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魔法种族大穿越

1607.第1562章 日舔金丹三百口,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1562章 日舔金丹三百口,我命由我不由天!

    话说天魔妃复出之时,杨广也带领一众‘魔化军士’,顺着虎啸声追入深山老林,而赶赴另一方向的邪王父女,却失去寇仲的踪迹。

    与自挂东南枝,悬于断崖的徐子陵不同,火云邪神在坠毁时跌落一条河流中,一身气息被滚滚溪流冲刷的干干净净,消失不见。

    邪王无奈,深知此乃天命之子气运加身。他当年还是小鲜肉时,就屡有奇遇,泡遍正邪两道女神,无数次从宗师大佬手中脱身,如今见到这一幕并不意外。

    一个人或许真的气运昌隆,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但只要用心追杀、认真追杀,三次之内必有斩获!这是他出道多年总结的经验。

    作为一位长者,他大风大浪过来,什么样的天命之子没有怼过?连大宗师都被他轰杀,早总结一套经验,于是一边顺流而下,继续赶尽杀绝,一边对女儿传授身为魔道巨擘的作案经验。

    “璇儿,为父上体天心,明悟天机,今天便教你一个道理。这天下间多有气运昌隆之辈,便如这寇仲一般化险为夷,往后碰到莫要意外或者灰心。谨记一点,遇到这种人,必需赶尽杀绝!事不过三,你若连续三次与其遭遇却未能斩杀,冥冥中便会有定数,将来为其所克。但同样,你若一次遭遇中,连续三次锲而不舍的追杀,任他天命再硬,气数也要被削弱。那时即便无法取其狗命,也能斩其一手、断其一足,废了他的功夫。将来再遭遇,你便是他的心魔,他为你所克。”

    听到亲爹传法,魔女人格上线的石精分眼前一亮,深得她心,连忙点头道:“明白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很好,不愧是我的女儿!”邪王大悦,右手对着女儿后背一推,一股‘量子法力’注入其体内,让石精分进入奇特的状态,如同能缩地成寸,再结合补天阁《刑遁术》,化作一道黑光在河边连连闪现,速度提升三倍不止。

    …

    当这对父女追上寇仲时,正是一处寒潭畔,此地已经变成一处修罗杀场。

    原来杨广一路追踪魔虎,最终沿着燃烧的虎爪脚印,一路赶到这处寒潭。而那老虎口中,正叼着一人,被河水一路卷来的寇仲。

    火云邪神一生奇遇无数,从六年前重生开局,便自带《浑天宝鉴》洗髓筑基,之后一路奇遇,如今半步踏入宗师,道体初成。

    他的血肉,早已蜕变为高能物质,如同人形灵药,行走的天材地宝。昏迷后真煞紊乱,不自觉泄露出‘浑天大保健+炎魔辐射’的香气,深深吸引着同属于‘炎系’的魔虎。

    这魔虎也是成了精的妖物,深谙‘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的真谛,明白就这样吃了寇仲,只是一时爽,不如养在身边时时吸取,变成长期饭票。甚至,每逢午夜寂寞难耐时……

    要知道,拥有‘海洋浪子’美名的海豚,都能无师自通,领悟大自然的美妙,掌握针对海龟、海豹、鲨鱼、鳗鱼……的神奇技巧。更何况这头修行多年,已经是大妖魔的魔虎呢?

    灵性十足的魔虎突然低下头,抬起爪子在火云邪神身上,轻轻一划一勾,便露出细腻的皮肤,真是细皮嫩肉,白白净净。

    …

    待杨广赶到并及时打断时,这只孽畜正咬着寇仲的一只手臂吸血,从中他体内抽走一半的‘浑天辐射炎力’。

    此刻杨广的虎魄,与那只魔虎发生了共鸣,妖刀刀灵在诉说心中喜悦,它们是同一物种,四方神兽之一的‘炽焰咆哮虎’!

    除此之外,这个天下间,还有被称为‘朱雀’的火焰猛禽,独孤凤前不久,就在庐山砍了一只。至于龙兽不必多说,十几个品种任你选。以及东海经常出现的一种,能喷射‘水行罡煞炮弹’的玄武巨龟。合称四方神兽。

    杨广迫不及待,拔刀便砍,同时发动天魔功,体内‘黑虎魔煞’喷发,无数伥鬼混入招式之中,使出最得意的‘五虎断魂刀’。而他身后魔化的士兵,也前仆后继的送死……

    气运逆天的寇仲,就这样在杨广的乱入下,逃过了第二轮的‘失身失功大劫’。

    …

    当邪王带女儿加入这场混战后,杨广派出大量小弟送死,消磨那头魔虎的力量。

    而他手持虎魄,陷入人刀合一的状态,丝毫不惧怕魔虎的火焰。相反,他由‘天魔功+虎魄刀’推演开创的‘伥鬼’神通,既可以适应魔虎的火焰,又能入侵撕咬攻击其神魂,在不断堆人命的情况下,逐渐取得优势。

