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第920章 杀手王妃17

    第920章 杀手王妃17

    罂粟看宁舒会一些玄术,加上刚刚一击,让罂粟心里有些发虚,觉得硬拼没有什么胜算,就退了一步。

    而且刚才的符纸的力量好像要把她的灵魂撕裂了,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

    “凤清浅,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罂粟说道。

    现在罂粟才把宁舒放在同等位置,才想要谈判,之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谈什么,身体就只有一具,灵魂也只能有一个,不是你滚就是我留下来。”宁舒一遍擦着汗一边说道。

    刚才一阵折腾,身体发虚地很,宁舒想了想,直接盘坐床上修炼,反正罂粟已经知道她不是凤清浅。

    “喂,凤清浅……”罂粟见对方不理睬自己,于是试着争夺身体,但是却被对方灵魂中的金光给伤到了。

    罂粟气恼无比,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妈哒,这金光还能自动攻击防卫。

    凭毛啊,这丫该不是也是穿越者,要跟她抢身体吧,无耻不要脸,之前还装自己是凤清浅。

    丹田里修炼出了一丝气劲,宁舒才停止修炼,握了握拳头,感觉身体强大了一些,又拿出了符纸接着画。

    “凤清浅,我们谈谈吧。”罂粟看宁舒又在倒腾这种东西,忍不住说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敌对,可以合作的,你可以占着凤清浅的身体,你帮我找具身体如何。”

    宁舒手握朱砂笔,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别看现在罂粟好说话,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替她找到了身体,这丫第一件事就要灭了自己。

    罂粟信奉的是千倍奉还。

    “你觉得我有这么好说话吗?”宁舒笑眯眯地说道,“你以前不是说我好欺负吗,现在我听你的话,学乖了,坚决不做好人。”

    罂粟:……

    宁舒没有理睬罂粟了,握着朱砂笔,调动身体里的气劲,流畅画出了一张符纸。

    罂粟看到符纸,灵魂都在颤抖,狠狠地说道:“凤清浅,你真的想要跟我同归于尽吗?”

    “你要这么恶毒,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宁舒掐着法诀,将符纸贴在额头。

    “啊……凤清浅,我跟你同归于尽。”罂粟狰狞咆哮,不要命朝宁舒的冲去。

    宁舒念着口诀,感觉罂粟和她的灵魂重重一撞,灵魂都有种溃散的感觉。

    宁舒不好过,罂粟更不好过,符纸的力量加上被功德金光一伤,灵魂顿时单薄了很多。

    痛苦地咆哮,哼哼唧唧好久才停下来。

    不知道是害怕了还是在积蓄力量没有再出声了。

    宁舒抹了抹汗水,将东西收了起来,屋外沛蓝朝宁舒问道:“小姐,现在是午膳时间,要用膳了吗?”

    宁舒嗯了一声。

    沛蓝提着食盒进来,看宁舒的脸色有些苍白,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无事。”宁舒拿起筷子,吃着饭菜。

    沛蓝站在一旁,时不时偷看宁舒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现在的小姐根本就不像要干大事的样子,跟之前的小姐有着天差地别。

    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还不让她进去,是不信任她?

    现在这样吊着他们是什么意思啊,给个准话行不行。

    宁舒吃完饭,擦了擦嘴,朝沛蓝问道:“什么事?”

    “小姐,哥哥就想问小姐有什么计划?”沛蓝到底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当初跟着小姐,是因为小姐说有力量让他们报仇,但是到现在小姐没有一点举动。

    现在哥哥身上都已经没钱吃饭,上次小姐给了几两碎银子,哥哥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能不能说明了,态度一变再变,让人摸不着头脑。

    宁舒表情冷淡,“我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你们。”

    又是建立杀手集团,又是建立青楼,同为女人,罂粟就这么祸害女人,别说给什么无家可归的女子栖身之处。

    在罂粟的王霸之气,主角光环之下,这些女儿可以放弃矜持,放弃尊严,在青楼卖笑,在男人的身下,只为了主子的千秋大业。

    艾玛,真是太感动了。

    沛蓝听宁舒说没有想好,脸上闪过一丝不虞,这么敷衍别以为她没有看出来,沛蓝跪在地上,朝宁舒说道:“小姐,奴婢和哥哥不怕苦不怕累,有什么吩咐小姐尽管说,奴婢兄妹上刀山下火海必定为小姐达成心愿。”

    宁舒面不改色,“我说过了,我还没有想好,如果你们等不及了,可以离开。”

    “小姐,这……”沛蓝的表情相当无奈。

    “把盘子收了。”宁舒淡淡的说道。

    沛蓝从地上起来,把盘子收了起来,提着食盒出去了,她的表情有些迟疑,显然心中动摇了,不知道是该留下来还是离开。

    临近太后寿辰,京城一下就热闹了起来,皇帝加派了人手巡视。

    凤府也加派了人巡视。

    信王也来了,信王来就来,但是却在城外停了将近一千人的军队,对外的说辞是沿路剿匪。

    信王也知道皇帝不待见自己,不敢单枪匹马来给太后庆生,就算是冒着被皇帝猜忌的危险,也要带着人。

    要是手边真没点人,说不定就走出不出京城,反正皇帝也不待见自己,带人还能让他忌惮一下。

    宁舒晚上都不睡觉,直接盘坐在床上修炼,半夜的时候,隐约听到屋顶瓦片响动的声音,显然是有人从上面踩过。

    宁舒:……

    她已经换地方了,为什么还能跟到这里来,剧情真是哗了狗了。

    而之前销声匿迹没有出声的罂粟这会努力要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估计是修养了一段时间,罂粟的灵魂力量强大了一些。

    宁舒猜测是罂粟是将这些没有意识的阴灵融入了自己的灵魂,才有这样的力量跟她抢夺身体。

    呵……

    信王现在出现了,罂粟就开始抢夺身体,显然是要让男女主会面。

    罂粟省着自己的力量,连话都没有跟宁舒说一句,攒足劲想要将身体抢回来。

    宁舒看到窗户有一道黑影闪过,身体中罂粟的灵魂又暴动地厉害,来势汹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