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继续在一起了

    他缓缓的坐直了身子,在满室寂寥的光线中,靠在沙发上,眼神空洞的望着面前雪白的墙壁,久久未动……

    心脏那里,就好似破裂开了一个大洞一般,流血汩汩,却觉不到疼,也许,是那疼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

    他想不明白?她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什么后果吗?如果他不是有足够的靠山,如果他不是有何以桀这样手眼通天的朋友,那么,等待他的就是牢狱之灾,难道她就想不到吗?

    还是说,她根本就是在变相的为绍轩报复?

    在越南的时候,他就觉察到了,她的眼神,她的表情,她无意识的行为,都在表明,她已经怀疑了他。

    她口中说着信任,心中却存着怀疑,他没有怪过她,因为他自己有难言之隐,因为他确实脱不开干系,因为绍轩的死确实和他有关,所以他沉默不解释,他也不怨恨她的不信任,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何以桀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兄弟这么多年,在我面前难道还在乎这些虚的?好在这是在A市,我能把事给你压下来,只是公司那边,你准备怎么办?要不然,就把孟绍堑的身份公开?”

    孟绍霆苦涩的摇摇头:“暂时不要公开了,爸爸就快不行了,三弟的事还瞒着他,公司的事也不能让他知道……”

    他话刚一说到这里,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激灵站了起来就从口袋里翻手机。

    何以桀见他神色慌张,也关切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得立刻去医院一趟……我担心爸爸……”

    孟绍霆眉心紧蹙,一边对何以桀说着一边开始拨号向外走。

    “你不能去,外面已经被八卦记者包围了,你根本出不去,你得等,至少要等到半夜,我的人把事情彻底摆平你才能出去……”何以桀拦住他,口吻坚定说道。

    孟绍霆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他知道何以桀是为他好,今天晚上他过来的时候就差一点点被记者堵在外面,如果不是何以桀动作快,他别想安安心心在这里喝茶躲清静。

    “以桀,多谢你。”孟绍霆说的异常诚恳,何以桀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拉了他回去沙发上坐下来。

    递了一支烟给他,两人就坐着闷闷的抽了一会儿。

    孟绍霆许久都没有碰过烟了,静知不反感他抽烟,但也不喜欢他抽太凶,他也就慢慢的戒掉了。

    刺激的烟味灌入肺中,呛的他连连咳嗽起来,眼角就隐隐有了水渍,何以桀倒了清水给他;“喝点水,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既然发生了,咱就去面对它,解决它。”

    “我知道。”孟绍霆低头将烟蒂在烟灰缸中摁灭,他捏着烟蒂在烟灰缸中来回的拧了几下,方才轻轻松开手,声音压的低低沉沉,恍若是粗嘎的琴弦奏出的声音。

    “我只是心里有点不好受,我掏心掏肺的对她,恨不得把命都给她,怎么就换来一个这样的下场?我这辈子都没有这样挫败过,这样狼狈过,我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过街老鼠一样,以桀,我真是连走出这栋楼的勇气都没有……估计全天下人都知道,孟家二少是个无恶不作的花花公子,连自己弟弟的老婆都***的人渣了吧……”

    他语调并不激愤,自始至终都是平坦如昔,但却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直通心脏的哀伤,听得人忍不住心中泛酸,煞是凄凉。

    何以桀不知该说什么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他看来,只觉得绍霆还是幸福的,至少傅静知喜欢他,他们也曾有过恩恩爱爱的甜蜜,但是他呢?

    何以桀低头捻灭了烟蒂,菲薄的唇畔溢出浅浅的笑意来,他和相思之间,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也许,曾经也有过的吧,但或许,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再有三个月,他就要结婚了,新娘,不是闻相思。

    不过,这又有什么大不了?和谁结婚,对他来说都一样,他一点都不在乎,这只是无所谓的事情而已,是,在他的眼中,感情是可笑的附属品,当一份感情丝毫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时候,就只有毫不犹豫的舍弃丢掉。

    “你准备怎么办?接下来,你想要做什么,只要我何以桀能够做到,我必然不遗余力的帮你。”

    孟绍霆却不作声,只是那样默然的坐着,钟摆在滴滴答答的跳舞,夜幕已经给城市披上了霓裳。

    你瞧出去,就从这窗口向外望,无数盏明灯映出辉煌温暖的光芒,但又有谁知道,这灯光下是不是都是欢笑,也许某一盏灯下,夫妻两人正像是几辈子的仇人一样打的不可开交,也许某一盏灯下,婆婆正和媳妇闹的翻天覆地,也许某一盏灯下,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三口,也许某一盏灯下,孩子捧着垃圾堆里捡来的童话书看的正津津有味,劳累了一天的父母就坐在简陋的出租屋里一脸笑意望着孩子,也许某一盏灯下,有漂亮的小公主穿着几万块的裙子,吃着营养师搭配出来的合理晚餐却还觉得不快乐,也许某一盏灯下,年轻的小情侣挤在木板床上热情似火,憧憬着美好的明天和未来……

    这世上百态,人生万种,苦辣酸甜每天都在上演,他曾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不食人间疾苦的贵公子,他也曾是冷漠自私从不曾将女人放在心里的花心男人,而今,他像是落水狗一样坐在这里,从头到脚,就连头发丝儿里,都写着狼狈和丢脸。

    他还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就在这个城市里继续鲜衣怒马的过他的优越生活?继续厚着脸皮周旋在这所谓的上流社会?他还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傻子继续和她在那漂亮的静园双宿双飞?

    不,他忽然冷笑,笑的自己都觉得冷,绝无可能,他没有办法,继续和她在一起了……

    ps:男人狠起心来,也是可怕的……11000字更新完毕啦,给猪哥点月票鼓励吧!月票多多明天继续加更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