    邪王本欲趁乱扯出寇仲,喂给女儿打杀掉,但紧接着他面色一变,止住了动作。

    杨广不断消耗牵制那头魔虎的精力,身后众多杂兵手持神机弩,发射刻有道家符箓的箭矢磨血条,又有军士整齐投射勾爪锁链、扑撒特制倒钩铁网等……通过迥异于武道的兵家军阵消耗搏杀魔虎,充分展现出财大气粗有钱任性的RMB玩家风采。

    可惜战斗尚未结束,天空金煞罡气涌动,化作一口巨形棺盖从天而降,直接命中杨广。六式推棺手齐出,天空凝聚无穷金色罡气,化作三十六重金色棺盖,大地涌出无尽土行能量,改变重力凝固空气。

    只听杨广怪叫一声,一身天魔煞气被天地间两重力量相互挤压研磨,宛如天地磨盘在绞杀他。一只只伥鬼凌空爆炸,黑色魔煞不断缩小范围,虎魄刀发出憋屈的咆哮声,一边的染血魔虎也被牢牢挤压在地。

    接着,杨广的身体被无形棺状真气束缚、禁锢……大量道家符箓连环闪烁,三十六重金色棺盖,与三十六具土色棺椁疯狂坍塌收缩。一具一具的重叠融合,最终化作一口金土二色完美交融,雕龙刻凤的皇家大棺材。

    这还没完,那空中闪烁的无数符箓,也呈周天星斗之势,流星般砸落在棺材上,构成一座法阵,如同五指山上,如来亲手书写的‘封条’,将杨广彻底镇压住。

    …

    牛道人翩然落地,对邪王打了一个稽首,便转身看向匍匐在地的魔虎,虽然全身上下破破烂烂都是伤口,但并没有致命伤,只是看起来有些可怜。

    那魔虎通了灵,假装畏缩可怜的伏低,见牛道人转头观察寇仲,又看向邪王的女儿,根本没留意自己,便突然暴起伤人,张开血盆大口扑去。

    “孽畜!”

    牛道人怒喝一声,并指成刀从空气中划落,空中便有一口金色棺盖突然竖立起来,五金之色缠绕,重重砸了下来。一式‘仙人板板手刀竖劈’砍在魔虎的头上,打得它晕头转向昏死过去。

    “石兄,这孽畜与我有缘,行个方便可好?”牛道人观察过石青璇,乃是正宗‘佛魔根基’,一身修为不沾染五行之力,对这头火行妖兽毫无需求,因此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此时邪王能够察觉到,远处还隐藏着一个大宗师,正是没有离去的袁天罡。此地乃楼观道的地盘,牛道人与袁教主是一伙的,再加上当初与牛道人合作愉快,两度破碎虚空参透前路,同样有些忌惮身怀至宝的‘推棺手’,于是顺水推舟让出这条大老虎,卖对方一个面子。

    牛道人也不客气,与远方的袁教主保持默契,弯腰提住孽畜的后颈肉,接着又将寇仲一脚勾起,落在老虎身上,准备一并打包带走。

    “且慢,此子……”邪王出言阻拦,打算截下寇仲。

    “石兄误会,我不是救他。”牛道人摇摇头。

    “哦?”石之轩沉吟不语,等待对方下文。

    “这妖虎,是拿来给小徒炼药的。先前贫道还斩了一条妖龙,一龙一虎,风云相济,恰好炼成龙虎金丹。”

    邪王一挑眉,想到百年前的剑圣燕飞,问道:“可是《金丹大|法》?”

    “不错!那条妖龙是杜伏威心血豢养之物,曾经吸收过徐子陵的浑天真气。如今这头魔虎虽然对味,但若能夺了寇仲体内的‘浑天真气’,就更完美了。”牛道人解释起来,他不是救人,而是收药。

    遇上寇仲是个意外之喜,完全可以当做一味大药,添加到‘丹劫’中,再提高一层品质。

    “既然是人药,那便让与道友了。”邪王知道寇仲在劫难逃,便散去大半敌意。

    “我也不让石兄你吃亏,贫道半年前旅居蜀中,想寻那传说中的‘不死草’炼药,却意外抓了一只食铁兽,身具生死二气颇为奇异,今日观之与令爱有缘,不日双手奉上。”牛道人投桃报李,截胡了大老虎,便转手送出许诺小彤彤的‘蚩尤坐骑-阴阳貔貅’。

