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7.第3507章 糟老头子

    第3507章 糟老头子

    给孩子换了衣服,想了想又把他的长头发给捡了,这么一看就是可爱的男孩子。

    伐天摸着自己的头发,又看了看宁舒的头发,显然心中在哀悼自己的头发。

    宁舒夸奖道:“很帅很好看。”

    旁边的小耗子感觉牙都要酸倒了,浑身鸡皮疙瘩,“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看一次吐一次。”

    宁舒:“关你什么事,看不惯就不要看。”

    小耗子翻白眼。

    宁舒摸着孩子的头,灵光一闪说道:“今天好歹也是你出世的日子,带你去见一见那些糟老头子。”

    既然是长辈,就应该给小辈一些礼物。

    真是一个好日子呢。

    之前一直都在想,用什么名字再办一次宴会,现在这个孩子就是名头呀。

    她现在是有孩子的人啊,要给孩子准备一些家当,这些家当怎么来呀。

    当然是带着孩子去吃百家饭呀。

    而且还是先天至宝化形,这算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事情吧。

    无论这糟老头子送什么,都是给孩子攒一份家当。

    宁舒笑眯眯,表情美滋滋。

    小耗子说道:“我也去,也让他们给我送东西。”

    小耗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顿时就毛毛遂自荐。

    宁舒:“……抱歉,你长大太丑了,不可能的。”

    就小耗子还想要东西,怎么可能呢,没弄死这丫的也是看在他有价值,还恬不知耻要东西,是想被人砍吧。

    以前可是没事来攻打位面的人,居然还能舔着脸要东西,活腻歪了。

    小耗子:……

    我擦,这丫不也是虚空之中的东西吗,凭什么他就能要东西,自己就不行。

    宁舒懒得理小耗子,完全就没有自知之明,大概不觉得自己攻打位面,弄点吃的有什么错误。

    人吃植物动物,也没有人说什么错。

    它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咋样!

    宁舒看小耗子骄傲的样子,“是,你牛叉,人家不给你东西,你还能咋的。”

    小耗子撇嘴,“难道你去别人就会给吗,你的脸有这么大吗?”

    宁舒伸出手,“你作为长辈,你难道不该给小辈一点东西吗?”

    小耗子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现在还饿着肚子呢,被宁舒要东西,顿时窘迫得毛都红了。

    “你说长辈就长辈,虚空之中可没有这样的讲究,就你这样红口白牙地要东西,要不要脸。”小耗子浑身上下是什么都没有。

    又没钱又没人,穷鬼一个。

    小耗子哼了一声,不理会宁舒,直接回系统空间了。

    又要面子又不给东西,就想挡一个长辈的名头,做梦呢!

    幼稚肤浅可笑!

    低头看到伐天抬着头看着自己,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睫毛很长,衬得眼睛水润纯洁。

    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长得可真-漂亮。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长残,如果按照这个驱使长,这个孩子以后很漂亮。

    眉清目秀可爱无比。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跟立人一个德行。

    一想到立人,宁舒就感觉脑壳疼。

    宁舒带着伐天到了旗袍男的酒楼,对伐天说道:“呆会我指着谁,你就叫叔叔,跟着我学,叔叔。”

    一个称呼能称呼很多人。

    “叔,叔,叔叔,叔叔……”伐天一直念叨着这两个字,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宁舒走进酒楼,点了比较贵很精致的菜肴,把勺子给伐天,伐天肯定不会用筷子。

    让伐天跟自己学着吃这些东西。

    宁舒也不知道伐天能不能吃这些普通的东西,但是看到他笨拙地用勺子把食物往嘴里送。

    还用手抓。

    宁舒用帕子把伐天的嘴擦干净,说道:“要讲卫生呀。”

    “吃了之后,要用纸张擦嘴。”

    伐天迷茫地看着宁舒。

    宁舒唉了一声,说再多也不明白,直接做,他就会明白。

    店小二去楼上叫旗袍男下来,旗袍男拿着折扇风骚地下楼了,看到吃得满脸都是酱汁,问道:“哪里来的孩子。”

    “我的孩子,武器化形了,带过来认认路,免得你不认识,欺负我的孩子。”宁舒说道。

    旗袍男:……

    孩子,武器化形?

    信息量有点大,什么样的武器能够化形,是不是很厉害,为什么他都没有听过。

    旗袍男捏了捏手中的折扇,难道他手中这个也能幻化成人吗?

    旗袍男看着伐天,难以想象冰冷的武器能够变成人。

    “我怎么会欺负孩子。”旗袍男说道,想了想,从介子空间里拿出了一个玉石一般的东西。

    “这个东西对精神力好,能够增益精神力,给孩子拿着玩吧。”旗袍男把东西给伐天。

    伐天很迷茫,看着宁舒,显然不太明白这个人为什么给自己东西。

    而且也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宁舒用手做了一个握的手势,“拿着,叫叔叔。”

    伐天对叔叔这个词很敏感,叫了一声叔叔,让旗袍男眉开眼笑的,直接给他免单了这一桌饭钱。

    旗袍男朝宁舒问道:“他的原形是什么?”

    旗袍男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感觉非常惊奇。

    宁舒说道;“就是以前我拿在手里的那个鞭子,好多事情都是因为这鞭子闹出来来。”

    为了打神鞭的事情,巨门星他们那个派系可是搞出了很多的事情。

    后来将打神鞭里面的意识给抹除了,打神鞭这才算是他的了。

    好长时间,这些派系都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是一条鞭子呀。”旗袍男感叹了一声。

    宁舒让伐天不要再吃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难道了东西,宁舒就要换一个地方了,擦了季伐天的油嘴和油水,牵着他走了。

    宁舒来到咨询室,摸着他的头,“待会你就叫叔叔吧。”

    叫叔叔都把桑良太叔这些糟老头子叫年轻了。

    等了一会,桑良就从里屋出来了,看到伐天的时候,眯了眯眼睛,坐下来问道:“要咨询什么?”

    宁舒对桑良说道:“能不能把太叔叫过来,有重要的事情说。”

    一次性把两个人都叫过来,懒得一个一个去找。

    而且有两个人在场,有竞争就有好东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