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最后的底线

    秦孺陌舔拭着女孩的唇,口气柔软,近乎哀求。

    他不想以这种耻辱的方式,占有和伤害任何女孩。

    抱着这具娇美的身体,才能真切地感受到TDS的厉害之处。

    无法忍受的欲念让理智紧绷到了极限。

    云朵朵痛苦地闭上了眼,还是摇头。

    “没有解……啊!”

    话未落尽,身下传来饱胀的钝痛。

    纤腿被架起,他残忍而迅猛地挺入了她。

    “疼!放开我!”云朵朵嘶声尖叫,拼命地推拒压制住自己的强壮胸膛。

    “宝贝,你这是自找的。”

    冷漠地哼了声,秦孺陌毫不费劲地化解掉无力的抵抗,俯下头再次吻住了女孩冰凉柔软的唇。

    这场扭曲的交合,持续了很久。

    直至两人筋疲力竭瘫倒在满室温暖的水雾中……

    云朵朵再次睁开眼时,满室漆黑。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潮湿的头发已经干透。

    窗玻璃上映满秦宅主楼璀璨的灯火,远处传来各种听不太真切的嚣闹,甚至还有节奏感强劲的摇滚乐。

    让她一时间有点分不清身处哪里。

    该是过了准备晚餐的时间,副楼这里显得特别安静。

    云朵朵叹气。

    但愿珮嫂他们没来找过她,否则这幅样子,怎么见人?

    腰部酸软得无法动弹,身体却干爽洁净,还好好地裹着毯子,先前羞耻的一幕幕好像全是一场梦。

    可惜,她知道那不是梦。

    值得欢欣鼓舞,毕竟离目标又近一步,不是吗?

    云朵朵扯起嘴角,却笑不出。

    手指不由地伸向旁边,一片冷意。

    其实不用摸,她也知道床上不会有人。

    一旦泄尽冲动,秦孺陌这会儿肯定恶心得饭都吃不下,恨不得躲她个十万八千里远。

    晕过去之前被他狠狠地吮住耳垂,冷冽地逼问:云朵朵,你后悔过吗?

    不见回答,她就被他一直做,做到晕了过去。

    云朵朵知道,这个问题当然不能给答案。因为他是她摆脱生活危机最快捷的工具。

    既然只是用个工具,哪有后不后悔可言?

    没必要想太多,横竖就是一年,她云朵朵什么苦没吃过,这点算什么。

    咬牙熬过去,就是了。

    “朵朵,你醒了吗?”门外传来温和的叫唤。

    云朵朵努力地想了会儿,才记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秦宅洗衣房里的帮佣之一,平时不太吭声,存在感极薄的姑娘。

    “白月,等一下!”她慌乱回应,忍住酸软爬起身又摁亮了灯,从行李里翻出一身可以穿的衣裤。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也已过十几分钟,门外的人好脾气地始终不见催促。

    云朵朵不好意思地开了门,只见白月双手端着一个大托盘,摆了好几样饭菜。

    亏她拿得这么重也不催。

    云朵朵连忙帮着端进屋,平稳地放在小木桌上。

    送来的饭菜精致得诡异,竟然还有在医院时才喝过的奶白鱼籽汤,这绝对不会是雇佣的伙食。

    珮嫂说过,这道菜是少爷的配餐,他的最爱。

    显而易见的特殊对待,让云朵朵有些心虚。

    “是珮嫂让你送的吗?真是太不意思了,我已经醒了,本来要下去帮忙……”

    她局促地想对白月解释什么。

    和秦孺陌的不堪关系,绝对不能暴露在珮嫂徐伯他们的眼里。

    否则,她就不知道自己能否厚着脸皮挺到事情完结。

    无法在对自己好的人面前那样下作,这是她云朵朵最后的底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