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第1260章 偏执狂26

    第1260章 偏执狂26

    宁舒心里无数草泥马。

    谁特么要你哄了……

    要让你生气,生气知道吗?

    这样的程飞真是让人颤栗,他将自己的情绪都隐藏起来,活得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完美的让人喜欢的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绝对的理智。

    用别人喜欢的状态伪装着。

    真的是一无所获。

    宁舒一狠心,在胳膊上划了一道伤口,鲜血一下冒出来了。

    程飞连忙用止血棉把宁舒胳膊上的伤口堵住,免得有更多的血流出来。

    “你这是做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程飞拧着眉头,神色不耐,“你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宁舒笑眯眯地说道:“因为我不想被你这个怪.物做成琥珀,我想活着。”

    程飞紧紧拧着眉头,“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在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候,保存下来,而不是一点一点地变腐朽。”

    让我去死,还反过来责备我想不通,蝼蚁尚且偷生,为什么她就一定该死。

    生命最美丽的时候?!

    我特么愿意慢慢腐朽变老,最后腐烂。

    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还一副我特么是对你好。

    真是谢谢你全家。

    “你说我是怪物?”程飞的表情有些委屈,“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你就是怪物,我就是不想死。”

    程飞身体一顿,叹了一口气,“我不会怪你的,因为你理解不了,欣赏不了美。”

    我去你二大爷,宁舒真是控制不住身体里的洪荒之力了。

    宁舒抓住程飞的领子,和程飞对视着,“程飞,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怎么了?”程飞叹了一口气,开始处理宁舒胳膊上的伤。

    “以后就算再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知道吗,这件事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说。”程飞说道。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说了,我不想被做成标本,你都听不懂吗?”宁舒又想给程飞一个大耳刮子。

    连续被扇了两个大耳刮子,程飞都没有生气,都是一副宠溺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感觉很毛骨悚然。

    一点男子汉的血性都没有,亦或者是要在其他的地方报复回来。

    “你好好修养,等明天我们就回国吧。”程飞在宁舒的伤口擦了擦药水,“我会等到你愿意的。”

    宁舒歪着头问道:“我真的有精神障碍和被害妄想症吗?”

    “当然,这是好几个专家确诊出来的,看吧,你总觉得我是在害你,还这样伤害自己。”程飞很无奈。

    宁舒:……

    到底是谁有病啊。

    程飞用纱布将宁舒的胳膊包起来了,包裹得很好,最后还打了一个蝴蝶结,很漂亮。

    宁舒看着蝴蝶结,夸奖道:“其实你当艺术家也是不错的,毕竟有些艺术家是癫狂的。”

    程飞表情更无奈了,“你总说我有病,真正有病的人是你。”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你说我有病,我说你有病。

    宁舒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有病的到底是谁啊。

    宁舒和程飞相顾无言,突然彭的一声,地下室的门一下被打开了,紧接着有很多匆忙的脚步声响起。

    很快,一群外国警察出现在地下室,其中还有艾教授。

    “艾云。”艾教授朝宁舒喊道。

    宁舒抹了一把脸,艾教授来得好快呀。

    “举起手来,抱头蹲下……”

    程飞被很多的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忍不住皱着眉头,看向宁舒:“你报警了,你为什么要报警。”

    “程飞,不要伤害艾云。”艾教授脸皮颤抖地朝程飞喊道。

    宁舒摊手,“因为我不想死呀。”

    程飞痛心疾首,“你背叛我。”

    “没有,我只是再为我的生命负责,我的生命是属于我自己的,你没有资格剥夺我的生命。”

    程飞被控制警察控制住了,他的表情平静,深沉地看着宁舒,“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的。”

    “你要杀我,然后守着琥珀过日子,这也叫在一起?”

    “我说过了,那是最美的你。”程飞说道。

    宁舒挥了挥手,她不想跟程飞说话,再说下去,宁舒感觉自己的人生观要碎了。

    警察带着程飞走了,程飞没有反抗,表情很平静。

    艾教授朝宁舒问道:“艾云,你没事吧”

    宁舒摇了摇头,“没事的。”

    这次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现在的程飞是故意杀人未遂,根本就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程飞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如鱼得水地活着。

    就算在监狱里,宁舒都觉得程飞能够活得非常好。

    宁舒拿出了贴在后背的微型录音器,而且还是同步播出的。

    艾教授得知了程飞要把自己的女儿做成琥珀,立刻报了警,国内的警察联系了当地的警察协同抓捕程飞。

    “这次回去,就跟程飞离婚吧,你妈妈听到了录音,都哭晕过去了。”艾教授叹了一口气。

    “爸爸,我觉得妈妈绑架的事情跟程飞有关系,而且,程飞的养父母也可能是他杀的。”

    “不过这都是十多年前的案件了,也不好查。”宁舒看着艾教授,“就怕程飞不会放过我们。”

    “看程飞的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会想办法的。”艾教授沉着脸说道。

    跟程飞相处了两三年,还从来不知道程飞是这样的人,打从一开始就要把自己的女儿做成琥珀。

    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啊。

    而且在相处的过程中,还没有露出一点苗头来,脑子里对程飞的印象就是斯文有礼的,是一个青年才俊,社会精英。

    现在突然颠覆了。

    艾教授和宁舒回国了,程飞也被转送到国内了。

    毕竟这是国内的案件。

    一进门,艾妈妈就抱着宁舒嚎嚎大哭,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宁舒拍着艾妈妈的背,“妈,我这不是没事吗,你就放心了。”

    艾妈妈擦着眼泪,朝宁舒抽噎地说道:“离婚,赶紧和程飞离婚,谁知道程飞是这样的人,是妈妈老眼昏花。”

    “想要把你托付给程飞,但是却没有想到程飞是这样的人。”艾妈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程飞完全就是变态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