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八百九十章 男人不容易

    激情中的董勤河,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他又把吴小丽压在了身下,一次接着一次的颤抖,一次又一次的涌动,吴小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找到了什么样的女人才是最幸福的,她觉的自己和董勤河在一起缠绵的时刻,吴小丽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过了好大一会,完事后的吴小丽还处在那种兴奋后的陶醉中,她脸蛋绯红,喘着粗气,搂着董勤河的脖颈动情道:“老董,我真的好爱你。”

    “别这样,我们都是结了婚的人,你我都有各自的家庭。”

    “可是,难道你就忍心让我这么过吗?你知道吗,到了晚上,我的生活有多寂寞,多想你睡在我的身边,我把头靠在你的臂弯里,被你拥抱着。”

    “我知道,魏红山现在不经常回来,你一个人是有些寂寞,以后你们的日子会幸福起来的。”

    “我的幸福是想拥有你,你能做到吗。”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回去晚了,你嫂子会怀疑的。”

    “不能留下来陪我吗?你走了,我的下半夜怎么过,如果你真的要走,能再爱我一次吗?”吴小丽说完,翻身压在了董勤河的身上,将她那性-感的樱桃小嘴朝董勤河的唇上送了上去。

    董勤河配合地松开了他的牙缝,迎接着吴小丽的亲吻,这一次,是吴小丽主动的,她满腔的激情,都在这一刻她的努力中,得到了尽情的释放。

    就在她快活地*的那一声中,吴小丽软软地倒到了董勤河的身上,混身是湿湿的汗珠子,爬满了她的背脊。

    “老董,我被你整死了。”

    董勤河却相当理智把吴小丽从他的身上放了下来,用被子把吴小丽的身体盖上,安慰着吴小丽:“好好的睡吧,我先走了。”

    “我知道,留不住你。”

    “你好好的睡吧。”

    董勤河刚走出大厅,接到老婆来的短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忙回了一个短信息过去,“马上就回来了。”

    一会儿,老婆又回了信息过来,“喝醉了吗?”

    董勤河看完这个信息才突然想起什么,记得今天一早出门的时候,他对老婆说,“晚上可能要和同学聚会。”既然是参加同学聚会,喝酒是必须要的事情。

    他想想自己身上半点酒味都没有回家难免被老婆怀疑,幸好走出宾馆不远,一眼看到前面就有一家小商铺,董勤河在那商店里花了几元钱,要了一瓶二两装的二锅头。

    他要把这瓶酒喝下去,给自己的身体增加点酒味。一会儿回到家里,老婆才会相信,他是真的去参加了同学聚会。

    他拧开瓶盖,朝嘴里灌了一口,热热的,刺激着喉咙。这一口酒下肚,董勤河心里不由有些无奈,或许这就是激情享乐的代价,像今晚这样,一个人,举着一瓶白酒,在城市的夜里,走到大街上,举着瓶子就喝酒,他还是第一次。

    喝完小半瓶酒后,董勤河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先生,没有喝醉吧?”司机见上车的这个人拿着酒瓶子就朝嘴里倒酒后,有点担心地问。

    “没,没醉。”

    董勤河只是刚才喝酒动作太猛,噎着了,说话才会结巴的,并不是他真的醉了。但司机听了说话的语气,却有点担心,这个男人满身酒味是不是真醉了。

    “师傅,你能闻到酒的味道吗?”董勤河害怕酒量不够,不能散发出酒精味,有点不放心,才问出租车师傅。

    “先生,我都快被你熏昏了。”

    “那就好,那就好。”

    “先生你一个人喝酒,有什么心思吧?”师傅好奇地问。

    “男人嘛,活着真累。”董勤河感慨地回答。

    “说得是,做男人累啊。”司机深有同感应了一声。

    车子到了小区门口,董勤河付了钱,下了车,站在小区门口,望了一眼他住的那栋房子,苦涩地摇了摇头意味深远。

    董勤河捧着一瓶酒慢慢往回家路上走的时候,黄一天正一个人站在自己的住处窗口赏月,今晚难得没有应酬让他能早点回住处享受难得轻松独处时间心情相当不错。

    没曾想,这样的好心情还没保持多久就被副县长秦宝艳一个电话给打乱了,秦宝艳在电话里特别热情的声音邀请他,“省里来了一个朋友,你陪我一起接待好吗?”

    秦宝艳既然已经开口了,黄一天自然不方便拒绝,于是问清楚今晚接待宾馆地址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去跟秦宝艳汇合。

    对于秦宝艳这个人,黄一天始终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她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就坐到常委副县长的领导职位在全市来说也算出类拔萃,偏偏她平日里对县委书记靳家国的态度好像根本没放在眼里,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黄一天很想搞清楚却一直没理出头绪。

    秦宝艳今晚接待贵客的宾馆在本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白鹭山庄,当他刚一踏脚进了酒店的包间门不由愣住了,包间里坐着三位贵客,其中两位却都是熟面孔。

    秦宝艳看来并不知道他认识其中两位客人,一进门便拉着他的胳膊主动介绍道:“黄书记,这位是省公安厅的金副厅长,这位是省委研究室的副主任,这位是省纪委......”

