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第559章 童养媳3

    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有吃饭,宁舒在小摊上买了一个烧饼啃着,啃完了之后,挑着担子接着卖豆腐。

    宁舒对自己今天做的豆腐非常不自信,还剩下了一些豆腐,宁舒想了想拿回去把水分压干了做成豆干给祝思远吃,磨牙挺好的。

    宁舒先是到邮局去看看有没有祝砚秋的信或者是电报,邮局的人都认识祝祝素娘了,看到宁舒直接说道:“素娘,今天有你的电报。”

    宁舒:→_→

    又是要钱的,祝砚秋就是催债的大爷,他大爷的。

    宁舒拿了电报,给了电报钱,然后看着电报的内容,祝砚秋说天气凉了,上海的天气潮湿阴冷,要买大衣了。

    就是要钱。

    出了邮局,宁舒直接将祝砚秋发来的电报撕得粉碎,冻死你活该,用老娘的血汗钱讨好其他女人,在其他人面前充大少爷,滚蛋。

    宁舒拿着今天卖豆腐的钱,到酒楼去买了一只烤鸭,然后又到肉摊上买了两斤肉和一斤大骨头。

    家里人半个月不见荤腥,人家祝砚秋出入高级西餐厅,吃烛光西餐呢。

    宁舒挑着担子回家了,看到两三岁的祝思远正在院子里玩耍,祝母坐在廊檐下,一边看着孩子,一边纳鞋底。

    看到宁舒回来了,祝思远朝宁舒跑过来,宁舒放下担子,抱了一下祝思远,这可是祝素娘的宝贝蛋。

    祝思远有点瘦,而且头发有些发黄,看着有点营养不良,还是祝素娘偶尔给这个孩子煮个鸡蛋,要不做豆腐的时候给他弄点豆浆喝喝。

    可以说一家子都在供养祝砚秋,被祝砚秋敲骨吸髓。

    祝母放下手中的鞋底,过来看到豆腐并没有卖完,还买了肉,还有用油纸包起来的烤鸭,皱了皱眉头说道:“豆腐怎么没有卖完?”

    宁舒说道:“我想做点豆干给思远吃。”

    “咋这么浪费买这么多东西。”祝母说道,“砚秋的学费那么贵。”

    “娘,我心里有数。”宁舒将担子挑到厨房。

    祝母也没有说什么,亲自下厨做了饭菜,两斤肉跟梅干菜一起烧,油汪汪看着非常诱人,宁舒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唾沫,好想吃。

    祝母还将烤鸭削成片,用薄饼裹着吃,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会吃。

    宁舒给祝思远喂骨头汤,弄点红烧肉给孩子吃。

    宁舒吃得满嘴油,就是祝母吃起来都有些不顾形象了。

    当着是美味无比,桌子上的菜都被两个大人一个孩子吃完了,太久不沾荤腥,馋得很。

    吃完饭了,祝母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宁舒动手收拾碗筷。

    祝母朝宁舒问道:“砚秋来信了吗?”

    宁舒一边洗碗,一边淡然地说道:“没有,估计快了。”

    祝母又说道:“天气凉了,我给砚秋做了两双鞋子,到时候你拿到邮局去寄给砚秋。”

    宁舒扫了一眼祝母做的棉鞋,做得还算是精致,线头什么都收得很好,宁舒觉得就算是寄过去,祝砚秋也不会穿。

    宁舒说了一声好,看了一眼小思远身上穿的衣服,破旧无比,宁舒想着到时候买点棉花扯点布给孩子做衣服,不然冬天冻死人。

    宁舒才不会像祝素娘一样,自己吃糠也要钱省着给祝砚秋,把孩子养好就行了。

    说起里祝素娘也是蛮苦逼的,孩子她生,孩子她养,男人也是她养,一个家都靠她养,草,那祝砚秋这个男人有什么卵用。

    后来祝砚秋发达了,祝素娘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沾到,反而被抛弃了,人家才是志同道合的同志。

    祝母的嘴里念叨着祝砚秋什么时候来信,其实祝母出门到邮局去问问就知道了,但是祝母很少走出院子,祝母和祝砚秋都是一样的,有些害怕面对外面的世界,而祝砚秋就用一身的洋玩意来支撑自己心中的信念。

    要出门办事,祝母都是让祝素娘做。

    宁舒将豆腐压在木板下,木板上压着重物,把豆腐中水压出来,做完了这些事情,宁舒走进祝素娘的房间,从简陋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里有纸币和大洋,总共加起来有二十多块大洋。

    这都是祝素娘幸苦卖豆腐,节衣缩食节省下来的,二十块大洋已经算是巨款了,用这些钱能够让一家人过得很好了。

    距离上次祝素娘汇钱也就半个月的时间,现在的祝砚秋要钱要得越来越勤了,估计是跟方菲菲有进展了。

    文艺青年谈恋爱比较烧钱,享受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宁舒将这些钱都收了起来,今天卖豆腐可是把她累得够呛,要是把这些钱给祝砚秋,宁舒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疼得无法呼吸了。

    现在她要快点存钱,让她们母子能够过好一点的生活,要做什么事情,先吃饱了再说。

    这个时候宁舒又该去磨豆子了,推着大磨盘简直累成狗,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宁舒困顿得不行,推磨的时候都在打瞌睡。

    这具身体有些差,不到四十岁就积劳成疾了,有空的时候还是要修炼绝世武功。

    早知道是乱世的时候,她就该事先兑换一把抢,必须要有自保的能力。

    “娘,奶奶……奶奶倒了,在地上睡着了。”祝思远走过来,跨过门槛的时候跌倒了,有些着急地朝推磨的宁舒喊道。

    现在的祝思远说话还不是很清爽,但是宁舒听清楚了,祝母摔倒了。

    宁舒出了厨房,到了堂屋,就看到祝母倒在地上,眼睛紧闭,脸色苍白,看情况不是很好。

    宁舒本想把祝母弄到床上,但是自己一个人弄不动,对旁边的小思远说道:“思远乖,娘去找人,你看着你奶,不要到处乱跑。”

    宁舒匆忙出去了,找了隔壁邻居几个中年女人,让他们帮忙把祝母搬到床上。

    之所以只女人是为了避嫌,祝母是守寡的女人,家里没有一个男人,有男人来家里对名声不好。

    这个时候虽然有人人平等的洋派思想,但是封建思想深根蒂固,对女人很苛刻。

    在几个大婶的帮助下,把晕倒的祝母弄到了床上,宁舒让大婶帮忙照顾一下祝母和孩子,自己到药堂请大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