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第888章 重生农女28

    方勇将所有的衙役都杀了,平复了复杂的心绪,才想起昏迷的白依巧。

    想到白依巧,方勇的神色相当地复杂,然后去找大夫了。

    等到方勇回到家里,白依巧一张脸惨白无比,身下的血都要把整张床染湿了,都没有人给她烧点热水洗一下。

    方勇母亲坐在床边,她的眼神不好,也不好做事情,模模糊糊看到方勇回来了,问道:“大夫找来吗?”

    大夫给昏迷的白依巧把把脉,摇摇头说道:“孩子保不住了。”

    方勇表情平静,在意料之中,流了这么多血,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

    大夫开了一点药就走了,临走之前说道:“失血过多伤了身体,以后生育有些困难。”

    方勇抿着嘴唇没说话。

    房间里方勇和他母亲,还有床上昏迷的白依巧。

    “方勇啊,你想要怎么做?”方勇母亲朝方勇问道,“白依巧……”

    方勇紧紧抿着嘴唇,跟方勇母亲说了自己杀了衙役的事情,方勇母亲一听,吓得站了起来,强制镇定下来。

    “娘,我想去参军,加入起义军。”方勇说道,“现在朝廷横征暴敛,苛捐杂税,世道混乱,人心不分黑白,不分是非,这样的朝廷迟早倒下。”

    “所以你想参加起义军?”方勇母亲闭了闭眼睛,“你走吧,收拾东西,晚上就走。”

    “可是娘我走了,你怎么办?”方勇说道。

    方勇母亲淡淡地说道:“我一个老婆子,活了这把年纪也差不多了,你活着方家就有希望。”

    “那些人还不至于对我一个老太婆做什么?”方勇母亲说道。

    方勇可不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去死的人,如果没有杀衙役,他还能偷偷摸摸去参加起义军。

    但是他杀了衙役,官府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他的亲人可能会遭遇非人的待遇。

    “娘,我们一起走。”方勇沉稳地说道,“我们娘俩都要活着。”

    方勇母亲没有什么意见,夫死从子,问道:“那白依巧呢?”

    方勇眼神复杂地看着白依巧,“以前就觉得自己高攀她,却不想她不是真心想跟我过日子,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别人的。”

    “她瞒着我很多事情,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丈夫。”方勇淡淡地说道:“她也受不了跟我颠沛流离之苦。”

    “我休了她,从此不相干。”方勇说完长长出了一口气,就开始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村子了。

    方勇收拾遗物的时候,发现柜子里还藏着一个匣子,这个匣子里有一些银票,方勇只是咧了咧嘴,将盒子放回去了。

    白依巧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肚子像刀子一样搅着疼,白依巧的脸上却露出了松快,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这种情况,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没有了吧。

    白依巧感觉口干舌燥,想要喝口水,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听到‘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白依巧立刻调整脸上的表情,眼圈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睑中似滴未滴,看着让人很心疼。

    方勇走进来看到白依巧的样子,可怜兮兮的。

    “方勇。”白依巧声音嘶哑地朝方勇喊道,“我好渴,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方勇抿了抿嘴唇,就桌子上的茶壶到了一杯水,不过水已经凉了。

    白依巧接过抿了一口,神色更加暗淡了,白依巧做过妇人,上辈子做小妾的不是没有流过产,自然知道小月子是不能碰生冷的东西。

    可是现在方勇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冷开水,白依巧感觉自己下面粘乎乎的,掀开辈子一看,自己的裙子都被鲜血打湿了。

    到现在都还没有给她换衣服?

    白依巧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以方勇的性子,肯定会对她嘘寒问暖,关切安慰她,可是现在这样无动于衷,面无表情。

    他肯定是相信了李狗子的话,白依巧动了动身体,下.面恶.露就流了出来,湿.热的液.体.沁.湿了大腿。

    白依巧的脸色更白了,伸出手拽着方勇的衣袖,说道:“方勇,不要生气,我真得没有背叛你。”

    方勇将休书给了白依巧,白依巧瞳孔颤了颤,接过休书一看,激动地说道:“方勇,不要这样,你相信我,你宁愿相信李狗子那个地痞无赖也不相信我,我才是你的妻子,你要相信我。”

    看到休书,白依巧只觉得所有的一切,名誉,丈夫,还有以后的荣华富贵都远离她了。

    她重生有什么意义。

    方勇是白依巧重生以来最大的目标,她努力维系着她和方勇夫妻关系,先不说方勇以后会飞黄腾达,就是方勇这个人,他是一个有担当,并且会疼人的男人,就值得女人托付一身。

    方勇说道:“我杀了衙役,以后会被朝廷追杀,你跟我会受连累,我们就这样分开,你可以过你的安生日子。”

    白依巧听方勇说杀了衙役,愣了一下,根本不在意地说道:“我不怕吃苦,方勇,不要离开我。”

    知道方勇会飞黄腾达,杀衙役就杀衙役,那么方勇就要去参军了,白依巧朝方勇说道:“衣柜的盒子里有些钱,这些钱你拿着吧。”

    方勇看白依巧这样,心里有些无力,说道:“我不能容忍背叛。”

    方勇可以容忍所有的事情,就是忍受不了白依巧对自己的背叛,还有白依巧私下做的事情,李狗子说白依巧花钱雇人毁人清白。

    方勇想不通白依巧为什么要对付陈二妹,感觉她对陈二妹有敌意,但是这敌意如何而来,很莫名其妙。

    白依巧哭着说道:“方勇,我真的没有背叛你,你要相信我。”

    白依巧翻来覆去只会说让方勇相信她。

    方勇揉了揉眉头,开口道:“你好好休息吧。”

    “这么说你是相信我了,方勇谢谢你。”白依巧破涕为笑,“我所求的是和你一生一世,幸福美满,我怎么会和李狗子那样的人有牵扯。”

    方勇没有说话。

    半夜的时候,方勇将休书留在桌子上,带着自己的母亲趁天黑就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