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第567章 童养媳11

    宁舒到洋人的蛋糕店给祝思远买了一个小蛋糕,今天是祝思远三岁生日,再过不久,祝思远就该上学了。

    宁舒就希望在上战场之前能把祝思远安排好。

    其实宁舒是想要把祝思远带在身边的,但是她是随军军医,带着祝思远这么一个孩子很容易出问题的。

    环境太恶劣会让孩子生病的。

    好在现在只是培养储备军医,不会着急将她派到战场中去,距离全面抗日战争还有几年的时间。

    她还有不少的时间配在祝思远的身边。

    上战场是注定的,而且还是签了文件的,如果她反悔,下场估计是比较悲催。

    身逢乱世,人命是最不值钱的,宁舒最大的心愿就是保全自己和祝思远,顺便将祝思远培养起来,不让他成为纨绔子弟。

    回到家里,宁舒把蜡烛插在蛋糕上,对祝思远说道:“思远,对着蛋糕许个心愿。”

    “什么是心愿?”祝思远一脸茫然。

    宁舒又说道:“思远最想做什么?”

    “思远和娘一直在一起。”祝思远说道。

    哎呦,这话说得真暖。

    宁舒和祝思远把蜡烛吹了,把蛋糕切了,母子俩把小蛋糕吃了。

    给祝思远洗了手脸脚,给躺在床上的祝思远讲了小故事,看到祝思远睡着了,宁舒摸了摸祝思远的头,心里叹了一口气。

    祝思远是被父母忽视的孩子,父亲自然不用说了,相逢对面不相识,对祝思远更是一无所知。

    而祝素娘整日操劳,夜以继日地劳作挣钱,难免会忽略祝思远,后面性格变成那样,何尝不是心中憋闷,那样和自己的父亲作对,心中何尝不是抱着期待。

    缺爱的孩子。

    等到祝思远熟睡了之后,宁舒从袋子拿出祝砚秋的东西,有毛衣和校服,还有一块一千块大洋的腕表,一支钢笔。

    宁舒看这只钢笔做工很好,上面还有刻字,刻着砚秋两个字,宁舒直接拿匕首将刻字划了。

    然后又把中山装校服翻来覆去看了看,发现内领口的地方绣着祝砚秋的名字,宁舒拿针把绣名字的线挑了,衣服上有污垢,宁舒把衣服洗了。

    等到衣服干了,宁舒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了,拿到当铺去,准备把衣服钢笔和表都当了。

    本来一千块大洋的腕表只能当五百块,宁舒不乐意了,这表看着都还是九成新的,最后讲价讲来讲最后六百五十块大洋成交了。

    钢笔和衣服当下来有十多块大洋,也不少了。

    果然是打家劫舍金腰带,祝砚秋买的这些东西把祝家都掏空了。

    得到了六百多的大洋,宁舒觉得自己也算是大款了,有了钱,宁舒就有意识开始存粮。

    这个时代的物价根本就不稳定,宁舒可不想这些钱最后砸在自己的手中,宁舒拿了钱又买了一套房子,又买了一些荒地,荒地很便宜,上海现在虽然繁荣,但是有些地方还没有开发。

    想到后世肝疼的房价,宁舒有意识囤地,但是只敢买小块的,而且还是远离现在繁荣地带的地,再说她也买不起大片大片的土地。

    任务完成之后她就要离开世界,宁舒希望祝素娘和祝思远能过得轻松一点。

    参加完了培训,宁舒就到医院去实习上班了,而被宁舒揍得要死不活的祝砚秋被送到了医院。

    看着猪头一样的祝砚秋躺在床上,宁舒只能说祸害遗千年,她想弄死祝砚秋的时候巡警就出现了。

    宁舒的心中很是失望,真想把祝砚秋杀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方菲菲坐在床边,眼睛里含着水光,神色愤恨,朝祝砚秋问道:“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太嚣张了。”

    祝砚秋这会嗓子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被神秘人掐断脖子好像要断了,祝砚秋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不光把他抢干净了,还想要杀他。

    祝砚秋现在回想起起来都浑身冒鸡皮疙瘩,对方是真的想要杀他,身上带着浓重杀气。

    现在祝砚秋简直心力交瘁,现在他伤成这样,没有钱住院。

    他往家里发了电报,但是家里人没有回他一个字,祝砚秋猜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打算回家一趟,可是现在被人打得动弹不得。

    他的头晕乎乎的,老是恶心想吐,心脏被人打了一拳隐隐作痛。医生说他脑震荡了,而且腿骨还有轻微的骨折。

    “你说啊,之前还好好的。”方菲菲有些着急地问道,杏眼瞪得很大,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祝砚秋倒是想说话啊,但是说不出来啊。

    宁舒走过去,看着祝砚秋有些惊讶地说道:“你怎么成这样了,之前没有这么严重的呀。”

    祝砚秋努力把眼睛睁开了一道细缝,看到带着口罩的宁舒,顿时感觉全身都疼,该不是这个黑心护士给他擦药吧。

    之前给他擦药的护士可比这个护士温柔多了,祝砚秋很想让宁舒滚,滚,滚……

    宁舒拿了夹子夹了棉团沾了药水,打算给祝砚秋擦伤口,祝砚秋费力避开了,宁舒没好气地说道:“躲什么?”

    说着宁舒给祝砚秋擦药,不过这次没有使劲,宁舒可不想他晕过去,待会还有更加悲催的事情等着祝砚秋。

    将祝砚秋猪头一样的脸用药水擦了一遍,这张脸肿得真费药水。

    “医生说你还要住院,现在去交医药费,各种费用加起来差不多5块大洋。”宁舒淡淡地说道。

    祝砚秋听到五块大洋,一张脸都充血了,心里又气又急,别说5块大洋了,就是一块大洋都没有。

    现在他伤得这么重,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祝砚秋很怕自己会毁容,腿骨骨折了,祝砚秋很怕会瘸。

    现在是万万不能被赶出医院,这会祝砚秋第一次想到了祝素娘,如果祝素娘在这里,肯定会想法设法给他筹钱的。

    宁舒看向方菲菲,说道:“你是他的女朋友吧,他现在不方便去交费,你去帮他把费用交一下。”

    方菲菲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菲菲,我身上的钱都被人抢光了。”祝砚秋奋力说道,声音嘶哑难听。

    胡说八道!你身上一个块大洋都没有,抢你妹啊,宁舒实力翻白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