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四十章 离开蛮林

    傍晚时分,云霞如火,刘承与庞百德一同走回猿村,后者还有一些呆愣,但却已经没有了轻生的念头,彻底平静了下来。

    他们走至猿村空地,刘承开口说道:“庞叔,我去修炼了,你早些休息吧。”

    庞百德蓦然回神过来,盯看着刘承许久,然后道:“承儿,别把自己逼得太狠,有些事并不能全怪你……”

    “我知道了,庞叔,那些事早被我彻底斩断,不会对我有任何影响。”刘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道:“父亲说过,为人处事,贵在执着而不沉溺,所以我不会胡为的。倒是庞叔,待你们到了星云城后,一定要克制,隐姓埋名,千万别将自己置于危险中。”

    庞百德苦笑,道:“原本是我教训你,没想到反被你教训了一通,放心吧,我不会拿整个猿村当玩笑,一定会小心的。”说到这里,他又带着一丝忧虑道:“承儿,我知道你很聪明,小小年纪就领悟到道心慧剑这一步,可越是如此,我便越有一些忧虑萦绕心头,一直放心不下啊。”

    刘承愣了一愣,然后道:“庞叔,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庞百德摇着头,叹息道:“你这孩子,日后可千万别太委屈自己。”

    刘承摇着头,露出一个笑容,道:“放心吧,不会的,我将自己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怎可能委屈了自己。”

    庞百德呼出一口气,道:“罢了,我管不着……”然后,庞百德忽然又想起事来,问向刘承道:“你之前说,不随我们去星云城,那以后准备到那去?”

    刘承认真思虑后,道:“我也不清楚,可能会去海昌城吧,毕竟刘莹在那里,不知道她过得如何,我一直想去看她一眼。”

    “刘莹在海昌城吗?遥忆当年,苍州北域百余城最杰出的一批修士皆聚集于海昌城历练,江北城牧便是在那里崛起,突破至问鼎境界,回归星云城后,立马便成了一城之主……”庞百德追忆曾经,面露缅怀,然后又语重心长道:“承儿,海昌城是修行之圣地,到了那里,便收拾杂念,好好修行吧!于修士而言,一切皆是空,唯己身修为非空,你是堪比人族天骄的天才,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等你修为足够了,再回星云城取回本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不迟!”

    刘承望着庞百德,轻轻点着头,却没有开口。他知道自己未来的敌人,不只是一座星云城这么简单。

    而后,庞百德便与刘承分别,庞百德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回自己在猿村建的木屋,而刘承,则是在村外一个隐蔽处筑引修行了一夜。

    第二日清晨,袁志虎与一众老人将猿村所有族人齐聚一起,开始商讨离开蛮林一事。

    因为昨日已经有过一番讨论,今早的族会,便更多的像是在通知族人。

    很快,离开蛮林的建议便得到大多数族人的支持,通过了票选。

    这一刻有人不舍的流泪,也有人长舒了一口浊气,而刘承却在孩子们的眼里,看到的更多是对外面世界的期盼与向往。

    随后,众人决断,将于数日之后,离开蛮林,前往人族古城——星云城。

    期间,庞百德出言,说多年过去,已经不知道当年的城牧是否还在位。

    袁志虎则道无妨,言猿村中有多位修士,这是一股极为可观的力量,无论谁为城牧,都不会将之放弃,反而会礼遇他们,而猿村需要的只不过是一处容身地,不会有失。

    庞百德便不再开口,他在刘承身上知晓,新任城牧为刘江北亲妹,他对刘江玉也算有所了解,在他印象中是一个良善女子。

    刘承没有开口出言,在他看来,刘江玉曾在玄墟仙镜虚影起誓,一定会管理好星云城,既有此誓,便不会对猿村入城之事有所阻拦。

    此后,众人开始讨论何时迁移,一个时辰之后,由易云山定论,半个月后将一切打点完毕,举族搬迁。

    这时,刘承站出,提出不与大家同去星云城,而是要去同样毗邻蛮林的海昌城。

    袁志虎闻言,开口问道:“刘承,这是为何?星云城有什么不便吗?我们可以再做商论。”

    刘承道:“袁大哥,我听闻海昌城为修行之圣地,心向往之,所以才做如此决定,千万别为我一人而改变初衷意愿。”

    这时,一个老人站出来开口道:“原来如此,刘承的天赋异禀,自然要多为将来修行考虑。”说到这里,老人摇着头道:“可惜海昌城与我们而言却不是一个好去处,我当年正是从那里来到猿村,见惯了那里的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实在不堪回首。”

