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第1220章 冥婚11

    第1220章 冥婚11

    黑洞所到之处,能吸的东西都吸了。

    宁舒麻爪子,任由这个东西在这个位面,说不定会毁了这个位面。

    别说任务奖励了,抹杀她十次也够了。

    宁舒不是灵魂珠的主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她。

    宁舒跟着进了一个假山里,假山有个通道。

    宁舒跟着进去了。

    却在假山下面发现了一个祠堂,李家的先祖牌位正放在架子上。

    黑洞直接将架子上牌位一扫而空,连带将架子都吸走了。

    黑洞慢慢开始消失了,最后彻底没有了。

    宁舒长长吐了一口气,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天杀的,吞了结界石。”2333顿时哀嚎出声了。

    “特么的,我说我怎么控制不了他,他特么是要吞结界石,草草草……”2333气急败坏地喊道。

    宁舒瞬间明白了,之前黑洞就跟狂奔的羊驼一样,拽都拽不住,吃到想吃的东西了,就老实了。

    结界石被人做成了牌位。

    宁舒都没有懊恼结界石被吞了,2333激动个什么劲?

    “有几块结界石?”宁舒问道。

    “结界石又不是大白菜,还几块,就一块。”

    估计李三郎的牌位是结界石做成的,靠结界石的力量滋养。

    “你想要结界石?”宁舒问道。

    2333有些烦躁地说道:“这可是好东西,我本来是想要用结界石保护我的数据和能量,结果浪费了那么多的能量,居然被黑洞给吞了。”

    宁舒顿时翻白眼,她就说2333怎么突然要给她出主意。

    原来是奔着结界石来的。

    果然是无利不起早,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宁舒心中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嘴上非常没有诚意地说道:“下次也能遇到。”

    “很难。”2333声音低沉地说道。

    “如果构筑世界的时候,加上结界石,能坚固世界,构筑的世界遇到的伤害会小很多。”

    位面不是不会毁灭,遭遇到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也会毁灭,里面的生灵也会跟着毁灭。

    宁舒:……

    现在轮到宁舒心疼肝疼,心肝脾肺肾都疼了,卧槽。

    宁舒真爬进黑洞里把东西找回来,她都没有看到结界石长什么样子。

    宁舒吸着气问道:“难道灵魂珠要融合结界石?”

    “应该是吧。”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齿冷,灵魂珠这是要上天呀,之前就融合了一颗珠子,现在又要融合结界石。

    宁舒无法想像,到最后会是一个什么东西。

    “珠子的融合又要无限延期了,还耗费了我这么多的能量。”2333太颓废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满都是再也不会爱了的绝望感。

    宁舒也感觉不会爱了,这结界石如果能用来构筑绝世武功,那该多好啊。

    2333不出声了,估计哭去了。

    “你,你……”李老爷看到族中牌位都不见,气得脸色涨红指着宁舒。

    “牌位呢?”

    宁舒翻白眼,“你是不是傻,当然是被吸走了。”

    “你这个妖女,妖女……”李老爷气得捂着心口。

    宁舒直接拨开了这些人,出了假山,就看到站在假山上仙风道骨的老道士。

    挺能装.逼的。

    “把李家的牌位交出来,再怎样也不能拿先人的牌位开玩笑。”老道士说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牌位是死物,我只是拿死物开玩笑,你们是拿活人玩笑。”

    “人间那么多的苦难等着道长去救,道长为什么要管这样的事情。”

    “你我本没有因果,你却要置我死地,这是何故。”宁舒问道。

    老道士一扫拂尘,“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那我给你钱,让李家断子绝孙,你做吗?”宁舒歪着头问道。

    李老爷从假山里出来,听到宁舒这么说,顿时愤怒地喊道:“毒妇,毒妇。”

    老道士说道:“你过于狠毒了。”

    宁舒嗤了一声,“德行,欺软怕硬的东西,你们要活活烧死我就不狠毒。”

    不带这么双标的。

    就因为她是一个女子。

    这些人借高尚之名行卑劣之事。

    宁舒跳上了假山,抓住了仙风道骨老道士的衣领,一使劲将老道士举了起来。

    老道士有些惊慌,宁舒直接将老道士扔了出去。

    老道士直接被扔出了李家。

    宁舒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李家人。

    宁舒目光停在担架上的王氏,这个女人将原主沉塘了。

    王氏就是坚定的男尊女卑拥趸者,男人不用管后院,但是像王氏这样的女人坚定地贯彻了这一思想。

    男人瞧不起女人,女人也瞧不起女人。

    她只是想要活着,却触犯了这些人。

    要人生就生,要人死就死。

    王氏被宁舒盯着,脸色白了白,毕竟自己的腿还被她给打断了。

    李家再也困不住宁舒了。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翻过了围墙就走了,走到闹哄哄的街道上,宁舒还有一点不适应呢。

    宁舒搞了一块破布,准备开始自己游医生活。

    不过宁舒都没有生意,最后还是一个妇人难产,产婆一时还没到。

    丈夫急地不行,看到宁舒的破烂的招牌,死马当活马医。

    宁舒让这个男子给自己买一套银针,然后不收他的钱。

    宁舒现在是一个铜板都没有,穷啊。

    男子:……

    没见过这样的大夫,如果不是看在是女子的份上。

    男子到药堂买了一套银子给宁舒。

    宁舒接过银针,心里着实高兴,行走江湖的工具有了。

    宁舒跟着男子到了家里,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女子痛苦的声音。

    还有血水一盆一盆地端出来,让人看着心惊胆颤的。

    宁舒将破布帆放在门口,拿着银针到屋里去了。

    床上分娩的妇人已经痛得没有力气了,脸色白得吓人。

    宁舒在妇人的手上扎了银针,摸着夫人的肚子,然后开始顺胎位。

    宁舒一边顺胎位,一边安慰妇人,给她打气。

    妇人痛得只是哼哼,尤其宁舒顺胎位的时候,更是痛得浑身都在颤抖。

    等到胎位顺了之后,生产就跟容易了。

    “可以用力了,胎位已经顺了,加油,吸气用力。”宁舒往身妇人的身体里输了一丝灵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