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第920章 杀手王妃16

    强者居之?

    这是为抢东西找一个强有力的理由。

    “强者居之,这话我赞成。”宁舒歪了歪头,凤清浅献出了自己的灵魂逆袭,所以现在要滚出这具身体的人是你。

    “你都是喜欢这么骂人吗?”宁舒淡淡地说道:“好像你什么都敢说就显得强大?”

    罂粟嗤了一声,“敢说话也是一种本事,像你这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德行,活该被人欺负。”

    宁舒只是呵呵了两声,告诉你,不叫的狗咬人才厉害。

    阿席吧,干嘛说自己是狗呢?!

    宁舒回到院子,让沛蓝收拾东西搬去兰苑住了。

    她可不想招惹上信王。

    兰苑是因为院子里种满了兰花,院子还算好。

    宁舒就专心住下来。

    宁舒跟凤昌说想要出门去逛逛,透透气。

    凤昌摸了摸自己毛糙的胡子,直接说你有病不要到处跑!

    宁舒:……

    不过宁舒好歹出门去了,去买了朱砂笔和一些朱砂。

    罂粟这种情况说到底是厉鬼附身,得用茅山道士的手段对付,2333说功德能消除罂粟的业障,但是她不会将幸苦得到的功德用在她的身上。

    做一个任务不能入不敷出。

    况且灵魂珠对罂粟的灵魂很垂涎,想要吞噬她的灵魂,估计是冲着罂粟身上的阴煞业障去的,用功德消除了反而不好。

    宁舒蒙着面纱买了画符的工具,没有在街上逗留就回凤府了。

    “凤清浅,你这是干什么?”罂粟看宁舒在纸上写写画画的,“你不要告诉我你要驱鬼。”

    “答对了,是驱鬼。”宁舒默念着口诀,聚集天地灵气在朱砂笔笔尖,但那是画成功一张不容易,每次画到中途,身体就累得不行。

    “凤清浅,你该是不是想凭这些道士骗人的东西就能把我赶出身体吧,你想得美。”罂粟努力想要夺取身体的主动权。

    但是她发现非常困难,而且对方灵魂中的金光让她的灵魂很难受,不知道金光是什么东西。

    “凤清浅你一定要这样吗?”凤清浅抢不到身体,心里顿时慌了起来,“凤清浅,你把我赶出身体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了。”宁舒听外面有脚步声,将东西收了起来。

    “你不是说身体强者居之吗?现在我就要将你的灵魂弄出这具身体。”宁舒淡淡地说道。

    罂粟愣了立刻说道:“你不是风清浅,凤清浅不会这样的手段,你我都是外来之人,你凭什么把我赶出这具身体,你没有资格。”

    “强者居之。”宁舒微笑脸。

    沛蓝走进来,看到小姐看着,嘴角微微勾起,不知道为什么,沛蓝打了一个寒颤,明明是夏天,但是就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小姐,小翠给您送东西过来。”沛蓝朝宁舒行礼。

    小翠是一个杂扫丫头,走进来的时候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一圈,朝宁舒行礼:“奴婢给四小姐请安,这是二殿下让奴婢送给四小姐的。”

    宁舒看向小翠手中的东西,是一个精致的荷包,色彩丰富一针一线地勾勒出了活灵活现的牡丹花。

    小翠拿着荷包,就好像是捧着一朵花。

    宁舒动了动鼻子,闻到荷包上有股淡雅的味道。

    宁舒朝沛蓝点点头,沛蓝将东西收下了,小翠眼巴巴地看着宁舒,宁舒给了一点赏钱,小翠才高高兴兴走了。

    宁舒打开了荷包,里面是一个玉佩,而且还是半边玉佩,显然这个玉佩是一对的,另一半应该是在二皇子的手中。

    荷包里还有一张纸,是二皇子写的信,宁舒扫了一眼,无非就是道歉,抱歉退亲的事情,然后又说一些似是而非撩人甜蜜的话。

    宁舒忍不住想翻白眼,二皇子真以为自个是香饽饽呀,估计是知道这具身体有个公主妈,有个皇帝舅舅,想要挽回。

    你说挽回就挽回呀。

    而且还让下人偷偷摸摸送过来,不安好心的东西,估计是跟她来个私相授受。

    宁舒将玉佩和信放在了荷包里,然后将荷包扎起来,拿着荷包送给凤昌了。

    凤昌看完信,挑着粗犷的眉毛,说道:“这件事你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

    “谢谢父亲。”宁舒行了行礼,微微一笑。

    要是二皇子知道这信到了凤昌的手中,不知道什么表情,二皇子是把其他人都当成傻子。

    执着要退亲,现在退亲了,知道了自己退亲的未婚妻身份高贵,然后又想挽回,直白地告诉别人,我就是冲着利用你来的。

    妈哒,就你是聪明人,其他人都是智障!

    之后,凤昌惩罚了传递书信的小翠,直接发卖了,有这样的丫鬟,如果其他人想要跟府里的小姐通信,给点好处就当信使,凤家的姑娘还要不要做人。

    宁舒也没再收到二皇子送过来的东西。

    宁舒安心在兰苑住下,没事就画符,罂粟每时每刻都想要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凤清浅,你凭什么一直霸占这具身体。”罂粟忍不住朝宁舒咆哮。

    “强者居之呀。”宁舒淡淡地说道。

    “你根本就不是凤清浅,没有资格以主人的身份占据这具身体。”罂粟说道,为什么对方越来越强大,一股莫名的力量要将她的灵魂弹出这幅躯体。

    “强者居之呀。”

    “你……”罂粟气得灵魂都要爆炸了,最后软了软声音,“我们这么两败俱伤没有意义。”

    “不,非常有意义。”宁舒笑眯眯地说道。

    罂粟没有再说话,集中力量开始抢夺身体,而宁舒拿着符纸,掐着口诀,将符纸贴在自己额头上。

    “啊……”罂粟顿时尖叫了起来,声音中含着痛苦,“快停下,凤清浅,我让你停下。”

    宁舒的身上爆发出了浓重的黑气,最后宁舒额头上的符纸被侵蚀了,最后化成了黑灰。

    宁舒忍不住摇了摇头,符纸的力量果然是太弱了,不能一次就能拿下罂粟。

    “凤清浅……”罂粟的声音非常虚弱,“为什么要赶尽杀绝,我离开身体也可以,你帮我找具身体,从此我们各不相干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