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3.第943章 媳妇14

    宁舒跟陈宁妈妈说了一会话,陈宁妈妈一直在嘱咐宁舒不要闹脾气,不要离婚,一旦离婚对两个家庭来说都是一场地震。

    两姓之好就可能变成仇人。

    陈宁妈妈还隐晦地说之前安家给的十万块彩礼钱已经用完了,家里各种电器装修。

    言外之意就是让宁舒为了十万块忍着,到时候如果安家索要十万块彩礼钱,家里没钱给。

    宁舒:……

    “陈宁啊,从小到大你都不让家里人操心,你是懂事的,受了委屈往孩子看看,孩子还这么小。”陈宁妈妈摸了摸宁舒的头,“女人就是这样,谁都是这样过来的。”

    宁舒表情木木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心里有数。”

    “你弟弟过不久就要结婚了,你和女婿别闹出什么事情来,让你弟弟岳家觉得不高兴。”陈宁妈妈说道。

    宁舒随意地问道:“日子定了吗?”

    “正在商量日子呢,到时候还要请你和女婿过来,好好跟女婿说说。”陈宁妈妈说道。

    宁舒哦了一声。

    陈宁妈妈又送了一点鸡蛋过来,让宁舒好好补身体,宁舒勾了勾嘴角,“谢谢。”

    陈宁妈妈走之前又嘱咐宁舒,没事不要跟女婿闹矛盾。

    宁舒非常没有诚意地嗯嗯了两声。

    至于原主弟弟结婚,宁舒都还没有决定去不去,宁舒没有见过陈宁的弟弟,只是初步感觉感情挺淡漠的,姐姐生了孩子没来看一眼,用着姐姐的彩礼钱装修娶媳妇。

    唉!

    好像现在女人过的基本都是这样生活。

    宁舒耸了耸肩膀,感觉累了躺在床上休息,至于娘家的事情,宁舒并不在意。

    她肯定是要离婚的,真以为她想跟安金伟过日子。

    最先亮出底牌的人容易输,因为法律缘故,一年之内安金伟都不能离婚,就算是提出了法院也不会受理,她现在占着先机。

    睡着的宁舒被一阵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看到安金伟正从衣柜拿衣服,把衣服放在箱子里。

    安金伟扫了一眼宁舒,面色无比冷漠和厌烦,将自己的领带衬衫西装外套都装在箱子里。

    宁舒问道:“你去哪里?”

    “我不在家里住了,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离婚,再来告诉我。”安金伟冷冷地说道。

    宁舒无所谓,管你什么地方,又用这种办法,又要用这种漠视人的方式折磨人。

    宁舒一句话不说,就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

    安金伟被宁舒冷淡的态度气得要死,在安金伟的心里,自己要离家了,对方就应该要诚惶诚恐地挽留他,求他不要走。

    这样的女人要来做什么?

    “陈宁,我直接跟你说了吧,我是肯定要跟你离婚的。”安金伟说道,“只要分居的时间长了,我也可能跟法院提出离婚,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破裂。”

    感情破裂?

    有毛的感情,谈什么破裂!

    宁舒点点头,“这样啊,那祝你顺利。”

    搬出去住最好了,看没有人给你端茶倒水,没有人给你做饭洗衣,你的工资又能挨到什么时候。

    安金伟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迟早让你从这个家滚蛋。”

    安金伟把箱子重重一盖,提着箱子就走了。

    安金伟妈妈拽着他不让他走,哀求安金伟不要搬出去,还一边骂宁舒。

    安金伟妈妈眼泪汪汪的,安金伟从来没有离开过家,出去她该多不放心呀。

    安金伟执意要走,扳开了安金伟妈妈的手,提着箱子就走了。

    安金伟妈妈冲到宁舒的房间,眼神仇恨地看着宁舒,“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让金伟走。”

    宁舒把孩子抱在怀里,捂着孩子耳朵,免得被安金伟妈妈声嘶力竭给吓到了。

    “就算要走,也是你这样的女人滚,陈宁你还长本事了,把金伟给我找回来。”安金伟妈妈朝宁舒咆哮,神色充满了厌恶。

    宁舒说道:“腿长在他身上,他要去什么地方我拦不住,我能把他的腿给砍了吗?”

    “你还狡辩。”安金伟妈妈朝宁舒喊道,“你去把他找回来,就是跪着求也要求回来。”

    宁舒面无表情,“我做着月子呢,你让我出去找人。”

    什么事情都怪在她的身上,还要跪着求回来。

    什么人呀。

    宁舒抱着孩子无视安金伟妈妈。

    安金伟妈妈喋喋不休一直骂宁舒,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

    “婆婆,你这么骂我,我心里好难受哦。”宁舒呲牙朝安金伟妈妈笑着,露着森白的牙齿。

    宁舒抱着孩子下床了,安金伟妈妈吓得脸色一白,转身就快步出了房间。

    宁舒嗤笑了一声,跟着出了房间,朝安金伟妈妈说道:“婆婆,你跑什么呀,我话还没有跟你说完呢,晚上我要喝点萝卜汤,排骨炖萝卜吧。”

    “去吃.屎吧,把金伟气走了,还有心思吃饭,做梦吧。”安金伟妈妈冲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别以为我怕你,你发疯我就怕你,你把我儿子磋磨成那样,还有脸要吃东西,仗着有毛病就要别人惯着你,要同归于尽就来同归于尽啊。”

    宁舒歪着头说道:“我要吃点东西就大逆不道了,你儿子自个走的,关我什么事情,别以为你手上拿着刀我就怕你。”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那就同归于尽吧。”宁舒毫不在意地说道。

    “如果不是你让金伟不高兴,不是你在这个家里让他看的糟心,他怎么会走。”安金伟妈妈眼圈红着,“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都是因为你。”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他有没有离开过家关我什么事情。”

    “你这个女人,黑心肝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丈夫,只图自己逍遥快活,安家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样的女人。”安金伟妈妈举起手拍着膝盖,“不能为安家传宗接代,生个丫头片子还上天了。”

    宁舒面无表情,“你又不信安,整天把安家挂在嘴上,啧啧啧……”

    “又闹什么,真是一分钟都不得安生。”在阳台抽烟的安金伟爸爸走进来,看到对峙的婆媳俩,“还不把都刀放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