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159章 美丽新世界

    第159章 美丽新世界

    一个初代文明的发展路径,无非是统一和分裂,融合和分歧,最终达成一个在当前环境下,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

    一个种族逐渐形成民族,形成自己的文化,划定自己的区域和提及,是要考虑很多现实状况的话。

    纷乱的文化、种族差异,都是分裂到统一的大趋势的阻碍物,但这都是可以通过适当的政策指引、足够的时间打磨来消弭的,真正无法跨越的核心关键,却是被大多数人忽视的客观条件——交通。

    是的,就是这么看似无关紧要的限制,客观了一个社会文明的发展极限。

    离得远了,交流不畅了,自然形成了各自的文化、方言、想法,自然上令不达,自然部分的利益高于整体的利益,自然会从集中走向了分裂。

    在近现代的文明,由于交通、沟通的畅达,这些情况得到了好转,但在混乱的中世纪和东亚战果,足以形成分裂到统一、统一到分裂的死循环。

    统一车辆的规格、修建道路和驿站、统一文字和度量衡,始终是部落制、城邦制到统一大国所必经的道路。

    而在安索雷恩,由于魔雾的存在,就让交通这个限制变得无法跨越,有些东西却一开始就走向了不同。

    当魔雾外的东西变得不可视,当抵达第二个城邦要穿越危险而黑暗的魔雾地区的时候,天灾级的环境限制摆在面前,多个城邦、数百万居民的稳定国家,就变得不太可能存在。

    历史上不乏雄才大略的酋长、部落首脑东征西伐半辈子,组建成了数个城邦联合的国度,但这样的城邦国度,貌似就没有活过百年的。

    但安索雷恩并不是没有国家的,在部分区域,是存在独占一区的大型国家,只不过他们的结构都很是相似或者说异常奇怪——一城一国。

    内城是最核心的原始居民,新的被征服者不远千里被迁到外围,本身就是修建外城的苦力,一层一层的,城区的层数越多,规模也越大。

    战争掠夺的不仅仅是资源和土地…….实际上由于开发的投入过高,土地并不重要,掠夺而来的人口(劳动力和奴隶),才是野心家们不断扩张自己城邦的基石。

    当驱逐魔雾的设备和资源,终于撑不起不断扩展的城区的时候,外城区就是处于魔雾区的黑街区,而内城区的贵族商人们却在安全透亮的光明区享受悠闲的日常。

    当城区达到了物理上和控制上的极限的时候,黑暗的外城区就成了可控的农田,从上不仅会产生粮食,更会出现人口、矿产、林区等诸多资源,装备了小型驱雾设备的外城区还可以成为工厂密布的工业园区。

    当过个几代,不管是内城区的贵族,还是外城区的贱民和奴隶都习惯了这样的社会机构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一个安索雷恩的特产——大型城国就此诞生。

    用阅读来打发漫长而枯燥的旅途,躺在甲板之上的躺椅上,看着依旧高悬天空的繁星,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罗夏陷入了漫长思考之中。

    这里是云层之上定期轮渡艇,走的是特殊维持的云上通道,也是在雷暴季出入角城的唯一途径。

    虽然航速较慢,但船够大,连驮兽都能上船,也颇为舒适。

    价格昂贵的船票也附带了不错的服务,有吃有喝有玩,居然还有刚刚复制的扑克一副,在这方面角城人还真是“与时俱进”。

    在甲板的另外一段,有一个小型的足球场,有些乘客和水手已经闹出了一团,虽然在罗夏眼中这都是一群臭脚,但从那笑脸和喧哗来看,至少参与者本人都玩的很开心的。

    整座城市…….不,大部分角城人,给罗夏的印象就是精神面貌不错,总是笑嘻嘻活力十足的来去如风,欣欣向荣的期待未来的生活。

    国民的心态和精神风貌,从某种意义上也反应了那国现在的发展情况,现在一切都好,只要努力就能够收获,大形势良好只要不懒就不会饿死,未来看起来更好,自然开心的起来。

    到处都是失业者,工厂倒闭外战失礼,辛辛苦苦的薪水比不上通货膨胀,自然就是怨念深刻。

    咳,貌似又扯远了,躺椅上闭上眼不自觉的呢喃出声。

    “…….他们等这一天很久了吧。硬是被他们找到了理由。”

    他们?荒原地区的艾希新神们。

    已经成了降临者两年多了,罗夏已经明白这世界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光鲜有趣,走到那,依旧是从口诛笔伐到大打出手的争夺利益的人和事。

    角城要崛起,或者已经有了崛起的迹象,着急的自然是周遭的“各国”,毕竟你多占一点我就少一点,你强大到一定程度搞不好还会要求我的臣服和上供。

    围追堵截拖后腿简直是必然的,直接出兵扼杀幼苗却很有难度,一个是未必能打赢而且雷季很烦,二就是没有联合攻击的理由。

    一旦艾希神祗联合攻击本土居民城镇的消息传出去,自称保护者和守护者的降临势力脸上肯定不好看,搞不好那些参与者还会被本土大佬吊起来打…….虽然谁都知道这种事或多或少早有发生,越偏僻的地方越多。

    可以说这个“城主邪神信徒”的消息来的真是及时,给了周遭那几个家伙最需要的借口。

    “……真是好烦,这样发展下去,恐怕就是假消息也会变真消息,而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接下来都是让人厌恶的…….战争。”

    “角象部落才是真正的…..战争凶徒!这么多…..年来,他们不断的发起……对大家的战争,好多人都因此而死!我的哥哥.....妈妈......”

    结结巴巴的通用语之中,是满腔的仇怨,带着镣铐和枷锁上船的溪溪,瞪着那些嬉笑的人群,秀气的双瞳是再也不用掩饰的仇恨。

    “………头痛。”

    用书把自己的脸上盖着,此时的罗夏,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