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你是我的天神(27)

    “最近将军都是睡在书房的吗?”宁舒朝身边的珠儿问道。

    珠儿一边替宁舒梳洗一边说道:“是的,最近好几天都是睡在书房的。”

    感情热度下去了,自然就没有那么黏糊了,但是宁舒没有想到的是,明珠居然没有闹,安佑睡在书房,明珠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

    明珠是那种别人一忽略她就受不了的人,但是这样不闹让宁舒非常惊讶。

    梳洗好了之后,宁舒就去用早膳,走进厅里的时候,李念蕾已经让下人把碗筷都摆好了,勤快的样子让宁舒看到都有些汗颜。

    安瑜有福了,有这么温柔体贴的妻子。

    一会的功夫,老太太也来了,看到李念蕾总是满眼的欢喜。

    显然很喜欢这个孙儿媳妇。

    除了安佑和明珠这个两个扎眼的人,宁舒觉得这个家庭很幸福。

    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吧,宁舒在这个世界中没有做什么,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那就是不能被这对鲜廉寡耻的狗男女给气得发飙。

    每次看到安佑一张蜡黄的脸,宁舒总是露出意味深长端庄的笑容,再看到明珠幽怨又带着后悔痛苦的神色,宁舒露出了更加端庄的笑容。

    宁舒:哇哈哈哈哈……

    明珠是一个小女子,渴望伟岸高大的男人征服她,主宰她,但是现在的安佑不像是主宰了,因为安佑的男性雄风无法伸展,在床第之间,不能征服明珠。

    只怕在明珠的心中,安佑的天神形象已经开始崩塌了。

    而且从明珠怀孕以来,宁舒就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什么喜色。

    更让宁舒比较惊悚的是,她发现明珠看安瑜的眼神很奇怪,难道明珠对安瑜有什么想法。

    剧情里安瑜喜欢明珠,但是明珠不喜欢安瑜,那个时候的安瑜稚嫩,只凭着一腔情深苦苦爱着明珠,但是明珠看不上。

    难道因为安佑出了问题,明珠就转换目标了?

    宁舒摇了摇头,绝对不可能,明珠和安瑜好歹是能够生死相随的真爱。

    不过现在的安瑜身体健硕有力,不再是花架子,浑身上下充满了气势,看着确实比之前小白脸的样子迷人了。

    安佑没有过来吃早饭,老太太就让人送到他的书房。

    明珠听到安佑没有来,眼神闪了闪,抿了抿嘴唇,一点一点地喝着梗米粥。

    坐在明珠对面的是安瑜和李念蕾,明珠总把眼神放在他们的身上,而宁舒却把眼神放在明珠的身上。

    这明珠怎么看都有问题。

    感觉有人看自己,明珠转过头和宁舒的眼神对上,明珠立刻低下头喝粥,眼神不敢在乱瞟了。

    用过早膳,一行人往外面走,出门的明珠突然就绊倒了,整个人直挺挺得倒在地上。

    “啊……”明珠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地叫了起来,“你为什么要推我。”明珠一手指着李念蕾。

    而站在明珠旁边的李念蕾却一脸苍白,愣住了,随即说道:“我没有推你,我没有。”

    “救救我的孩子,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明珠哭着喊道,宁舒蹲下身想要扶明珠,明珠却拂开了宁舒的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好像宁舒要害她的孩子一般。

    “娘,我真的没有推姨娘。”李念蕾的声音带着哭腔,她真的没有这样做,她也不知道姨娘就倒在地上了。

    “先把明珠弄回院子里,去找大夫,找大夫。”老太太杵着拐杖喊道。

    明珠苍白着一张脸,嘴里喊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但是宁舒一伸出手要扶明珠,明珠就一脸恐惧的样子,好像这里所有人都要害她一样。

    宁舒眯了眯眼睛,对一旁安慰李念蕾的安瑜说道:“把明珠抱回她的院子。”

    话音刚落,宁舒就看到明珠的眼睛里闪过渴望细碎的光芒,宁舒的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这不太好吧。”安瑜摇头,他和明珠不是一个辈分的,名义上是庶母,他去抱不好。

    听到安瑜的拒绝,明珠眼泪噼里啪啦就下来了。

    宁舒看明珠没有见红,估计没有什么事情,就让珠儿去叫安佑过来。

    安佑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躺在地上,这些人就在旁边看着,顿时涌上了一股愤怒。

    “明珠她身怀有孕,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安佑一阵咆哮,连忙抱起了明珠朝院子里去了。

    宁舒嗤笑了一声,一行人跟着进了院子,明珠一脸惨白地躺在床上,安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道:“我们的孩子会没事的,没事的。”

    大夫过来一看,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受惊了,好好休息。

    明珠的眼神放在李念蕾的脸上,问道:“你为什么要推我。”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推你。”李念蕾脸色惨白,镇定地说道,“我在你的左边,如果我推了你,你应该往右边倒,可是你却往我这边倒的。”

    “是你拉我的。”明珠伤心地说道。

    宁舒冷淡地说道:“你一会说人推你,一会说人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在质问明珠吗,明珠差点都要失去孩子了,你们还要这样盘问她,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安佑悲痛地说道,一张蜡黄的脸痛苦得拧成了一团。

    宁舒:噗……

    淡定,一定不要生气。

    安瑜将自己的妻子护在身后,跟安佑对峙,“念蕾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说你的小妾自己摔倒的呢。”

    “你放肆,你这么跟你父亲说话吗?”安佑似乎觉得自己尊严被挑衅了,对安瑜就是疾言厉色,就像是一个老狮王极力维持自己的尊严。

    他陡然发现,这屋里似乎已经没有人站在他的身边了,躺在床上的明珠就知道哭泣。

    形单影只,孤独和寂寞涌上了安佑的心中。

    安瑜冷冷地说道:“我说的事实,当时发生了什么谁都没有看清楚,我的妻子容不得别人欺负。”

    明珠看到这样的安瑜,又看到不说的安佑,眼泪流得更凶,一句话也不说。

    老太太一杵拐杖,说道:“好了,不要闹了,明珠好好养身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