

    剧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秦总,管管你媳妇,抢戏会被打的!!

    “下面等你。”秦彻给明殊说一声,抬脚就往楼下走。

    顺便带着依依不舍的男配。

    江朵好一会儿才松开明殊,“小蓠,我是不是很没用。”

    明明当初那么讨厌他,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这么难过呢?

    “没有,你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想想突然觉得好饿啊。

    江朵愣了下,随后噗嗤一声笑开,“小蓠,你和我好,是不是就是为了我做的吃的。”

    明殊诚实的点头。

    江朵对这么答案倒不觉得难以接受,反而被逗笑,这让她觉得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她自欺欺人,人家沈总压根就不喜欢她。

    “手上药吗?”明殊捏着江朵的手,“这么漂亮的手,留下疤就不好看了。”

    “不碍事,就是被烫了一下,很快就好了。”江朵摇头。

    但明殊坚持带她去上药。

    虽然她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江朵的手能继续做吃的,但江朵还是觉得在这个时候,有这么一个人,陪着你,内心好受多了。

    “小蓠,你和秦总不是亲生兄妹吧?”江朵任由明殊给自己上药,突然出声问。

    他们都不是一个姓。

    “嗯。我妈嫁给了他爸。”

    江朵恍然,她瞅瞅明殊,小心的问:“那你喜欢秦总吗?”

    明殊奇怪的看她,“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觉得你和秦总之间,有点奇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