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公主镇国(7 )

    明殊把宴会从头吃到尾,吃得不少人都对她行注目礼。

    她失踪几天,被人虐待了吗?更重要的是她那肚子到底怎么装下这么多东西的?

    镇国公主,你好歹注意下形象啊!!

    “皇叔。”荣华公主端着酒杯,迈着莲花碎步走到明殊隔壁,声音温柔似能化成一滩春水,“荣华敬您一杯,为你接风。”

    荣华公主那表情,明殊觉得只要眼不瞎的人都看出她那点心思。

    明殊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勾着嘴角看着旁边的两人。

    荣华公主和淮王是亲的吧?

    就算古代不怎么讲究血缘,可也没有把公主嫁给亲王的先例。是这个世界太可怕,还是荣华公主太可怕。

    淮王对于荣华公主不为所动,机械性的喝着酒,仿佛四周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荣华公主脸上的娇羞慢慢被委屈和难堪取代,她咬着下唇,端着酒杯的手不断收紧,“皇叔……”

    “皇弟这是作何,荣华敬你酒,你还端长辈架子?”皇帝望着这边,依然笑呵呵的,语气也听不出喜怒,让人捉摸不透。

    众位大臣闻言,却是大气都不敢喘。

    【支线任务:获取荣华公主仇恨值。】

    诶?

    明殊眨巴下眼,这支线任务是触发式,更像两个人间的好感度,如果为零就是陌生人毫无关系;如果为负,那就可以成为隐藏的仇恨值获取对象。

    当负值到达一个零界点,和谐号便会发布任务。

    这是明殊自个琢磨出来的支线任务触发模式,应该八九不离十,只是具体的数值,只有和谐号清楚。

    然而,刚才朕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拉了一把荣华公主的仇恨值?莫名其妙啊!

    不过没关系,为了朕的零食,只能委屈一把荣华公主了。

    “荣华公主,皇叔不愿意和你喝,我愿意和你喝。”明殊举起酒杯,眉眼间尽是笑意。

    沈瓷本就长得好看,皮肤白皙,眉眼精致,典型的江南女子,温婉如水。此时一笑,尽显温柔,让人舍不得和她大声说话。

    明殊这话荣华公主够聪明的话就会顺着台阶下,谁都不尴尬,然而荣华公主本不待见明殊,听到明殊说话,哪儿管她说的什么,直接拒绝。

    “谁要和你喝,我和皇叔说话,轮到你讲话了吗?”

    “荣华。”皇帝唤荣华公主一声,佯装生气,“怎么和镇国公主说话,平日里学的规矩学到哪里去了。”

    “父皇!”被皇帝这么一说,荣华公主顿时红了眼眶,“我才是您的女儿,您怎么每次都向着她一个外人?”

    她就想不明白,她就算厉害又如何,不过也是依附皇室而生,凭什么她这个正统的公主得低她一头。

    皇帝的脸色沉了沉,刚才是假生气,现在是真的有点动怒,“荣华,朕平日里是不是太宠着你了?”

    荣华公主大概是听出皇帝语气变化,不敢再顶撞皇帝,但内心又极为不甘。

    荣华公主心底不服气也正常,毕竟她才是皇帝的亲身女儿,每次都是她被骂,哪儿想得明白。

    不过如果不是她主动挑衅,不管是原主还是明殊,都没打算和她上演二人转。

    皇帝担心的是神天祠,以及需要用到预言这个能力,才会对原主这种待遇,有几分真心可就难说。

    实际真正受宠的还是荣华公主,只不过她自己觉得不是罢了。

    “荣华公主是怕喝不过我?”激将法朕也会用的。

    “谁怕你?”荣华公主咬牙,势必要争一口气,“喝就喝。就这么喝有什么意思,我们不如给个彩头?”

    “荣华。”皇帝皱眉,“这不是你胡闹的地方。镇国公主,荣华年纪小,胡闹惯了,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得罪镇国公主那就是得罪整个神天祠。

    神天祠是把双刃剑,一个没用好,就会误伤到自己。前几任皇帝都想削弱神天祠,可结果皆不如人意,那个地方皇室已经不能随便掌控了。

    每次他呵斥荣华,都是为了不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进而得罪神天祠,她却一点不明白自己的苦心。

    明殊未语先笑,“陛下言重了,我也还小,不如就和荣华公主赌一赌?”

    原主和荣华公主的年岁相差不过几个月,谈不上谁小谁大。

    “这……”这次回来,她怎么变得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了。

    难道……

    他目光落在已经停止喝酒,正凝神看着明殊的淮王,他的眼神冰冷陌生,不像是看熟悉的人。

    是他想多了?

    “父皇,不过是喝酒,又不是动刀动剑,有什么好怕。”荣华公主自作主张的挥手,“上酒。这便是本宫的彩头。”

    荣华公主拿出来的是一把匕首。

    看在场大臣的脸色,估计那把匕首来历不凡。

    皇帝没有继续反驳,默许这次的比拼。

    “你呢?”

    “我那儿有什么,你随便挑。”反正不是朕的,不心疼。

    而且朕怎么可能会输。

    当朕这些年的零食白吃的吗?

    “好,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荣华公主敢赌,自然有底气。她从小就喜欢喝酒,说千杯不醉有点夸张,但也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

    这也是皇帝没继续反驳的原因。

    更重要的……

    沈瓷似乎有点奇怪。

    浓郁的酒香散开,空气都带着醉人的味道。

    两个姑娘面前摆着同样的酒杯,每一杯都是烈酒。

    “我也要喝,我也要喝。”慕泽突然起身,眼底隐隐有些急切,大声嚷嚷,“我也要喝。”

    明殊抬头看他一眼,慕泽不断的冲她摇头,别喝。

    但在外人看来,他只是在发疯。明殊抿唇轻笑,这个太子前期大概是真喜欢原主的。

    每一份喜欢都值得被珍惜。

    但有的喜欢总是迟到。

    沈瓷……不在了呢。

    “把太子带下去。”皇帝挥手,似乎不太愿意看见自家这个傻儿子。

    “我不走,我也要喝。”慕泽不依。

    “放开我……”

    “我不走,我要喝。”

    “我不……”

    慕泽极力挣扎,最后还是被人拉走。

    充当裁判的太监总管站到中间,气沉丹田,一声令下,“开始。”

    规则很简单,谁先喝完桌子上的酒,再完整的默写出皇帝出的题则获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