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第783章 hello,舅舅19

    宁舒开车回到了别墅,进门就看到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宁舒朝老爷子喊道:“爸爸。”

    老爷子将报纸折起来放在茶几上,取下老花镜,朝宁舒问道:“思南那个丫头最近怎么这么让你生气。”

    “那丫头说脸上的伤还是因为你的缘故。”老爷子看着宁舒,“你最近对她冷淡多了,冷暴力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宁舒:→_→

    宁舒倒是没有想到时思南把她受伤的事情都推卸到她的身上。

    估计是不敢说是躲在浴室里的舅舅打的。

    这闺女!!

    “爸爸,我总有我的理由。”宁舒说道。

    “再怎样这丫头也是你的女儿,总归是负担起身为时家人的责任,无论是以什么方式。”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宁舒听老爷子话里有深意,难道老爷子对时思南有什么安排?

    宁舒忍不住说道:“爸爸,你到底知不知道席慕城是什么人,就把他往家里带。”

    “我知道。”老爷子声音平稳地说道。

    宁舒:……

    你都知道啥?

    宁舒眼睛转了转,问道:“你知道席慕城不是大伯的儿子吗?”

    老爷子说道:“席慕城的身世你不要过多纠结,反正席慕城已经是时家人了。

    宁舒:→_→

    看老爷子这样,宁舒都怀疑老爷子是看中了席慕城手中的势力,要么就是想搞回当年被便宜大伯卷走的钱。

    宁舒瞅着老爷子,就是不知道老爷子知不知道时思南和席慕城的关系。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你有什么事情都应该告诉我。”宁舒朝老爷子说道。

    别到时候他们弄拧起来了。

    宁舒叹了一口气说道:“爸爸,你知不知道,席慕城和时思南发生那种关系,他们是舅甥,居然发生了夫妻关系。”

    老爷子紧紧皱着眉头,看着宁舒问道:“真的?”

    “我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宁舒没好气地说道。

    宁舒仔细观察老爷子的表情,发现老爷子的表情并没有多少愤怒。

    “爸爸,席慕城这人不安好心,不能留在时家。”宁舒说道。

    老爷子看着宁舒,问道:“撇开个人偏见,你觉得席慕城这人能力如何?”

    “要手段有手段,要脑袋有脑袋。”宁舒说道。

    老爷子点点头,朝宁舒说道:“既然他们发生了这种事情,就在一起吧。”

    宁舒:噗……

    宁舒差点直接给老爷子跪下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爷子,声音颤抖:“爸~爸,你再说什么?”

    现在这种的情况完全超出了宁舒的想象。

    宁舒忍不住掏了掏耳朵,看着老爷子。

    “席慕城是你的儿子啊。”宁舒声音颤抖地说道。

    “席慕城是有能力的人,有他在,时家会上一层楼。”老爷子说道,“思南可以作为那根拴住席慕城的绳子。”

    宁舒直接毫不客气翻了一个白眼,你太看得起你的孙女了,她做不了那根绳子。

    “英雄难过美人关,以柔克刚。”老爷子说道。

    宁舒:呵呵呵呵……

    反正你我是看不到时思南以柔克刚的时候了。

    “席慕城就是一个喂不熟的狼,爸爸,你这么做很危险。”宁舒说道,“还会反噬。”

    席慕城是屈居他人之下的人吗?席慕城杀了压在上面的时丽娜和老爷子。

    老爷子想要用孙女绑住席慕城,席慕城却把绳子拿在手中随意甩动。

    席慕城永远都是强势那方,你的孙女……就别说了!

    这就是老爷子嘴里说的为时家尽责任吗?

    最后时家都成了席慕城囊中之物,时家根本就不存在了。

    宁舒摇头,“爸爸,相信我,席慕城不是你我能控制的,更不是思南更控制的。”

    老爷子淡淡地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到的,思南的事情,你不用管。”

    宁舒眼珠转了转,只怕老爷子看中的不光是席慕城这个人,还有其他的吧。

    最后计差一筹,被席慕城算计得家破人亡。

    可惜时丽娜啥也不知道就玩完了。

    老爷子觉得席慕城是个人才,想让他为为时家所用,但是席慕城是要报复时家每个人。

    这两人心里都怀着目的,老爷子把席慕城带回了时家,席慕城跟着老爷子到了时家。

    席慕城心头还要忍受着认贼作父的屈辱。

    宁舒:→_→

    奔溃!

    “爸爸,你既然是这样打算,为什么还要把顾席慕城弄成你儿子?”宁舒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事先不知道他会看上思南。”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宁舒微笑脸,“爸爸,你这是在玩火。”

    席慕城这样的人,直接弄死,不然后患无穷。

    老爷子没有说话,眼睛盯着电视。

    宁舒也看着电视,里面播放的新闻。

    “本台报道,昨日警察突袭了某家会所,这家会所涉嫌贩.卖毒品,****警方当场抓获了将近百人,现在这家会所涉嫌犯罪活动,被勒令停业了,后续发展,本台将继续追踪……”

    宁舒看着电视,勾了勾嘴角,这份视频再快递到派出所之前,宁舒先传递到了网上。

    就算想要捂住,也捂不了。

    宁舒心情还是很高兴的。

    足够让席慕城心疼一阵子。

    席慕城好几天都没有回家,而老爷子将住院的时思南弄回家了,请了高级护工。

    还有医生住在别墅。

    宁舒有些诧异,时思南这么快就好了。

    宁舒看着躺在床上的时思南,她的鼻子上依旧缠着纱布,床边立着点滴架子,根本就还没好嘛。

    宁舒朝老爷子问道:“怎么把她带回来了?她这个样子也能出院?”

    老爷子说道:“是丫头不肯呆在医院里,说在医院里顾呆不下去。”

    宁舒觉得是时思南嫌弃医院的饭菜不好吃。

    医院里哪像家里,还有佣人。

    医院哪有家里温暖。

    宁舒没说什么,时思南回来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以实施计划了。

    宁舒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了之前买的朱砂笔和黄纸,纸张还得宁舒自己裁。

    朱砂笔是宁舒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难找。

    宁舒先是洗了一个澡,净身净手净口之后,调动身体里的灵气拿起朱砂笔在黄纸上画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