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第877章 重生农女17

    白依巧知道李狗子是什么样子的人,不过是想要从她的身上骗钱。

    人渣!

    可为什么她会和这样的人渣有关系。

    这人明明应该是陈二妹的丈夫,陈二妹上一世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这一世就应该还债。

    “李狗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白依巧冷冷地说道。

    “你要不给我钱,我就让你被万人唾骂。”李狗子威胁道,“你只能相信我。”

    “我好过了,你才能好过,不然我就鱼死网破。”李狗子仗着自己抓到白依巧的小辫子,可劲地威胁敲诈。

    白依巧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先替我解决了陈二妹,我就给你钱。”

    李狗子听到白依巧有钱,眼睛顿时亮了亮,立刻说道:“你想让我把钱给还了,陈二妹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白依巧活了两世,哪里不知道李狗子在敷衍自己,冷冷地说道:“没有解决陈二妹的事情,我一个铜板都不会给。”

    “我要被放高利的人砍断了手脚,只要我没死,我就要把你偷.情的事情说出去,而且还是你找的我。”

    “明明是你玷污了我。”白依巧被李狗子颠倒是非的话气得浑身发抖。

    李狗子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你都会被说成是荡.妇。”

    白依巧瞪着李狗子,眼睛通红,带着深刻的仇恨。

    李狗子见白依巧不自己钱,居然伸出手在白依巧的身上搜,把白依巧吓坏了。

    如果被人看见了还得了。

    白依巧愤恨地说道:“你等着。”

    “还有利息哦,利息是一百两。”李狗子搓着下巴说道。

    白依巧身体踉跄了一下,进屋去了,拿了银票。

    李狗子立马将银票收走了,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三百两就这么没有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巨款,她也的积蓄去了一半。

    白依巧想杀了李狗子,但是想到陈二妹没有被李狗子玷污折磨,心里非常不甘心。

    留着李狗子是为了对付陈二妹,只有将陈二妹拉入泥潭中,方勇和陈二妹之间才没有可能。

    越是被李狗子恶心,白依巧越是知道方勇的好,她重生而来都是为了方勇,和方勇比肩。

    这次李狗子倒是老老实实把高利贷给还了,身上还剩不少的钱,又够李狗子逍遥一顿时间了。

    白依巧天天等着李狗子能去缠着宁舒,往宁舒的身上泼脏水,可是李狗子都不出现。

    白依巧气得肺都要炸了,等到李狗子没钱了,他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李狗子是把她当成钱庄了。

    白依巧心里装着太多的事情,忧愁到饭都吃不下了,从前娇嫩嫩的,现在病怏怏的,现在脸色苍白。

    她的压力太大了。

    方勇看她这样,问白依巧出了什么事情,白依巧总说没事,方勇就把打到的野味都给白依巧补身子了。

    相比于白依巧的忧心,宁舒的日子就过得简单多了,除了做家务,然后就是看书。

    看一些医书,陈力问宁舒认识这些字吗?

    宁舒说不认识,有时候上街去问代写书信的人。

    陈力看到弯弯曲曲的字就头疼,也不管宁舒看什么书,朝宁舒问道:“二妹,我想去参军。”

    宁舒头也不抬地说道:“爹不会同意的,你是陈家的男丁,要传宗接代的,你做梦呢。”

    陈力:……

    “我就是怕会征兵,我可能被征兵。”陈力说道,“我想参加起义军。”

    “小声点。”宁舒忍不住说道,“无论是朝廷军,还是起义军,都是会死人的,你没有为陈家传宗接代,爹会打断你的腿。”

    不是每个人都有方勇的气运,能够崛起,就陈力的智商,绝对是被作为炮灰的人。

    憨厚的人是不适应呆在军队中,不光要面对敌人,还要面对同阵营的勾心斗角。

    无法想像陈力在里面是什么样子,也许能打磨出来,能成为老油条,但是在那之前,得保证自己活下来。

    而且起义军的条件还不好,要吃没吃,要穿没穿,不过打着正义的旗帜让百姓心中接受。

    陈力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在乱世中活下来就不容易,还要去打仗,为了前途命运可以去搏一把,但是陈力是为了什么?

    “咚咚咚……”

    突然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陈力站起来说道:“这是官衙的锣声,县衙里有事。”

    “只怕不是什么好事。”陈力皱着眉头说到。

    没过一会,里正就上门了,里正的神色有些无奈,朝陈力说道:“你爹呢,到村头去,官衙里来人说事了。”

    “里正叔,是什么事情?”陈力问道。

    “粮税的事情。”

    “可是现在还不到秋收的时候,而且粮食都干死了,怎么现在就秋收。”陈力忍不住说说道,“就算不干旱,也要等两个月才能收粮食。”

    宁舒抿了抿嘴唇,说明现在国库空虚,战事吃紧,虽然这边没有波及,但是不少的难民朝这边涌过来了。

    锣鼓敲得越来越紧了,陈老爹从田间回来到村口去集合了。

    宁舒和李氏也跟着去了,来的是两个穿着捕快服的衙役,一个手中提着锣鼓,一个人手中拿着文书。

    宁舒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看到了方勇和白依巧,就一段时间没见,白依巧精神差了很多。

    脸色苍白,整个人显得非常阴郁,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志得意满,隐约高人一等的感觉了。

    李狗子就是辣手摧花的男人,只要女人沾惹上了他,都会被吸干了血液。

    陈二妹是这样,三十岁的日子就被磋磨死了,现在白依巧是这样,白依巧舍不得方勇。

    想方设法瞒着方勇,惶恐患得患失,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依巧感觉到有人再看自己,转过头来看到了宁舒,不知道是不是白依巧的错觉,她感觉陈二妹变漂亮了。

    清冷淡定,不急不慢的,让白依巧心中充满了危机感。

    白依巧的心里非常敏感,总感觉宁舒是在看方勇,忍不住拉了拉方勇的胳膊,把方勇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