    秦宝艳介绍完三位省城来的贵客后,又指着黄一天向大家介绍:“这位是青龙县的县委副书记,也是咱们青龙县经济开发区的一把手书记,黄一天同志。”

    秦宝艳话音刚落听见省公安厅的金副厅长一副熟络口气冲黄一天问道:“黄书记,听说省委王书记原本有意让你去省委办公厅,你怎么没去呢?”

    金副厅长一句话瞬间让在座众人尤其是秦宝艳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落地面,一旁另外两人更是极其复杂眼神看向黄一天。

    不用问都能看出两人心里在想什么,“这小伙子才二十出头就有如此位置已经很了不得了,没想到居然已经联络上高层?这真是后生可畏,此人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省城来的几位都是官场历练多年的老手,一个个脸上无不荡漾着礼貌的笑容在秦宝艳的招呼下不拿黄一天当外人的口气相互攀谈起来。

    官场酒场就像是分不开的两个孪生兄弟。

    大部分的官场中人要想在官场混的风生水起,酒场就必须拿出英雄气概了,这是相辅相成的,一个连酒都喝不好的官员,哪里有领导会器重你?

    秦宝艳原本担心请黄一天过来陪省里来的领导喝酒又怕他跟几位不熟导致冷场,没想到自打黄一天出现在包间里,金副厅长几人纷纷主动和黄一天攀谈起来,一口一个“兄弟”相称酒桌上的气氛倒是相当热烈。

    金副厅长更是主动对黄一天说:“兄弟,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可千万别客气!”

    黄一天跟几人聊了一会才知道金副厅长居然跟秦宝艳有一层亲戚关系,这让一向政治嗅觉较为敏锐的他从今晚这顿饭局里闻出了几分异常味道来。

    他心说,“难怪金副厅长一见面就问他,‘为什么省委王书记让他去省办公厅没去?’看来金副厅长此次突然光临青龙县并不是私下探访亲友那么简单。”

    黄一天原本聪明,脑子里稍一琢磨顿时反应过来。

    他之前跟秦宝艳黏糊在一块的时候一不小心酒后吐真言把自己有心离开经济开发区的事给说漏了,难道这女人如此心思缜密?居然一边跟自己故作亲热一边脑子里居然还动起了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工委书记领导岗位的脑筋?

    黄一天的怀疑很快得到了证实,金副厅长刚喝了没几杯就借酒三分醉冲黄一天提出要求,“秦宝艳的进步问题还请黄书记多关心了。”

    黄一天赶忙客套推辞:“秦副县长有您这样的亲戚升官提拔的事哪还用得着我这样的基层小官僚操心?金副厅长您就别寒碜我了。”

    金副厅长却像掏心掏肺口气对他说:“县官不如现管嘛,经济开发区的一把手是你黄书记,你要是离开了到底推荐谁接任还得你表态才管用,我跟黄书记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黄一天不过是一个县里处级干部,金副厅长一个省里副厅级领导,居然特意跑到青龙县来陪他喝酒还跟他说“真心话”?话说到这份上黄一天自然能听出其中道道。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黄一天瞧着眼前这位金副厅长,头脑中不由联想起不久前经济开发区副主任周天海被刺杀一案,由于县公安局长单晓娟的玩忽职守这案子直到现在还没个终结,他心里不禁琢磨开来,“若是能得到金副厅长一句话,借她单晓娟几个胆子敢对这案子不重视?”

    既然金副厅长相当明确跟自己提出了秦宝艳想要在自己走后替补上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一职,有些事倒是可以摊在桌面上谈谈怎样才能有一个让彼此都有一个双赢的结果。

    这样想着,黄一天对金副厅长说话态度格外热情起来,正好秦宝艳当着他的面毫无顾忌问金副厅长:

    “表哥,你今天在市里拜访市纪委张书记的时候,他对咱们青龙县的领导班子调整有什么看法?”

    金副厅长“哈哈”一笑说:“张书记说了,他那边没什么意见,你要想调到经济开发区任职必须咱们黄书记点头同意才行啊。”

    金副厅长说这话的时候两只眼睛满是内容看向黄一天,秦宝艳也转脸看向黄一天,带着几分故作亲热的意思轻声问道:“黄书记,你到底愿不愿意支持我这个老同事进步啊?”

    黄一天冲两人笑笑说:“金副厅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敢不按照领导的指示执行?但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