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3.第933章 媳妇4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在意陈宁,自己老婆生产了,他还在工作,如果她现在如果质问的话。

    只怕这个男人又会说,我不工作,怎么养活你们,

    反正有工作好像多了不起一样,高高在上鄙夷你。

    你丫要是养不起家娶什么媳妇,生什么孩子。

    安家不过是需要一个媳妇传宗接代而已,没有把陈宁放在平等的位置,尤其是陈宁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靠安金伟养着呢。

    安金伟见宁舒盯着自己看,眼神有些锐利,有些不自在地问道:“还疼吗?”

    “疼什么,有阵痛棒呢。”安金伟妈妈立刻说道,“也不知道节俭持家。”

    安金伟抿了抿嘴唇,没说什么,看着婴儿床上孩子,伸出手指碰了碰孩子的脸蛋,脸上有点喜色。

    安金伟在病房逗留了一阵,抬起手腕看看腕表,就说自己要去上班了,还嘱咐宁舒要好好休息。

    冷漠的男人,冷漠的婆家!

    这家人都是淡漠的自私鬼。

    不对,这种冷漠只是针对陈宁这个媳妇而已。

    陈宁的存在就是生孩子,养孩子,带孩子,还要替安金伟解决生理需求,除此之外她没有自己的生活,也不需要什么独立的生活。

    在这场外人看起来可以合适的婚姻,其中的痛苦只有陈宁才能了解。

    宁舒在心里默念着清心咒,心情稍微平静一点,然后开始修炼绝世武功,只不过现代的灵气稀少,而且还是病人聚集的医院,灵气就更少了。

    宁舒修炼了一晚上,才修炼出了一丝微弱的气劲,这还是在武力值和绝世武功的加持下。

    灵气真少。

    宁舒把气劲都用在修复腹部的刀口了。

    真心疼啊。

    要上厕所,还得自己慢慢爬起来,腹部根本就不敢用力。

    宁舒没有想到有天自己能这么脆弱虚弱。

    这具身体已经患上了产后抑郁症,耳鸣,食欲不振,奶汁很少,但是安金伟妈妈还非让宁舒母乳喂养。

    说奶粉几百块一罐贵死了,奶汁少孩子不够吃也不喂奶粉。

    宁舒只想破口大骂,但是自己的手中却没有一点钱。

    安金伟的工资从来没有到她的手中,买点菜都要跟他妈张手要。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不能独立,如何人格尊严独立。

    宁舒每天尽量让自己多吃一点,而且这些饭菜还是医院外面的小餐馆买的,卫生能不能保证还不一定,但是没什么营养,炖汤也非常寡淡。

    这样如何能有足够的奶汁,想她一个黄花闺女突然要解怀给孩子喂.奶,这羞耻得,宁舒真想掩面而逃。

    现在她还真有点后悔接这个任务了。

    这其中的痛苦和磋磨,宁舒突然理解有任务者直接干死了这一家子。

    孩子生下来,安金伟的爸爸就到医院来看了一眼,然后接着回去和小区里的老头下棋打长纸牌。

    安金伟妈妈也不会太乐意照顾丫头片子,而宁舒把孩子抱着跟自己睡,上次的事情,真真是让宁舒见识到了这个女人骨子里的淡漠和残忍。

    对待自己的孙女居然这样,她自己也是女人啊。

    在医院住了三天,安金伟妈妈,她的这个婆婆就要让她出院,三天都还不能拆线,安金伟妈妈就急冲冲要把宁舒弄回家去坐月子。

    在医院就是烧钱。

    宁舒躺在床上无视她,医生说要拆了线才能出院,才歇了她急着出院的心思,不过嘴里一直在嘀咕费钱。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安金伟妈妈的举动,将孩子吓到了,囡囡一直啼哭不已,整夜整夜地哭。

    让旁边床位的人都有意见了,安金伟的妈妈更不耐烦,直接骂孩子惹事的丫头片子。

    宁舒让她换尿片还是给孩子洗洗屁.股,免得尿渍腌到了孩子的皮肤。

    可是她都不愿意。

    宁舒都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她的孙女,是什么样子的心肠才能对自己的孙女这样忽视和不耐烦。

    这可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啊。

    只是因为囡囡不是男孩?

    都什么时代,还这样重男轻女,像安金伟妈妈这样的人就是封建思想毒瘤拥护者。

    安金伟来看宁舒和孩子的时候,孩子哭得安金伟脑仁疼,安金伟都没有陪过床。

    每次安金伟一来医院,安金伟妈妈让他回去,说他第二天还要上班,不能太劳累了。

    所以安金伟每天就像是走过场完成任务一样,来医院看一眼就行了。

    宁舒深深呼吸,头晕脑胀地,侧躺着哄着孩子,嘴里默念着清心咒,希望能够安定孩子惊恐的心。

    宁舒念着念着眼泪就下来了,她没想过哭,可是这眼泪就下来了,悲伤沮丧的心情像不见天日的阴云笼罩在她的心头,驱之不散。

    宁舒勾了勾嘴角,努力让微笑起来,即使哭,也是要笑着哭,身体的疲惫已经感染到了精神和灵魂。

    绝望就像是病毒一样,侵占了身体又入侵灵魂。

    宁舒哼了清心咒,一手轻轻地拍着孩子。

    孩子哭得一抽一抽,不过好歹睡着了。

    孩子睡着了之后,宁舒闭上了眼睛开始修炼绝世武功,不管怎样,最要紧是自己的身体。

    没有健康的身体什么都是白搭,她身上汗涔涔的,尤其现在是夏天,从剖腹产之后就没有洗过澡,一身都是汗腥味。

    让安金伟妈妈给孩子擦擦屁股都不愿意,怎么可能替她擦擦身上的汗水。

    婆婆怎么可能伺候媳妇,想得倒是挺美的。

    在产后第六天,宁舒拆了线可以出院了。

    安金伟到医院来接宁舒母女回家,宁舒自己多穿了两件衣服,又穿了外套,带着帽子把自己遮严实。

    落下什么月子病,痛苦的还是自己,别人根本就不在意。

    回到家里,宁舒自己弄水擦了擦身上的汗,然后开始做月子,趁着做月子好好规划一下未来。

    在家里,宁舒再次见识到安家对她的忽视,像她这样的孕妇,应该吃一些软和容易消化且营养的食物。

    但是安家人吃什么,就给她装一碗,米饭加菜。

    宁舒冷笑了一声,端起碗细细咀嚼,委屈谁都不能委屈了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