    一个健壮的男子也站了出来,道:“海昌城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鱼龙混杂,天南地北,混乱不堪,我的老父曾经便在那里生活了数十载,可对那里却是没有半分好感。他曾对我说,若有朝一日猿村不存了,也不要回海昌城,并言蛮林外的星云城是个好地方,可以到那里生息。”

    健壮男子为猿村狩猎队中的一员,他是真正土生土长的猿村人,其父曾生活于海昌城,入猿村后娶妻生子,才有的他。他此时站了出来,言尽海昌城之乱差,试图劝说刘承。

    一时间,众人纷纷出言,言道海昌城太乱,南来北往无数亡命的修士混杂,且势力盘踞,邪教魔修都不少,说是修行圣地,实则为一个大染缸,这样的地方,走出来的修士自然强大,走不出来,埋骨他乡,从此除名的却是更多数。就连璇源境的大修士在其中也不算最强者,更不论刘承你小小年纪,修为亦不算高,到时候恐寸步难行。

    不过,刘承却不为所动,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还是执意要前往。

    此时,易云山缓步走了出来,他一改往日火爆的性格,而是轻声慢语道:“好了,人各有志,不应该强求。刘承年纪虽小,但心智早熟,我们不用为他担心。”

    易云山在猿村威望很深,他出言后,几乎不再有劝说刘承的声音,众人一齐看向这个身形日渐佝偻的老人,皆有些沉默了。

    刘承望着易云山,想起老人曾在蛮林深处的猿村遗址苦等他数日,心里不由颤动,此时老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短短数月便磨平了曾经的脾性,变得沉默寡言,让人很难与之前的他联系在一起。

    刘承向易云山施礼,喊道:“易前辈。”

    老人平静的望着刘承,叹息道:“以后要好好修行啊,刘承!”

    刘承环臂,深施晚辈礼,然后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离去之前,还想向前辈讨些烈酒呢。”

    老人脸上终于出现一些鲜活,笑指刘承,道:“你啊,和苏怀烈一个德行,现在还有心情喝酒。”

    刘承道:“前辈的酒香醇,让我犹觉与老族长争吃的情景就恍若昨日,所以想多讨一些。”

    “有有有,要多少都有!整个猿村,也只有你们两个真爱这杯中之物,现在,去的已去,离的也正要离,以后我这把老骨头,也再没神气摆弄这些瓶罐了……”老人只说着,便有些伤感。

    “前辈,我还指望着这酒喝完,还能到您这里讨要呢,您不酿的话,恐怕这世间都要少几分颜色了。”

    易云山道:“那便说好,酒酿好后替你留着,可一定要早点来到星云城探望我,我怕我时日无多……”

    “易老头,说什么丧气话,你还能活很久!”

    老人还未说完,身边大腹便便的庞百德便站出来打断,道:“这小子走就走了,那里需要这么煽情。”

    易云山与庞百德已是多年的好友,平常都是形影不离,百无禁忌的,此时易云山听闻庞百德说话,牛脾气也是上来了,道:“庞胖子你懂什么,我此时不煽情一点,这小子以后还不得将我等不知忘在那个角落!”

    周围人一愣,被这两个老人惊掉了一地下巴,偏偏两个老东西更不自持了,近乎扭打起来,差点趴到地面上打滚。

    袁志虎此时望向了刘承,看到后者也同时向他望来,于是开口道:“刘承,既然如此,我也不拦着你了,你既想去海昌城,我等也不好相送,便将此物赠你,你也好走动便利一些。”袁志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兽皮袋子,递给了刘承,然后继续道:“这个乾坤袋虽只是凡品,但也有半丈多的空间,里面有一些蛮兽肉和几道元泉,算是我赠你的离别礼物,收下吧。”

    刘承还欲推辞,却被袁志虎一个眼神止住,最后只能道谢收下。

    之后,刘承便与猿村百余位族人一一道别。他特别不舍这群孩子,望着他们认真的小脸,心里满是喜爱与疼惜,最后郑重承诺,言自己会去星云城再见他们。

    易云山停下与庞百德的争闹,回木屋取了整桶自酿的烈酒赠予刘承。

    刘承珍重接过,放入乾坤袋中,然后问道:“易前辈,喝了您这么久的酒水,还不知这酒名是什么呢。”

    易云山道:“苏怀烈取的名字,就叫云山酿,我们平日里喝时都不称呼,这名字取得太没诚意,也懒得再取过了。”

    刘承点了点头,暗品了一番酒名,反而觉得贴合实际,意境亦可千里,非常之喜欢,然后又取出一个陶碗,盛满云山酿,面向众人,一大口饮尽,大声道:“大家留步,不必相送,猿村就如我家,我刘承早晚是会回来的!”

    言罢,他猛的转身,头也不回的向蛮林外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