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3.第1333章 偏执狂6

    第1333章 偏执狂6

    程飞说话很绅士,没有强迫宁舒,但是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宁舒点点头,“我知道,我会好好想想的。”

    程飞手掌按照宁舒的后脑勺,将宁舒按照自己的心口,“艾云,我想给你最好的,希望你能无忧无虑地生活,不需要为了钱深陷人间污浊的沼泽。”

    宁舒:一言不合就埋胸.....

    程飞说话的时候,胸腔震动,声音好像从胸腔里震荡而出一样。

    说不出来的迷.人。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性格也很好的男人。

    好像是没有什么缺点的男人。

    程飞松开了宁舒,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我去诊所了,在家里注意安全。”

    宁舒嗯了一声,笑眯眯朝程飞挥手。

    程飞走了之后,宁舒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了,转身进了小区。

    回到家里,宁舒环视着整个房子,拿出了吸尘器开始打扫房子。

    角角落落都打扫,连浴室也清理了一遍。

    宁舒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监视器呀。

    不容易发现的针眼监视器。

    然后宁舒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在浴室发现了一个监视器。

    客厅隐秘的地方没有发现,宁舒觉得应该是放在吊灯上。

    吊灯比较高,宁舒还有点够不着。

    连浴室都有,客厅肯定也有。

    宁舒:→_→

    为什么要在浴室里装,她洗澡的时候,程飞是不是也看得见。

    这套房里估计到处都是摄像头,监视器。

    宁舒开始回想,自己到这个世界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容易引起怀疑的。

    没事在屋里装监视器做什么。

    程飞是为了监视她。

    那么程飞为什么又要监视她?

    宁舒顺了一把小刀在身上,提着垃圾袋出门了。

    宁舒将垃圾扔了,撩起袖子,胳膊上的伤口发红。

    她去了父母家,程飞直接就找来了,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给艾家父母打电话,径直就找来了。

    宁舒摸着伤口,按着伤口,这么一按,伤口很疼。

    宁舒很怀疑里面是不是缝着什么追踪器。

    只要追踪器在她的身上,无论走到什么地方,程飞都知道。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什么异常,那么程飞的控制欲就有点让人惊悚。

    宁舒看着缝线,观察程飞这缝针有什么特点,每个医生缝针的手法都不一样。

    观察了一阵,宁舒拿着刀子,对着伤口,划还是不划?

    如果里面真的要追踪器,追踪器该怎么处理?

    宁舒对着伤口,慢慢划着线,线不是一次就能划断的,来回扯,真尼玛疼。

    宁舒疼得龇牙咧嘴的,总算是把线给拆了。

    伤口被宁舒这么一折腾,红肿得厉害。

    宁舒拨开了伤口,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最后在伤口中找到了一个小东西,这个东西非常小,有点像晶片,半个指甲盖大。

    宁舒看着这个东西,把东西收了起来,到了药店买了针和缝线条,还有消炎的药水。

    宁舒回想程飞的缝线,小心翼翼地缝着伤口。

    得益于上个世界的女红,现在宁舒拿着针线,心不慌手不抖的,尽量按照程飞的缝线风格缝着。

    然后把针扔在垃圾桶里了,涂上了药水,慢慢悠悠回家了。

    回到家里,宁舒感觉有很多的眼睛盯着自己。

    艾云应该是感受到了,其实被人窥视着,是有感觉的。

    尤其是艾云总是一个人在家里,感觉就会更强烈了。

    光是想想俊朗的程飞在电脑面前,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那么这个完美的丈夫,其实是一个偷窥狂。

    自己的老婆,还不至于偷窥。

    那么就是想知道自己妻子,随时都在做什么,绝对掌握妻子的动态。

    控制欲很强。

    宁舒将芯片贴身放着,回到了家里,打开了电视,她盘坐在沙发上,像是再看电视。

    宁舒一边修炼一边眼神空洞地盯着电视。

    就让你看,老娘这么美,偷窥老娘。

    修炼了一阵,宁舒就到冰箱里找吃的。

    宁舒拉开冰箱,在冰箱里翻找着东西,看到冰箱里居然也有针孔。

    宁舒装作没有发现一样,拿了针孔面前的都面条,把冰箱门关上了。

    连冰箱都装上了,怎么不再马桶里也装上,看看我今天拉什么屎。

    简直神经病。

    宁舒到厨房下了面条,眼睛左右转着,她现在就想知道,这屋里哪里没有针孔。

    简直全方位无死角呀。

    这个在别人眼里完美的丈夫,其实是很恐怖的。

    宁舒坐在椅子上,吃着面条,心里想的是,是不是等到晚上程飞回来,把他屎都打出来呢?

    艾云死了,是不是程飞杀的呢?

    程飞控制欲强,会不会因为原主做出了什么让他难以忍受的事情,超出了他的控制,所以把她杀了?

    宁舒一边吃,脑子里一边飞快地闪过各种念头。

    宁舒把一碗面吃完了,决定先不动神色,看看后面的情况。

    晚上,程飞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束花,是清新的百合花,放到宁舒的面前。

    宁舒接过花,“谢谢呀,很漂亮。”

    程飞撩起宁舒的袖子,左右打量了一下宁舒的伤口,问道:“这上面涂的都是什么?”

    “发炎太严重了,而且很疼,我就到最近的药店里去买了点消炎的药水。”宁舒说道,一个异物缝在伤口里,很难好的。

    “伤口疼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拿了消炎药。”程飞温和地说道。

    宁舒嗯了一声。

    宁舒将花放在了花瓶里,将花瓶放在餐桌中间。

    很是漂亮。

    程飞见此,朝宁舒笑了笑,说道:“我们今天吃牛排。”

    程飞提着东西到厨房去煎牛排了。

    很快牛排就煎好了,程飞的手艺很好,这牛排看着和高档餐厅也相差无几。

    而且摆盘相当漂亮。

    程飞是一个很懂生活的男人,也很有情调。

    程飞把自己的那份切好了放到宁舒的面前,他拿走宁舒面前的那份。

    “吃吧。”程飞温和地朝宁舒说道。

    切好的牛排很省心,宁舒只需要用叉子一叉,就能吃。

    而程飞还要切一盘。

    真的是体贴入微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