    “一言为定。”邪王闻之暗爽,正愁没有合适女儿的妖兽,这就上门了。

    …

    待牛道人离去,邪王也跟女儿一道离开。

    石青璇对此毫不在意,寇仲伤成那个样子,让她倍感扫兴,完全没有战斗的兴致。反倒今天的遭遇相当丰富,让她感觉十足过瘾,尤其灵柩宫主降服天魔的那一招,让她大开眼界,兴奋之情久久不能平息。

    不久后,袁天罡姗姗来迟,揭开了‘三十六重昆仑金棺’,将杨广放了出来……

    被抢走大脑斧后,杨广惊觉天魔妃也不翼而飞,自己心血培养的魔兵死了一大批,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愤怒不已甚至开始迁怒袁天罡。

    “陛下莫恼,据微臣所知,华山一代,还有一只千年魔龙,当配得上陛下九五之尊。”

    袁教主并不想让杨广吞噬魔虎,虎魄刀已经够邪门,不如让他吞一头妖龙,在体内来一场龙争虎斗,消磨自身气数。

    …

    一周后,牛道长开炉炼丹,榨干寇仲体内的‘浑天辐射真气’,为爱徒炼出一枚至阳无极,九转丹劫。

    只要服下此物成功炼化,就能凭空获得一头‘半步大宗师级’魔虎的所有力量,并且掌握天师孙恩的‘太阳真火-辐射加强版’,以及女娲正宗的‘浑天宝鉴’力量。

    若再结合之前那枚至阴无极的九转丹毒,可以任意操纵灵脉‘浑天之力’,风云相济摩诃无量。而最关键的,是阴阳无极,凭一己之力轰碎仙门,完成‘独立破碎虚空’的壮举。

    不过……小彤彤火候不够,这两枚丹药被牛道人炼制的太凶残,唯有大宗师才有完全把握服食。她只能每天拿来舔一舔,吸收一点点炼化,潜移默化的修炼‘蜗牛版龙虎金丹’。

    “死牛鼻子,你这分明是戏耍我李某人!不仅卖掉了我的貔貅,还用这种垃圾玩意恶心我!不是说好‘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吗?怎么变成‘日含丹劫三百口,此生无望云中仙!’老牛鼻子,你?骗我!”

    完成今日功课的小彤彤,将一阴一阳两枚丹药郑重收好。接着踢门而出,恰好看到自家那欠揍的便宜老师,便怒目而视破口怒斥起来。

    牛道人对此也有些抱歉,原本是想抽龙血炼丹毒,帮助徒儿迅速练成‘龙虎金丹’,改换体质,替换掉原本的‘剧毒真煞’。但当他入手那条冰龙后,就改了主意。

    一方面,我推棺手的徒弟,怎么能服用次品呢?明明有龙元内丹,又内含浑天真气,当然要打造最顶级的‘丹毒’,让徒儿一步登天,方能彰显我‘灵柩宫’的底蕴!与我牛天尊的手艺!

    另一方面,牛道人在扬名之前,便是一位与世无争,苦心孤诣的资深炼丹爱好者。他除了将衣钵道统传给小彤彤,让她将自己一脉发扬光大外,所有兴趣都在研究完善‘阴阳五行元炁周期表’以及炼丹上。

    如今遇见这么棒的材料、这么吊的丹方,根本不是挑战,而是前所未有的享受。一不小心就将‘丹毒、丹劫’超水平发挥,炼成平生最骄傲自豪的杰作,唯有大宗师才有把握服用,可怜了乖徒弟,每天只需要舔一舔便能吸足药力……

    “为师这么做,也是为你好。随便吃下两粒丹药,换来一身道法,根基虚浮如空中楼阁,大道难成。”

    “你说我根基虚浮?咱们要不要比比剑啊?”

    小彤彤怒了,她无论悟性、资质、还是境界,都是当世第一流。唯一限制她的,就是小时候被唐门坑了,选了一门垃圾主修功法,真气属性与质量不够。如果给她修成金丹,分分钟轰开仙门,逼这老牛鼻子破碎虚空!

    “咳咳,为师教你的《灵柩功》修成没有?”

    “那玩意不适合女孩子修炼,我还是练剑比较有前途。更何况,我又不会土行功法。”小彤彤选择说不,她一个青春美少女,突然打出一口棺材,虽然很强,但成何体统?

    “……”牛道人无语凝噎,“你那‘糖尸三百手’与为师的‘灵柩功’很是契合……好吧,别瞪了。为师不求你以此功对敌,只需你学会,以后另找一个徒弟传承下去,不要断了我这一脉的香火就行。”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我去学就是了。”

    小彤彤转念一想,自家老哥或许会喜欢这套《推棺手》?补天刺杀结束后,再附赠一口‘灵柩’送葬,岂不更加专业,更显B格?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