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

    等到其他的士兵都走了,司徒擎宇朝宁舒走过来,把剑一下扔在桌子上,小丫头月兰吓得腿都软了,跌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看着凶神恶煞的司徒擎宇。

    宁舒的眼皮一跳,面上不动神色,尼玛,要是能练成绝世武功,用鞭子抽死你丫的。

    司徒擎宇看着宁舒,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倒是没有想到木姑娘如此胆色,呆在这绣楼里是在等着本将吗?”

    司徒擎宇虽然是个将军,但是颜值绝对高,英武帅气,现在看着宁舒的眼神毫不掩饰地灼热和掠夺。

    宁舒咳嗽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粗嘎一点,“将军现在是要杀妇孺吗?”

    “杀你,本将怎么舍得杀你。”司徒擎宇嘴上这么说着,突然抽搐了腰间的大刀,大刀折射出了白芒照在宁舒的脸上。

    司徒擎宇握着大刀朝宁舒的头上刺去,宁舒躲也没躲,就直愣愣地看着司徒擎宇。

    “小姐。”月兰大喊了一声,脸色煞白。

    司徒擎宇看了一眼脸色都没有变的宁舒,手腕一动挑下了她头上的发簪,握在手里,然后把簪子放在鼻尖嗅了嗅,声音低沉性感地说道:“好香啊。”

    宁舒一咧嘴,没有说话,她现在得保持高贵冷艳的样子,来降低身体的媚态,这个木烟萝的身上随时随地都散发着荷尔蒙,散发着‘来上我,上我’的信号。

    没有那个男人喜欢冷着一张脸的女人吧。

    司徒擎宇把簪子重新插在宁舒的发髻中,“嗯,这簪子配你最好。”

    哎呀,还是一个撩妹高手呢。

    剧情里,这个司徒擎宇直接将木烟萝给强了,然后就被木烟萝的身体给迷住了,这个丞相府随时随地都是欢.好的场所。

    女人对于第一个男人总有那么一点特殊感情,再加上‘日’久生情,木烟萝的心给了司徒擎宇。

    木烟萝本以为司徒擎宇也是爱着自己的,毕竟不爱哪能天天跟自己滚在一起,而且还那么热情,但是却毫不犹豫把自己当成青楼女子一样随便送人。

    当真是把木烟萝给虐残了。

    司徒擎宇见这个美人根本没有理睬自己,自己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司徒擎宇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地说道:“有趣,有趣的很。”

    宁舒:这完全就是泡妞的经典语句,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说,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很好,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司徒擎宇微微俯身,低着头凑近了宁舒,这个动作很暧昧,就好像是要俯身亲吻的样子,同时司徒擎宇的身上带着极强的气势和压迫,会让女人的心砰砰乱跳。

    但是宁舒面对司徒擎宇这样的撩妹技能,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瞅着司徒擎宇。

    司徒擎宇伸出头抬起了宁舒的下巴,而且司徒擎宇的脸越来越近,看样子是要亲上来了。

    啧啧,身上这一股的血腥味啊,宁舒瞬间就感觉这丫是去杀猪了回来,还不洗澡。

    宁舒伸出拳头对着司徒擎宇的眼眶就是一拳头,结果砸在了司徒擎宇的手心,司徒擎宇似笑非笑地看着宁舒,修长宽大的手握住了宁舒的拳头。

    “你这样冷若冰霜的样子,本将更喜欢,冷若冰霜在垮下承欢的时候变得热情似火的样子,更让人着迷。”司徒擎宇嘴上说着下流的话,但是配上他这么一章英俊的脸,显得尤其邪魅。

    宁舒:噗……

    卧槽,装高贵冷艳居然失败了。

    司徒擎宇低下头想要亲被他握在手心的手,宁舒抽回了自己的手,拿起挂在胸前的哨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的最大的肺活量吹响了哨子。

    “彭”一道黑影从窗户里跳了进来了,一身黑衣,带着面巾,在这灯火通明的屋里非常显眼。

    “给本小姐往死了打,这个王八蛋敢占你小姐我的便宜,切了他的jj。”宁舒指着司徒擎宇破口大骂,一点都没有之前高贵冷艳的样子,让司徒擎宇一时间有些呆愣,显然想不通美人突然怎么就改变画风了。

    司徒擎宇挑了挑眉头,看着宁舒低沉地说道:“原来是有帮手啊,美人,本将喜欢听你说话,就算是骂人,都像是在婉转承欢。“

    宁舒:……

    卧槽。

    宁舒恨不得把自己毒哑算了。

    这就是***女主,明明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脸上露出了的表情都是似欢愉似痛苦,让男人看了更想折磨,恨不得把她给拆了。

    宁舒掐着自己的脖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没有那么妩媚动人,朝暗卫喊道:“把他的jj切下来。”

    司徒擎宇和暗卫打了起来,飞沙走石的,屋里的座椅板凳都被余波扫到,变成了残骸。

    月兰惨白着一张脸,凑到宁舒的身边,一边看着打斗,一遍声音颤抖问道“小姐,jj是什么?”

    宁舒:……

    “噗通……”一道人影落在了宁舒的脚边,宁舒一看是暗卫,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暗卫捂着心口站了起来,朝宁舒说道:“小姐,这个人不弱,我打不过,先去疗伤了。”说完,暗卫就从窗户跳出去了,就这么跑了,跑了……

    靠,如此无能,养你还有什么用啊,要跑也得带着你的主子跑啊。

    宁舒又装出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矜贵地抬着下巴看着司徒擎宇,司徒擎宇的手臂上受伤了,正滴滴答答地流血。

    “将军怎么了?”门外有侍卫朝屋里问道。

    司徒擎宇朝宁舒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齿,朝门口淡淡地说道:“没事,战况激烈了一点。”司徒擎宇这话说得很暧昧。

    屋外的人顿时发出了嘿嘿猥琐的笑声,又走了。

    司徒擎宇朝宁舒勾了勾手指头,“过来,给本将包扎伤口。”

    包扎伤口可不会,宁舒没有说话。

    “既然你不过来,本将就过来,本将过来就不是简单地包扎伤口了。”司徒擎宇说着就要朝宁舒过来。

    尼玛,宁舒心里暗骂,随即朝司徒擎宇走去,走路的时候,宁舒发现自己的身体习惯性地扭动腰肢,完全是身体自发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