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21.第21章 庚金剑气练习

    第二十一章庚金剑气练习

    江流沉寂在蜀山前辈与魔族大战中,他就再没有什么心思往下看去,只匆匆看到第二十九代蜀山掌门是白眉,第三十代是长孙无忌。三十一代就是现任掌门清幽后他便神识退出[蜀山大全]放下手中玉简。

    如今已经拿到自己需要的玉简,江流打算退出传承阁,虽然有些浪费这次机会,但江流也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当即不再犹豫,神识意念给传承石传输退出指令。

    江流手里拿着两个玉简从那个普通小门走出,墨黎依然躺在门外太师椅上,只是他这次确是晒着太阳了。不知不觉江流在传承阁中已经待了四天五夜。

    “小家伙你先别急着出来,你手中玉简可不能带出传承阁。”墨黎那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正要走出传承阁的江流停下脚步,他疑惑打量着手中玉简,发现与其他玉简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啊,为什么不能带出去。虽然心中那么想,但是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墨师伯叫住自己自然会给自己解释。

    墨黎见江流听到自己的话后就毫不犹豫的停下了脚步,他皱褶的老脸也露出一丝赞赏的笑意。他起身抬起缓慢的脚步慢慢走进传承阁。

    江流见墨师伯而来,他知师伯是来给他解释了,连忙退到一边,让师伯站在他身前。江流的懂事让墨黎对他的赞赏之意更盛一分,笑容也越加和蔼可亲。

    “传承阁的玉简典籍是不能带出传承阁,不论你用什么办法带出,玉简只要出了传承阁就会自行毁灭,这也是为保我蜀山传承不外流所设计。你拿的是什么玉简,给我看看,我帮你抄录一份给你就是了,以后来传承阁不可鲁莽将玉简带出!”

    “嗯,知道了,还劳烦师伯帮我抄录这两份玉简了。”江流双手将[庚金剑气]还有[木之结界]递上给墨黎,恭敬开口道。

    “嗯,你稍稍等上一会。”墨黎结果江流两支玉简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两个空白玉简为江流刻录,不消多久两个记载着[庚金剑气][木之结界]的两个新玉简就交到了江流手中。

    “怎地这般快就出来了,你可知这进入传承阁机会何等难得,而且还是一至三层。多少人挤破脑袋的寻不到这种机会你却这般白白浪费了。”墨黎把抄录好的两个新玉简递给江流后问道。

    “哎,有再多术法神通没实力没精力去炼也是白搭。我所选玉简正是我当前所需,浪费又从何说起。”收下新玉简江流回墨黎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师伯有空来找我师傅喝酒啊,他若是不给你喝,我就偷来给你。”江流得到所需之物心中欢喜,跟墨黎道别时都是开着玩笑的。

    回到后山茅屋时间已近黄昏,江流回到屋中迫不及待的拿出玉简细细研读。先是查看[庚金剑气]的玉简,[庚金剑气]是在体内提炼金系灵力付着无飞剑之上,金系灵力与剑气所融合。出剑时剑气中自带有庚金之力,形成庚金剑气杀敌。使用方法简单明了,威力却十分惊人。

    不过不足之处也是不小,首先要神识能够熟练操控庚金剑气,而且还要有足够强大的神识才能撑起神识的消耗。不过这对元神强大,神识强度远超同阶修士的江流来说不算难事,只要他肯努力练习神识熟练操控庚金剑气就可以。

    放下[庚金剑气],又拿起那篇名为[木之结界]的玉简,这个名字取得虽然霸气十足,但其效用却是鸡肋了些,如果不是急需前去风之谷秘境,江流是断然不会找来这有使用限制的术法。

    [木之结界]不过是用自身木系灵力利用它的特殊法门加快所催动的树木快速生长形成木墙防御而已。说来这个术法能够算得上高阶术法得有些勉强了。

    [木之结界]修炼并不难,放下玉简,江流取出《八百旁门》开始查看[水月镜天]起来。

    这是一篇道法,自然不是术法可比的。其修炼难度不必多说。它的原理已经是涉及到了空间层次的问题了,这种道法一旦修成,绝对是可以纵横修仙界的存在了。江流不知自己师傅是从什么地方得来这样逆天的[八百旁门],而他居然也就难得轻易的传给了自己。心中感叹,同时也为师傅对自己的信任而感到自豪。夜深,江流给自己道了一个晚安。

