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第379章 你是我的天神(4)

    这股强烈的情绪慢慢褪去了,宁舒却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都是冷汗。

    宁舒心里想的还是要将绝世武功练起来,让这具身体倍棒。

    “娘亲,你没事吧。”安灵芸看着宁舒,一脸着急和关切,从来没有看到娘亲这个样子。

    顶梁柱一般的母亲突然这样,安灵芸的心里还是很慌的。

    宁舒用绢丝手帕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说道:“我没事,我休息一下,你和祖母先用晚膳吧,去吧,娘想休息一下。”

    最后安灵芸先走了,时不时回头看着宁舒。

    珠儿给宁舒挤了帕子替宁舒擦脸,朝宁舒问道:“夫人,要不要叫个大夫过来看看,奴婢看夫人的脸色不太好。”

    宁舒摇头,心脏还在隐隐作痛。

    一会的功夫,屋外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杵着红木拐杖的老太太,身上穿着暗红色的衣服,头上带着黑色绣花抹额,抹额中间镶嵌着祖母绿玉石。

    看着就是一个威严又富贵的老太太。

    扶着老太太的是安灵芸,旁边还跟着一个身体欣长,面白秀气的安瑜。

    安瑜和安灵芸朝宁舒喊道:“娘。”

    “娘,祖母来看你了。”安灵芸朝宁舒说道。

    宁舒看到沈氏过来了,扶着珠儿的手就挣扎着要站起来,老太太杵着拐杖走过来按住了宁舒,出声道:“别起来,看你脸色不好,最近是不是太操劳了?”

    宁舒顺势坐了下来,表情非常得恭敬,眉宇间夹杂着疲惫,说道:“多谢娘关心,媳妇感觉确实有些累。”

    老太太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安佑,没事的,老婆子我都不担心,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安佑是有福气的人。”

    宁舒:……

    只怕你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宁舒只是勉强笑了笑,朝安灵芸招手,安灵芸走到宁舒的面前,宁舒拉着安灵芸的手,转过头来朝沈氏说道:“娘,儿媳最近身体都不太好,灵芸的年纪不小了,翻年就该许配人家,应该让灵芸学着管家了,能不能劳烦婆婆教教灵芸。”

    宁舒一边说话一边急促地喘气,脸色蜡黄,额头上汗津津的,人看着特别地憔悴,安灵芸和安瑜的心里都有些不安。

    “娘,你就好好休息,我和妹妹一定会好好的。”安瑜连忙说道。

    宁舒看着安瑜这个孩子,瞳孔缩了缩,他在安灵芸的怂恿下跟明珠郡主告白了,遭到了明月郡主的拒绝,原主就将安瑜叫到面前,说不要想着和明珠有什么纠葛,明珠是皇家郡主,他们高攀不上。

    安瑜本来被心中柔情似水的女子拒绝了,又被卫令娴这样说,而且自己的母亲还进宫说服太后给明珠郡主赐婚,居然恨原主从中作梗。

    被自己的孩子怨恨,这不是再割卫令娴的肉吗?

    宁舒面对安瑜的关心,只是笑了笑,看着沈氏,沈氏双手搭在拐杖上,点点头说道:“可以,你好好休息吧,最近这段时间我教灵芸管家。”

    宁舒挣扎着起来,打开柜子将账本和库房钥匙放在桌子上,说道:“麻烦婆婆了。”

    沈氏嗯了一声,让安灵芸拿着账本和钥匙拿着,沈氏站了起来,旁边的丫鬟立刻扶着她。

    沈氏又安慰了宁舒两句,让宁舒好好休息,说安佑没有什么事,别把自己整病了。

    宁舒只是点头,面对沈氏的时候恭敬又孝顺,安灵芸抱着账本,对宁舒说道:“娘亲,我去给你端饭过来。”

    宁舒一笑,“好。”

    等到一行人出了房间,宁舒让珠儿把门关上,“我先睡会,谁来都不要打扰我。”

    珠儿点点头,把门关上了,就在门口守着。

    宁舒盘坐在床上,原主将整个将军府打理的井井有条,凡是开支和收入都是记好的,每一笔都会给沈氏过目,遇到有什么大的支出都会请示沈氏。

    与其是说卫令娴管理将军府,还不如说真正的管家大权还是在沈氏的手中。

    在沈氏的眼中,卫令娴这个儿媳妇就是透明的,而卫令娴为了这个家几乎是没有一点私心,对自己的婆婆周到的伺候和照顾。

    沈氏对卫令娴这个媳妇很满意,儿子没有纳妾她也不曾说什么,卫令娴对沈氏更加敬爱了。

    安佑时常出征,卫令娴跟婆母的相处比丈夫还多,那就是亲人,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儿子,沈氏放弃了卫令娴。

    其实这根本就是不用考虑的事情。

    宁舒可不耐烦为这个将军府每天劳累无比,其他人都在享受,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饿了就有饭吃,渴了就有温水,每天的衣服都是干净清香的。

    这样的环境是原主费劲心思办到的,最后这些人都指责着她恶毒疯狂。

    饱暖思****什么事情自己解决。

    宁舒开始修炼绝世武功了,也没有练出什么名堂来,倒是配合着冷静光环,让宁舒尽量少受到原主的情绪影响。

    原主的怨气和哀意非常强大,宁舒只能叹口气,当一个人的心不再自己的身上,做什么都是枉然。

    宁舒心里对这个任务真的没有什么头绪,报复安佑和明珠郡主,报复所有伤害卫令娴的人?

    可是伤害卫令娴的人,都是卫令娴最爱最亲的人,可是自己什么都不做,又如何完成这个任务。

    宁舒发现自己成为了卫令娴,却不一定比卫令娴做得更好。

    不管走一步算一步,明月郡主这个单纯美好,真爱无错的女人要对付。

    明月郡主是王爷的女儿,是当今圣上的侄女,在这个皇命大于天的封建社会,要对付一个身份高贵的郡主,不光要把自己的贤惠的名声保住,还要让明月郡主受到惩罚,有点难。

    原主本身是一个贤惠持家的妇人,一个家都靠她撑着,但是却在明珠郡主这件事情,她的头上被冠上恶毒,嫉妒,折磨侮辱明珠郡主的恶名声,而明珠郡主的容忍和善良得到了将军府所有人的怜惜。

    宁舒:……

    感觉整个真心操蛋,这个任务真心蛋疼。

    完全没有方向,而且宁舒把不住原主对安佑是什么态度,是恨,是爱,爱恨交织?

    没有提示简直苦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