    第二日早早江流便来到徐先文修炼的那个瀑布下。没有看到徐先文,估计他是在修罗阵法中修炼呢。

    一个人独在湖边草地漫步,不经让江流年少时在清水河畔放牛时的情景。可惜那些日子早已远去,如今只能努力修炼才可以安慰爷的在天之灵。

    压下心中思念,江流在湖边练起剑法来。这里是湖边正适合练习他已久为用的破浪剑诀。

    破浪剑诀共分四式,但却只行两招。

    第一试、苍龙出海

    第二试、龙腾四海

    前面两式为一招。

    第三试、飞龙在天

    第四试、龙啸九天

    后面两式又为一招。

    手握飞鱼剑虚空连踏九步,手中飞鱼剑激射天边,同时还隐隐传来龙鸣之音。江流所使出的正是第三式飞龙在天和第四式龙啸九天。

    剑法演练几次,江流就停下了,因为他只会破浪剑诀,反复演练几次就没了兴致。盘膝坐下将自身阴阳灵气转化一股金系往飞鱼剑而去。尝试几次,飞鱼剑中金系灵力与剑气似乎有一点融合的迹象,但每次即将成功时,总会出些差子,不是剑气过强将灵力打散就是灵力过盛消融了灵气,始终不能控制好一个度。

    不过这也难不倒江流,他本身修习的《太极升仙道典》就是掌控阴阳平衡的一篇修仙功法,尝试几次不成功后,他开始默念入微之道口诀:‘所贵法乾健,于道悟入微’。将心静下来后江流再次开始在飞鱼剑中让金系灵力与剑气融合。

    飞鱼剑中金灵力包裹这剑气,剑气又冲破金灵力束缚,两者互相交缠,难解难分。最后好似金灵力死死包裹住了剑气,又好像剑气冲出金灵力附着在它周围。如此没过多久两股不一样的气息互相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新的力量![庚金剑气]

    尝试着将这股力量从飞鱼剑发出,只是庚金剑气还没冲出飞鱼剑一尺的距离,庚金剑气就溃散开了,就像一杯水进海里,无迹可寻。看来这庚金剑气虽然已经成型,但是距离玉简上的描述还差的太远,看来还是得多多练习。这样一想,江流才知道风之谷秘境之行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江流已经能用飞鱼剑发出两道庚金剑气,而且不会像最开始那样,一从剑中发出就溃散。

    进入修罗阵法中江流用飞鱼剑使破浪剑诀发出的庚金剑气已经可以一击将血煞修罗击散,足可见庚金剑气之强悍!

    练习庚金剑气和木之结界用了江流一个多月的时间。木之结界本来就不难,江流只是稍微利用了下练庚金剑气的空余时间,在湖边树林里尝试几次就能熟练使用了。

    现在就只剩水月镜天江流还没练习,不过就给江流的时间却只有两个月了,以道法级别存在的水月镜天又是那么容易练成的吗?江流心中感慨。

    取出《八百旁门》玉简,翻到[水月镜天]篇。江流看过很多次水月镜天的介绍,但还没看过水月镜天修炼法门。这一打开他傻眼了,还以为会是一段绕口的口诀,谁知水月镜天的修炼法门上所记载的口诀只有八个大字!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傻眼当场,‘这…这…这泥马就是水月镜天的口诀吗?那么高深的道法…这这……!’江流心中郁闷到吐血。

    不知师傅这又是闹那样,既然将《八百旁门》给了自己,为何又要篡改里面的修炼口诀,心中想到。对了师傅,我有师傅干嘛还要自己炼,师傅既然改了,他当然是看过的,说不好还修炼了的。

    想到这里江流当即给师傅传音到:“师傅,你有空没有,出来一下,我修炼》八百旁门》其中道法遇到阻碍,你出来给我解释一下呗。”

    过了一会石青风声音在茅屋响起,“乖徒弟,那么勤奋修炼啊,你去弄一只烤羊,我稍后便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